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1.墓园(已更新)
    </strong>用了官方防盗,看不到的小天使缓几个小时就能看了。

     梁书书回去的时候, 安德利已经在等她了, 随同一起的还有她未来一个半月的工作伙伴。他们一共六个人, 安德利和另外一个霍尔德大学的人类学博士,两个本校研究生,一个霍尔德大学的研究生,再加一个梁书书。

     安德里是语言人类学的博士, 书书和一个本校的社会学系方向的研究生归在他的小组, 这一群人之中, 属梁书书学历最低,经验最少,在大家说起最新的项目进展时, 她便专心听着,并动手记录关键点。

     但实际上没有什么好记录的,因为大家进展了了, 不懂当地方言, 没找到突破口,也没办法进行深入的访谈和观察,说是合作, 实际上每个人的专业方向也都不一致。讨论结束的时候,安德利叫住书书,把她的相机递给她。

     “怎么会在你这里,我还以为找不回来了。”梁书书意外非常,把她的惊喜夸大了两分表现出来。

     “这里的每个人都被抢过东西,”安德利微笑,右手无意识地叩着桌子,看起来不以为然,“跟警察打交道我都有经验了。”

     那跟土人打交道有经验么,梁书书疑惑地想着,难道你也不会说土话?安德利倚靠在小会议室的圆桌边,眼神之中带着捉摸不透的笑意。她再次听到了那个奇怪的声音,从虚空之中碎裂直接杀进她的听觉神经,“小心啊。”然而她脸上全都是失而复得的喜悦感,对着安德利再三感谢,抱着相机和矢车菊回到自己房间去。

     *

     韦麟躺在海岛的悬崖上,二十丈高的悬崖下面是不断涌动翻滚的海浪,浪潮冲击岩石发出阵阵尖啸,海风猎猎作响似乎下一秒就要把人卷下去。韦麟一点都不在乎的躺在那里,他手边是在山脚的移动零售摊上的买的薰衣草红茶,也许是用廉价的茶叶配以香精煮制而成。他不喝咖啡,也不喝其他的碳酸饮料,会偶尔地喝一点酒,更多的时候他喜欢茶叶,这听起来有点像个糟老头子的生活习惯吧。

     他断绝了网络,所以也不知道此刻网上铺天盖地是他因为嗑|药过量被强制进了戒|毒治疗所的新闻,因此他久未露面。

     这是他一天之中最舒服的时刻。傍晚的时候散步来此,他一个人爬上海岛最高处,在海风和海浪组成的奏鸣曲中,慢慢喝完一杯红茶,有时候他会呆的晚一点,留下来看头顶上闪耀的亿万星辰,在这样幽深静谧的黑夜里,一些新的旋律被创造出来。

     准备下山时,他看见自山脚下漫步上来的人影,天已经黑了又隔得太远,只能看见那是个模糊纤细的身影。山脚只有一条上山的路,插肩而过的瞬间,韦麟闻到一阵清新又凌冽的暗香,夹杂在海水微腥的湿润气息中,在这薄暮的晚风里,好似无数的樱花倏然飘落,下意识地他反映过来,是她?

     他回过头去,犹犹豫豫地开口。

     他们的交谈非常费劲,对方每说完一句话,书书就要等着翻译器用毫无感情的电子语音翻译出来,再等着软件把自己说的英语翻译回去,她捧着手机站在烈日之下,时间一长两眼冒金星,虽然有点辛苦,但连猜带蒙总算是能听懂七八分了。

     那天拉着她的手不放的年轻人叫阿加,旁边是他母亲,白天由他们守摊,到了傍晚换成他父亲。当时他们都以为书书说的是要和他结婚,所以非常地开心。同时他还告诉书书,他已经有了喜欢的姑娘了,他非常喜欢她,但是目前见不到她。

     翻译软件把这句话翻给书书听的时候,她错愕了几秒,这个app真的可靠么,但怎么说也是付费的,准确率应该还好吧。有了心上人,听到别的姑娘说要“结婚”还能那么兴高采烈的,书书心说她是理解不了这个习俗了,阿加又说这里的土著是可以娶四个老婆的,于是书书顿时恍然大悟。

     最后阿加请求书书帮她一个忙,他见不到心爱的姑娘露亚,想让书书去帮忙传信。“她被她父亲关起来了,可你是外地游客,你不会有事的,而且你有一双善良的眼睛。”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一面眼神热切的盯着她,一面还伸出手去拉她,书书赶紧后退一步,好好说话就行,千万不要动手动脚的。

     书书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这并非如阿加所说是因为她的善良,不这样她就没办法深入当地人的生活,没办法写出田野报告,也不会有足够的资历去申请学校。

     这样子,究竟算是参与还是观察呢,我的参与不会改变我的观察结果吗?有时候梁书书觉得人类学里的“参与观察”和“观察参与”几乎是个悖论,她想终究还是自己太年轻了,才会这么纠结。她这么专注地想着自己学业上的事,全然没看见阿加在一旁盯着她的炯炯眼神。

     *

     书书在露亚家的宝石店铺外面徘徊了一阵,这是阿加给的地址。他躲在远处的街角那里给她比着加油的手势,她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放松,像个普通游客一样。梁书书觉得这很诡异,她本来也算个普通游客啊,她原本一点也不紧张,阿加却像如临大敌一般,再三叮嘱一定要在没人的时候交给她,一定要小心,还详细地给她说了逃生路线,万一事发如何用最快的速度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