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28街头喋血(把内容补全了。)
    梁书书没有打算回答他,因为韦麟这个时候推门出来了,她对上他的视线,脸上是宁静淡然的笑意。

     chris也在一瞬间恢复了温和无害的笑脸,上前一步走向韦麟:“韦,我妹妹她……”

     韦麟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嘴角扯出一个笑:“我想她很快就会没事了。”

     chris就像什么都听不明白那样,拍拍韦麟的肩膀:“这次又麻烦你了,我也一直劝她,但你也知道,她对你……”他故意地停下话题,看了梁书书一眼,带着一种无言于表的惭愧之情继续说到:“除了你,谁劝她都不听,梁小姐,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你不会介意吧。”

     这一眼让书书觉得很不舒服,她的内心就因此长出无数利刃,一路往上就要划破她的口腔笔直的飞射出来。

     韦麟站在旁边一声冷笑,又转过头去对着书书放缓语气:“我们走吧。”

     她半垂着眼睛,也轻轻笑了:“琳达她好像对我有一些误解,我难得见到她,想趁这个机会跟她解释一下。”说到最后一句,她就抬起头,又对着韦麟笑了笑。

     “确定不要紧吗,我在外面等你,有事就叫我。”韦麟不太放心,但仍然尊重她的意思。

     chris往前走了一步,想是要挡住书书的去路最终犹豫了一下又让开了:“我妹妹情绪不好,如果有什么过激的举动,还请梁小姐不要介意。”这一次他脸上全然一派的兄妹情深。

     “琳达是病人,我不会刺激她的。”从chris身边路过时,她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脸上挂着的是无可挑剔的礼貌。

     她进去之后,韦麟顺便走到吸烟区去抽烟,看见chris还在门口:“走啊,非礼勿听。”

     *

     书书进去病房的时候顺手关了门。

     琳达侧着身子对着房门向里躺着,听见有人进来,不耐烦的喊道:“滚出去。”

     书书在旁边沉默的站了一会,琳达卸了妆以后看起来脸色黯淡了不少,气质倒是更加嚣张了,她这才轻飘飘地开口:“你哥哥一直在外面拦着,我好不容易进来了,不舍得滚出去。”

     琳达一听到是她的声音,瞬间像触电一样从床上弹起来,顺便就习惯性的往床头边摸去,唯一的一个水杯已经在梁书书第一次进门的时候就砸过了,所以她现在只能两手空空的望着书书。

     书书伸手取过她病床前的病历卡,看了一眼又放回去:“韦麟他都不看这个的吗,哦,我想他大概是不耐烦看吧。媒体为什么会相信你的鬼话,哦,我忘了它们给钱就能上。”

     这是她第一次称呼他的全名,第二次开口说他的名字,而且还是在另外一个女人面前,那两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无比的自然,就好像她已经在私下练习过千百遍一样。

     但是听在另外一个女人嘴里却无比刺耳,琳达找不到能扔的东西,又开始捂着头大声尖叫:“滚出去,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可我觉得这句话来形容你更合适呢,琳达小姐。”书书向前一步,略略坐在琳达的床沿边:“不如我送你一本人体解剖书吧,好好了解一下主动脉的位置,就算不是下一次,那总有一次你一定能派上用场。”

     琳达开始冲上前来撕扯她的头发,她脸上挂着的微笑还没来得及消失,在韦麟因为听到琳达的尖叫把门撞开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面。

     “有没有受伤?”韦麟冲过来一把甩开琳达,扶着书书站起来。

     她轻轻的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又用手捂着自己的头,琳达手上还拽着几缕从她头上扯下来的头发。

     “你够了没有,看看你现在这样,十足的疯女人。”韦麟冲着琳达吼了一句。

     chris急急地从后面挤进来,快步感到琳达面前,搂着她的肩膀:“琳达,出什么事吧,你没受伤吧?”

     “呵,你妹妹你还不了解吗,她像是有事的那个人吗?”韦麟开始冷嘲热讽,声音里夹杂着几许不耐烦。

     书书用手理了一下头发,“琳达,你好好养病,等你心情好了,我再来看你。”她说话的时候,仍然是一贯的温柔淡漠,语气里也没有丝毫的不耐烦。

     “滚出去。”琳达又开始哭嚎。

     “我们走。”韦麟牵着书书走出去。

     大门在背后“砰”的一声锁上,等他们走出有些距离,还能听见琳达的哭喊和咆哮声。

     *

     回去的时候,路边的香樟树飞速倒退,她眼前一一闪过高大的楼宇和霓虹,在这一片迷醉的光景里,她开始想起那天下午在咖啡厅遇到韦麟和琳达,那柄递过去的冰淇淋长匙,那一句毫不留情的的侮辱,“一个golddigger,伪装成纯良无害的样子,去勾引韦麟”,那柄长匙一寸一寸碎裂成渣,那个长句子一个字一个字燃烧成灰烬,火光盛起的时候,她在心中感叹了一下那火焰的美妙之处。

     “我有了一点露亚的消息。”韦麟开车,并不看她。

     “真的,谢谢。”她回过神来,这么快就有露亚的消息让她那种长期克制的不安感减少了一点,她偷偷看了一眼韦麟,他的下颚弧度完美的恰到好处,流畅又不失硬朗,嘴唇上细细看去有稀稀拉拉的青色胡渣,她顺着他脖子上的喉结,锁骨,肩膀一路往下,最后定格在他握着方向盘的手上面,然后她转过头去,看着自己那一边的玻璃上,那上面有韦麟整个人的影子,有一半被她自己挡住了。

     “想看就大大方方的看。”韦麟目不斜视的甩过一句话来。

     “我刚才只是在看外面的摩天轮,听说是世界上最高的。”

     韦麟笑了一笑,静默了几秒钟之后,再度开口:“为什么一定要找到露亚?”他的名气和地位很容易就会有人帮他做事,他出面去找一个人,好过她一个人像蒙了眼的兔子一样在这个城市里四处乱窜,他隐瞒了一些关于露亚的消息,想着等到见面她自然就会知道。

     “总觉得我好像做错了一件事。”她这段时间心底最大的不安居然就在此时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

     “如果我做错事了会怎么样?”她有些不确定的开口,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每天都在犯错,感觉很痛快。”韦麟又开始笑:“说真的,我也缺个翻译啊。”

     “给大明星做事每天都当牛做马吧,我没空。”说起来,雀鹰的那个兼职翻译,因为旗下的艺人都太特立独行了,所以她也乐得清闲。

     “好的,书书小姐,下一次我会提前预约你的时间,请一定要留给我。”

     *

     第二天,韦麟带她去边缘区找露亚。他拉着她穿梭在阴暗的小巷子里穿来穿去,最后停在一个废弃的工厂前面,工厂外面的墙壁上涂满了巴斯奎特风格的涂鸦和各种大写的脏话。

     韦麟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露亚就在里面,有人会把她带出来。

     她有些好奇:“不怕被人认出来吗?”

     韦麟哑然:“我在这里长大。”

     他们随意地靠在外面的墙上聊天,旁边蹲在地上的流浪汉开始冲她吹口哨,韦麟一把拉过书书,跟她换了个位置,自己挡在流浪汉面前。

     她想找一些安全的话题来聊,她不太懂音乐,又不想触及韦麟的过去,露亚的事她也不知道如何开口,想来想去最后只好说:“歌迷偶遇你的时候,会感动的热泪盈眶,会扑上来说你是我唯一的光吗?”

     韦麟又笑了,他一手撑在墙上哈哈大笑:“她们都只想睡我。”

     书书一愣,可是秦薇不是这么跟她说的啊。然后她又听见那流浪汉的心声:“你太他妈蠢了。”

     随即工厂里面出来个一脸阴郁的哥特青年,走到韦麟面前一句话都不说,对着他摇摇头,接着韦麟回头来跟她说:“露亚不在,我们改天……再来?”

     他们回去的时候撞上了一起斗殴事件,就是电影里常见的那种街头不良少年聚众围殴,地上躺着个男孩,一伙小青年围着他打的打踢的踢,男孩子被打的鼻青眼肿,却倔的很咬着牙一言不发,他眼神冰冷的扫视着面前的每一个人,寻找机会准备反击,但是对方人多势众占据了绝对优势,他被打的无还手之力。

     书书退后一步到安全距离,开始拿出手机拍照。

     在斗殴快要发展成街头喋血事件时,韦麟看不下去了,看了她一眼,然后冲上前去不知道吼了一句什么,一下子冲到人群里面去,一把推开为首的那个,“他欠了你们多少钱?”

     书书用手捏着手机停止拍摄,现在她开始有些担心了,她一直紧盯着韦麟,密切观察周围的动静。

     为首的小青年报了个数,韦麟一声冷哼,“才这么点就砍人,太没出息了。”他替被挨打的男孩还了钱,一群人顿时骂骂咧咧的作鸟兽状散去,满脸是血的男孩撑起一条胳膊,慢慢从地上爬起来,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们一眼,一言不发的转身走掉。

     “挺酷的。”韦麟在后面吹了声口哨。

     书书这时候收回手机,“怎么知道是钱的事?”

     “这种事我见多了。”韦麟嘴角漾起一个弧线,像是陷入到什么深沉的回忆中去:“有时候我是被打的,有时候我是打人的。”

     “嗯。”她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第一次,他们之间出现了这种略让人沉闷的如死水一般的沉默。

     后来韦麟先忍不住了,他犹豫了一下,开口问她:“你拍了些什么?”

     她把手机给他看,刚才短短那一会,她拍了几十张照片,一大半是黑白风格的大头照,街头上的不良青年们表情扭曲而具有过渡的视觉冲击力,每个人都有无穷无尽的愤怒要向这个世界宣泄,每个人的愤怒都被放大了很多倍,她的拍照风格是威廉·克莱因时代流传下来的愤怒的街头摄影风。

     韦麟用手指一张张滑动那些照片,书书站在一旁给他解释道:“因为没有带相机,就先用手机拍了,等回去再把照片全部整理出来。”

     他回过头去,还是一张明艳无比的脸,眉眼间都是浅浅的温柔婉转,他第一次觉得那温柔淡然的背后也许藏着些他不懂的东西,那是她从未提及的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