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52序幕
    手机另外一端是嘟嘟嘟的忙音,一段时间之后是冰冷机械的电子女音,“您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韦麟有些烦躁地挂断电话,神色之间很是不安。

     今早分别之前,她说有事会给他电话,这种话看来完全不能相信。再一次打电话过去,提示已经关机了。韦麟过份焦躁的情绪在脸上表露无遗,连剩下三人到底在说啥他也没听见。

     “韦?你看起来不太对劲。”主唱开口,他们原本是在开会,讨论接下来一张专辑的主打歌,但是韦麟现在明显心不在焉。

     韦麟起身捡起自己的外套,“各位,抱歉,我有急事要处理。”他推门冲出去,留下后面三人无奈的摊手。

     “你们什么时候见过韦这个样子。”

     “爱情果然能让人疯狂。”

     “明明是犯蠢。”

     在路上时,韦麟给露亚电话,被告知书书早已经离开回去了。他直接开车往自家方向去,冲进家门时在玄关处看见书书的球鞋,略微松了口气,屋子里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打斗抢劫的痕迹。

     书书的套头毛衣还扔在沙发上,韦麟喊着她的名字跑到二楼卧室,没人。他挨个房间找了一遍,最后发现了昏迷在浴缸中的书书。

     他爱的女孩缩成一团蜷在在浴缸里,黑色长发黏在脸上,如同鸦翅一般的睫毛似乎还在轻轻颤抖——看起来只是睡着了,随时有可能醒过来,如果忽略掉她苍白到不正常的脸色和没穿衣服这两件事。

     她的手机滑落在浴室的地板上,难怪没接到他的电话。韦麟用浴巾裹住把她抱出来,她轻的没有重量,浑身发冷,比正常人的体温要低上一些。他的心脏因为剧烈的疼痛开始皱起来,如果不是那若有若无的呼吸提醒他,她还活着,韦麟大概会在此时崩溃——他母亲在浴缸自杀,推门进去看见一池子血水慢慢渗出来,里面泡着一个美丽女人慢慢变得冰冷的身体,浴缸边上还放着一罐咖啡,这是一个他不能自己挣脱的噩梦,于是他再也不想喝咖啡了。

     韦麟用手拍拍她的脸,没有反应,他快速地拨打了急救电话,告知对方具体住址之后,他又小心翼翼地替书书穿好衣服,再用毛毯裹住她,把她整个人抱在怀里。

     不知道她出什么事了,不像溺水,身上也没有伤痕,具体情况要等她醒来才知道,如果她还能醒来的话……韦麟有些颤抖地把手指放在书书鼻子下面,还好,呼吸非常微弱但是还算稳定。

     有很长一段时间,韦麟觉得自己是被诅咒的人,被神明所诅咒,不然呢,不然一个人怎么能看见自己双亲先后死在自己眼前,尤其是他还捅了自己老爹一刀,哦,不,不是一刀是开了一枪,也不对,那一枪不是他开的,是他母亲,是这样的吗?所以他觉得自己的人生也就这么回事了,他就应该在冰冷的角落里独自腐烂,不配得到幸福,也没资格获得内心宁静。

     这说起来略有些矫情,他既不缺钱,也不缺名,也不缺女人,但他仍然觉得自己一无所有灵魂千疮百孔。他就这么放纵自己生锈腐烂下去,在那之后过了很久,他遇到她,觉得自己被救赎了。

     她的沉默,她的隐忍,她的神秘,她的固执,都让他沦陷。韦麟低头看着怀中的女孩,突然理解了某个侦探小说里一个人失掉他的至爱之后主动把自己关进了精神病院。

     他仔细端详她光洁年轻的脸,无限温柔地用手拨开她脸上的湿发,她紧闭的双眼之上睫毛轻颤,却并没有像他所希望的那样醒过来。

     韦麟面无表情地抱着书书,房间里是死一般的沉寂,这个人最后沉默成一蹲塑像,直到救护车的呼啸声划破了这一潭死水。

     *

     韦麟坐在急救室外的长椅上一动不动,他埋着头,黑色的棒球帽遮掉了他帅气惊人的大半张脸和所有的表情。不时有护士或者病人家属从他身边走过,却从来没有见他抬头过。

     医生推着书书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副情景,看着像是睡着了。于是医生大喊一声:“梁书书的家属。”

     下一秒韦麟已经冲过来。

     主治医生有些错愕地看着面前的年轻人,高大英俊,眼睛里隐隐有着些冷漠的厌倦感,他认识这个人,他女儿的房间里挂满了他的海报。

     那个电视上一贯漠然不羁的人此时脸上写满焦虑和担心,“她怎么了?”

     医生有些好奇地打量着他:“病人很健康,不用担心。”

     “那为什么还没醒过来?”书书仍然在昏迷之中,被安置在病房内观察。

     “我们给梁小姐做过全面检查,她一切正常,昏迷的原因尚未知晓,也许是疲劳过度,休息一阵就好了。”

     “那什么时候会醒来?”

     “不能确定。”医生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足够体贴。

     “什么意思?”韦麟不由提高声音,往前一步两眼逼视着对面的医生,“不确定是什么意思?”

     医生吓得往后退一步,这个年轻人现在看起来情绪可不太稳定,他伸手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只是最坏的一种情况,病人陷入长时间昏迷中,但是梁小姐一切正常,没有外伤也没有内伤,不用太担心。”其实医生自己也没有把握,那个女孩毫无病症,却就是没办法醒过来。他望着韦麟眼中慢慢消褪下去的怒火,年轻人一言不发地转过头去,眼中笼罩一层灰霾,神情黯淡地望着自己的女孩。

     医生交代了些常见注意事项之后就离开了,同时又有些疑惑地想着,摇滚明星不是都很high吗,但是这个年轻人寡言黯然,看起来居然还有一点的绝望。医生很快把自己的疑虑抛之脑后,告诉自己的女儿别再追星了才是最重要的,追星有什么前途,人家又不会娶你。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韦麟走进病房,随手带上门,轻轻坐在书书病床边。上一次她也是这样突然晕过去,他把她一个人留在了岛上,那之后他们就失去联系长达一年。这一次他绝不让这样的事发生。

     韦麟有意无意地忽略掉医生刚才的话,不确定会昏迷多久。如果她一直醒不过来,他要怎么办?他对此一片空白。

     他以无限爱意凝望着自己的爱人,轻轻一吻印上她的额头,“睡吧,醒来就能看见我。”

     *

     梁书书觉得自己在下坠。

     坠落,从几万英尺的高空往下坠落。她背着自己用蜡做的翅膀,一直在往上飞,飞到可以看见那个人的地方,飞到他的光芒所及,他的光芒太过耀眼,她的双眼被灼伤,她的翅膀被融化了。

     风声划破空气,在她耳边涌起巨大如潮汐般的回音,她从空中坠入大海,盯着水面上那一处光亮,视线渐渐模糊,她坠向无边黑暗的海底深处。

     有一只手抓住了她,穿过她身边湍急的海流和重重水幕,带着她向上升,海水从浓黑的墨色慢点变得透明,在浮出水面时,书书看清楚那个人的脸。

     那是韦麟。

     那么,就算翅膀融化了也没关系。

     于是她以无限柔情回望韦麟温柔的注视。

     “书书。”见到她醒过来,一直寸步不离守在床边的韦麟兴奋凑上前,“你终于醒了。”

     她做了一个悠长的梦,又仿佛有一个世纪没有见到他。他眼中有一丝倦色,书书有些心疼,伸手想摸摸他的脸,却发现自己的手被他紧紧攥在手中,他担心我醒不过来了,书书这样想着,有些虚弱地对着韦麟笑了笑,安慰他自己没事。

     “发生什么事了?”韦麟怜爱的用手拂去她脸上几根细碎的发丝。

     “什么事都没有。”书书缓缓摇头,努力回忆着那天的情形,“回来之后想洗澡,就突然就觉得头好晕。”她脸上浮起甜蜜的笑容,“韦,不要担心我,大概是累了或者低血糖吧。”

     “怎么能不担心。”她随便晕一下就能晕上35个小时,他不想去假设如果没及时发现后果会怎么样。

     “我睡了很久吧。”病房里挂着厚厚的窗帘,走廊外面寂静无声,书书猜测此时也许是深夜。

     “嗯,很久。”韦麟点头,久的他真的以为她会醒不过来了,“你饿不饿,想吃什么吗?”

     “不要。”书书摇头,“你抱我睡。”

     韦麟抱着书书两人一同挤在有些狭窄的病床上,书书翻过身去,伸手环住韦麟的腰,把头埋在他怀中。过了一会,她听见头顶上传来韦麟平缓的呼吸声。书书一动不动,她睡的足够多了毫无倦意,无故昏迷这样的事她心中担忧却半点不在他面前表露,这世上有没有重生的案例可供她参考,是否重生回来身体机能会出现问题?

     她尚在忧心之中,还丝毫不知韦麟那边已经出了事,各方人士粉墨登场上演一出罗生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