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隐藏在人民群众中的狠人
    大排档上,王保强秃噜秃噜的吃着大碗牛肉面,牛肉少了点,都是渣渣,王保强为了补充身体里的蛋白质,又让周凯加了两个鸡蛋。鸡蛋是小营养库,蛋白质丰富,王保强头发发白,还掉头发,王保强可不想自己自然油量的干枯发质,一点一点离开自己的脑壳,最后变成秃顶大叔,估计是吃不饱,缺少蛋白质的缘故。

     看着周凯和井八,一副大胃王一等奖获得者的获得者似得看着自己,王保强表示承让了我的两个弟。

     我虽然很穷,但我还没有钱呐!

     而这个时候,已经喝了八个小时的三人,也将人走酒凉了,大排档上稀稀疏疏的,只有三五桌顾客。一小队十一、二个小青年,晃着膀子走进了大排档,男的八个,女的四个,这群大的也就二十四、五岁,小的只有十六、七岁,各色鲜艳的头发,各种奇异的服装,各式奇葩的饰品,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社会作死青少年。

     这种人一看,小时候是烧学校的极品熊孩子,长大了是铁路上压腿的作死青少年,老了是起早贪黑的路边躺地工作者!

     “吃你奶奶个勺子!”这群人中,一个穿着紧身跨栏背心的小青年,对着旁边坐着一队小情侣的小四方桌,抬起腿就是一脚。小四方桌被一脚踹翻,桌子上的瓶瓶罐罐,噼里啪啦的碎了一地。

     “你……”

     这对无辜的甜蜜情侣,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惹了这种人了,难不成是太过于恩爱,招来了fff团,不过fff团哪有带对象来的?而背心小青年一手指着那个男的大声吼道:“你瞅啥,不服单挑,不敢就给我以每小时一百八十迈的速度滚独子!”

     周围的人还以为这群人跟这对情侣有仇,来寻仇的呢,不过接下来的剧情发展他们才发展自己想错了。这群人中,另外几个小青年,同时走向了几个坐着人折叠小方桌,对着桌子不是掀翻,就是踢翻,遇见不服气的顾客,二话不说,一个耳光就甩过去。其中一个带着鼻环的小青年,还对着一个哇哇大哭的六岁小男孩,疯狗一样大喊着:“啊,啊,啊,啊!”

     他身后的一群同伙,一边夸他是银才,一边哈哈大笑着!

     这让这些顾客都知道,这群人就是一群疯狗,逮谁就咬谁。几个顾客没走远,因为他们想看看这群人最后什么下场,毕竟打了他们耳光,掀翻了他们桌子,一口闷气憋在心里,因为一个耳光打官司明显不值个,打又打不过,所以只能认怂。

     而王井周三人组中,三个人的反映大不相同。井八皱着井字眉头,不知道该不该上,上了,六个男的给他圈踢了,不上,这就证明刚才借着酒劲说的什么三岔子胡同、校车车队说话好使,什么提他名就让人惧怕,全是扯独子。

     至于王保强,已经吃面到一种忘我的地步了,着火入魔了,一根面条边吃边玩,吃进来,吐出去的。

     周凯的小身板吓得一颤抖,带着哭腔又娘里娘气的嗓音说道:“我说各位大哥呀,你们都是我亲爹!本店小本生意,本小利薄的,可不禁你们这么折腾啊,还请你们手下留情吧!”

     那个穿着跨栏背心的老二狰狞的笑着,看着周凯颤抖的身体:“娘娘腔,我说什么来着,这个月的保护费你不交,店就别开了!”

     “一张口就要一万二,我也负担不起啊,这家小店一个月也就两万三、四,这房子是租的,一个月五千多刨除去了,加上几个店里忙早忙晚的店员还指着我吃饭呢,所以不是我不交,是我没有这个剩余了。”周凯面带哭相,浑身颤抖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人得了癫痫病了呢,周凯哀求道:“你们一个月就抽一万二,多了点,要不咱们打个商量,一个月三千……”

     “你说啥,我没听清,你给我再说一遍!”

     那个老二呲着两个金色的大门牙,金晃晃的,看样子门牙已经事先被人打丢了,这厮镶了两颗大金牙。而且这群人都穿的人模狗样的,也不像是没有钱来化缘的,估计他们爸爸也不缺钱花,可能只是找刺丨激,寻找一下乐子。

     一群人小碎步向着里侧坐着王井周的小桌子移动,与周围一片狼藉相比,这个小桌子就像是在大海中摇晃颤抖的孤孤单单的小舟,随时可能被翻船。而且这群人,一大片阴影,挡住了侧面唯一一个照亮了这个三岔路口的路灯,黑压压的逼近三人。

     周凯立马吓了一大尿,他知道这些人可是一个不顺心,就着火。周凯就像一个现代战场的战士一样到处找遮蔽物,这个唯一没有翻的桌子成了周凯的目标,周凯以躲避地震的速度,钻进了桌子底下,拱了半天,差点没把拥有一副主角气质,专心吃面的王保强的面条汤给拱洒了,王保强顿了一下,又接着秃噜秃噜大口吃。

     周凯心道:京巴啊京巴,我让你在我这里白吃白喝两年了,我可不想养着一个只会叫的京巴,是时候该你咬人了!

     王保强啊王保强,只要你敢上,你的二手诺基亚的钱我一分不要了,我给你再买一个二手诺基亚都行啊!

     王保强并不傻,事到如今他也知道,什么tm的给自己接风,完全就是一场套路,一场游戏,周凯知道这些人今天会来,才特意以吃饭的借口找了自己和井八,吃了饭,那自然也得替他办事。就知道这里有猫腻,自己和他又不熟,突然而然的也不会找自己吃饭,好歹自己也不算吃亏,双吃、三吃、五吃、大吃特吃,早就够本了!

     不过自己和井八只有两个人,这些人这么多,又能干什么,当战士给他挡伤害,还是举着小旗帜在一边给他加血加蓝呐?

     至于井八一看,现在已经到了抉择的时刻,井八还是觉得自己不能怂,吃人家的手短,他要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州了。井八猛然缕直了双腿,站了起来,不过对方不动手他也不想先动手,毕竟对方人多。不过样子还是要做的,他拎起了一个大绿棒子,对着桌子猛敲,削掉了瓶底,然后拿着碎裂的菱角分明的大绿棒子,指着这帮小子。

     “我说小子,你爷爷我在三岔子胡同混的时候,你连毛都没长!我就问你,你知不知道爷爷我是哪个?”

     “你丨妈贵姓啊?”

     井八今儿有点喝多了,里倒歪斜的站着,不过不喝多还不一定出头,估计还得考虑考虑,毕竟对方男的就八个,女的再不济也有给他的脸挠成门帘子的危险,如今大着舌头,头脑迷糊,喷着唾沫星子说道:“免贵姓八,不是不是,姓井八!”

     “哈哈,让咱们吓傻了一个!”

     “大叔,我跟你说,我不管你是谁,现在三岔子胡同已经是我们黄丨色的皮卡丘它不黄呀它萌萌哒又哒社团的天下了,你已经老了,不中用了,是时候把机会让给我们嗷嗷待扑的年轻人了!”老二说了他们的社团名称有点尴尬,但这是东门大小丨姐给起的名字,大小丨姐就喜欢皮卡丘,他们血招没有!

     “小子们,打架的招数我懂,我一个人撂不倒你们一群,但是谁先上我就弄谁,我就削他一个,我躺几天,我就让他躺几天!”井八拿着啤酒瓶子,指着这些小青年,一副以张飞在长坂坡上万人敌的模样。只不过这种帅气的姿势,还没有维持三秒,就一个趔趄向后倒去,手里的啤酒瓶子也应声落地。

     倒不是说对方有什么高手,可以打人于无声无息之中,只不过在井八和这群小青年对峙的时候,一个小青年迂回到了井八的背后,一个猛扑,用裤腰带勒住了井八的脖子,向后摔着,把本就喝的里倒歪斜的井八,撂倒了。

     一群人转移注意力,一个人去偷袭,井八让这群小年轻的给套路了!

     王保强吃了几口面条,又用半块馒头,在装烤串的盘子里转圈蹭,蘸了羊肉串的油和辣椒末馒头,再一边喝牛肉面的汤一边吃馒头,吃的这个欢实,没办法,知道周凯请客这厮特意饿了三顿,留着肚子来的。

     “怎么地,这还有一个只会吃的?”

     “这是一个小老百姓,没见过咱们这么大阵势,让咱们一出场就给他震住了!”

     “震住了,哈哈!”

     老二对着王保强桌子上的面碗,一手伸过去,本来想把面碗掀翻,不过却按偏了,导致王保强的面碗以底座为圆心,在桌子上偏斜着绕了一大圈,最初洒的那一大片面条汤,渐飞起来,正正好好的洒在王保强的裤裆上,面条汤还热乎着,让王保强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快赶。

     王保强就纳闷了,自己一个没招谁没惹谁、安安静静、老实巴交、诚实肯干、乐于助人、童嫂无欺、秉公执法的普通老百姓,只是想安静的做一个喝面条汤的美男子,怎么就这么难呢?

     皱着眉头,王保强面无表情的看着老二,眼睛里藏满了让人恐惧的主角王丨八之气。倒不是王保强真有这种神秘莫测的气质,只不过如果王保强吓傻了,只会吃面,那也不可能有这种镇定的气质啊,难不成是有什么靠山?

     这么一想老二就觉得,这人一定不简单!

     难不成他本身就是一个有本事的人,他就是传说中的隐藏在人民群众中的狠人?

     而此时,王保强做了一组深呼吸,接下来他要说的话,可能让不只是老二,甚至所有小年轻受不鸟。只见王保强一副在站各位都是辣鸡的表情看着小年轻们,咧开嘴角,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一眼不明所以然的老二:“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