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十四【】
    (一)

     约会因外勤迷路事件搁浅之后,何岳一直没有再提起。于芷曦跟在他身边整日旁敲侧击地探问,何岳大抵是被她暗示的烦了,秉持着择日不如撞日的原则,跟郑易约了七点让于芷曦过去。

     郑易自是乐得不行,电话里闲问何岳一句最近怎么都不出来聚,何家少爷没羞没臊大言不惭地解释,他得在公司运筹帷幄。郑易在线路那头笑得极其夸张。

     挂断电话,何岳脑海中蓦地闪过任笙那张似乎对什么都不太上心的淡然面孔来。意识到自己的思路有些跑偏,何岳立即低低咒骂一声,真特么是中了邪了啊。才一转身,正对上陈菲盈巧笑嫣然的脸,她端着咖啡杯步履婀娜地走近何岳:“晚上有聚餐,要不要一起?”

     ———————————————————————————————————————

     下班时间,任笙仍然没有马上离开,傅姗姗把找房子的任务全权交给了她,任笙在网上看了一些,价格实在都不便宜。

     徐瑶瑶下班时无意间瞥了任笙的电脑一眼,随即不冷不热地问她一句:“要租房子?”

     任笙笑着点头,半开玩笑地回:“是啊,要毕业了才觉得原来学校寝室真的又经济又实惠。”

     徐瑶瑶站在那里看着任笙的电脑屏幕没有马上离开,任笙略尴尬地继续翻页寻找,等任笙翻到第□□页的时候,一直站在她身后的徐瑶瑶又忽然开了口:“我住的地方还有两间卧室没租出去,要不要去看看?”

     任笙诧异回头,反射性问了一句每月多少钱,问完之后又立即不好意思地对徐瑶瑶笑笑解释:“我跟我大学室友两个人,太贵的话目前我们可能没办法承受。”

     徐瑶瑶耸了耸肩:“房东出国了,主要希望找爱干净的女生帮着打理房子,如果你们看中了,房费我们平分,加上水电煤气网费,一个月大概七八百。”

     任笙立即关了电脑拎起背包:“let’sgo.”

     …………

     跟着徐瑶瑶进房三分钟不到,任笙就代替傅姗姗做决定租了下来。

     实在没有道理不租,距离公司很近,地铁三站地,公交车七站地,周围各种配套设施完善便捷,最重要的是,这套房子真的特别漂亮,三室一厅,还有书房跟衣帽间,宽敞明亮且装修考究,就连进门处的地垫都品质一流,各类高档家用电器一应俱全,无论从哪一点来看都能看得出,这家的主人确实是不差钱的。

     “我们什么时候方便搬进来?”任笙感激地对徐瑶瑶笑:“租这间房子太划算了,真的谢谢你。”

     “随时都可以,另外——”离开公司的徐瑶瑶总算柔和许多,她难得不那么高贵冷艳地问向任笙:“你会做饭吗?”

     任笙怔了一下:“会的。”

     徐瑶瑶立即满意而略艰难地开口:“那以后你做饭的时候能不能也带我的一份?”

     任笙恍然大悟,在公司见多了徐瑶瑶高冷的御姐范儿眼下反而觉得不太习惯,任笙望着徐瑶瑶那种似有故事的纠结表情忍俊不禁,最后她很大方地笑着表示:“没有问题,休息的时候你还可以点菜哦。”

     “成交!”徐瑶瑶立即双目有神地点头:“欢迎你们尽早搬来。”

     “房租怎么收,需要年付的吧?我怎么给房东?”任笙轻轻摩挲着沙发舒适的面料,真希望妈妈跟姐姐也能过来住住这么好的房子。

     “我跟房东有点亲戚,交给我就行。”徐瑶瑶想了想:“一月一付好了,刚毕业我也没什么积蓄。”

     任笙难以置信地盯着徐瑶瑶看,而后更加笃定这个女孩子也只是看上去冷冷冰冰而已,心地不知有多柔软善良。任笙觉得自己总是能够遇到好人,并不善于表达情绪,可是这并不影响她将别人对她的好都深深记在心里。“你平时吃晚饭吗?”

     徐瑶瑶的脸色似乎黯淡几分:“外卖。”

     “回学校我也是吃食堂,不如——”任笙试探地询问:“我们买菜回来做吧,方不方便?”

     徐瑶瑶马上拿起钥匙很有兴趣地学着之前的任笙:“let’go.”

     …………

     哼着小曲儿驱车赶去酒吧赴约的郑家少爷自然不会想到自己今天会这么倒霉。

     当那个老大爷在他车前慢慢躺倒的时候郑易还在心里万分鄙视地想,这特么都什么年代了,车里装的都是行车记录仪,这瓷碰的也实在太不专业了点儿。

     小范围内迅速引起了围观,郑易悠哉地打开车门迈步下来,那位躺在地上的老大爷手捂心脏处表情异常痛苦。

     徐瑶瑶跟任笙就是在一起买菜的时候看见这起事故的,肇事司机一脸不耐烦地站在那里,居高临下嘴里边儿不怎么积德地冷笑着对躺在地上的老大爷说道:“碰瓷儿碰上我也算你倒霉了。”

     ———————————————————————————————————————

     (二)

     因为妈妈身体不好的关系,任笙跟她姐姐任薇学了很多护理方面的知识。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里并没有医护人员,任笙那时候也不能确定,只是通过那位老大爷痛苦表情和很不好看的面色判断,她下意识脱口而出:“可能是心脏病啊。”

     徐瑶瑶瞥了眼不以为意的郑易,随即拿出手机拨给急救中心。

     围观群众越来越多,已经有人觉得躺在地上的老大爷似乎不太对劲,郑易看了眼腕表便开始心烦意乱起来,妈的,要不是约了于芷曦,今天他有的是时间耗在这里。

     “大家让一让,他可能需要流动空气——”任笙有些担忧地看着嘴唇比刚刚紫了许多的老大爷,忍不住出声提醒越聚越密集的人们。

     徐瑶瑶打完电话立即皱着眉头帮忙疏散人群:“不要都围在这里,万一不是碰瓷真是急病发作你们负责吗?”

     此言一出,冷眼旁观恨不得去踩那老头几脚的郑易忽然转过头来对着徐瑶瑶冷笑:“万一不是急病发作真是碰瓷你负责么?”

     徐瑶瑶上下打量了郑易一眼,心说如今这世道,各个都穿的光鲜亮丽,做起事来却往往猪狗不如。徐瑶瑶伸手指着躺在地上的老人:“他是真的还是装的你看不出来?你是瞎的吧?”

     想他郑大少爷活到二十有七除了被老郑头跟何岳家的老何头教训过之外,就没有第三个人敢骂他,郑易难以置信地摘下墨镜盯着徐瑶瑶气得简直要乐了:“你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找事儿不?”

     任笙正蹲在地上用自己的背包将老大爷的头稍稍垫高,接着她在老大爷上衣兜里果真就翻出一小瓶心脏急救药来,徐瑶瑶见了更是火冒三丈:“有两个臭钱就以为全世界都要坑你了?你爹妈没教过你人类跟畜生的根本区别吗?”

     已经有见状不对的围观群众帮任笙给老大爷喂了心脏药,郑易瞟了眼药瓶强压动手的冲动:“我特么没有打女人的习惯,你赶紧滚!”说着就要上车离开事故现场。

     根本不怕事儿的徐瑶瑶两步追过去伸手拔下郑易的车钥匙,正要回骂过去,任笙忽然转头大声叫她:“瑶瑶你让救护车快点!大爷可能挺不住了!”

     徐瑶瑶啪一下把钥匙用力砸在郑易的风挡玻璃上,瞪着坐在车里的郑易骂了一句人渣就匆匆跑到一边继续呼叫急救中心。

     郑易新提的车前风挡就这么非常给徐瑶瑶面子地碎出了一个圆形的裂痕,肺要炸的郑易气冲冲下车去找徐瑶瑶算账,徐瑶瑶催完电话就站在人墙外跟郑易吵了起来,郑易骂骂咧咧地要把徐瑶瑶送去精神病院接受检查,徐瑶瑶也不甘示弱地打算报警把人渣抓进监狱接受教育。

     最后救护车呼啸而至,经过医护人员急救判断,这位忽然在郑易车前躺倒的老大爷确确实实是犯了心脏病,任笙跟那位同样好心的围观路人随救护车赶往医院,得知真相后的郑易也是傻了眼好几分钟,最后徐瑶瑶咬牙切齿地给任笙打电话让她在医院等着自己,她要揪着人渣去医院以防人渣肇事逃跑。

     此时明确真相的围观群众开始由最初对躺倒老大爷的指指点点转变成了对冷漠肇事司机的指指点点,徐瑶瑶揪着郑易的衬衫领子准备打车赶去医院,虽然她很不希望那位老大爷有个三长两短,但万一天有不测风云,她至少能让那位老大爷知道是谁耽误了他的救治时间,是谁间接害死了他。

     这么想着,徐瑶瑶手上的力道更是大了许多,郑易被她拽的颜面扫地,其实在医生说出心脏病的时候他就已经悔青了肠子,他纵然吃喝玩乐却也知道生命可贵,所以在气势上郑易就已经削减很多:“你松开!我特么开车带你去!”

     徐瑶瑶扭头瞪他一眼,随即拽着郑易的脖领子将他揪到刚刚被她用一串钥匙砸裂了风挡玻璃的车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