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十七【】
    (一)

     徐瑶瑶下班回到家里的时候,几道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已经被任笙端上了餐桌。徐瑶瑶是个下班就外卖或者速冻食品的主儿,开门进来的时候她已经闻到了菜香味,这会儿再看上几眼,已然有些把持不住。

     “回来啦。”任笙还在厨房里洗洗涮涮,她朝脱了鞋子便走到餐桌旁徒手去抓菜的徐瑶瑶大喝一声:“脏不脏,过来拿筷子!”

     徐瑶瑶没有料想到原来任笙也是可以很凶很大声的,于是缩了缩不甘心的手,很配合地走去厨房帮忙拿碗筷。

     “赶紧赶紧,”徐瑶瑶拿了碗筷就急着催任笙:“吃完再收拾。”这么说着自己先不顾烫嘴地夹了一块汤汁饱满肉质鲜嫩的排骨。

     任笙脱下围裙好笑地看着徐瑶瑶:“我怎么觉得你已经饿了很多天。”

     徐瑶瑶吃的心满意足,营养丰富的四菜一汤,排骨山药,清蒸小黄花,紫甘蓝豆腐丝,还有一道她白天亲点的炒菜花,汤就是普普通通的冬瓜汤,可是徐瑶瑶浅尝了一小口,接着便给自己盛了满满一大碗。

     “任笙啊,”徐瑶瑶边吃边说:“我不收你房租,你在这里一直住到嫁人好吗?”

     任笙也坐下来拿起筷子,笑盈盈地眨眨眼道:“那完啦,你得赔死,我不打算嫁人。”

     徐瑶瑶顿了一下,随即略认真地问她:“你说真的?”

     任笙自自然然地点头。

     徐瑶瑶立即神清气爽地感慨:“我也是这么打算的,想不到竟然还能遇上志同道合的。”

     任笙在心里小小惊讶了一下却没有多问。

     “等下要干嘛?”徐瑶瑶吃的开心又舒服,公司里的高贵冷艳形象已经在任笙面前褪去不少。

     “去医院给我姐送饭,”任笙夹了一块山药轻声说道:“医院里的饭吃起来真的很有挑战性。”

     徐瑶瑶立即停下准备继续夹排骨的动作懊恼不已:“你不早说,都被我吃那么多了。”

     任笙一怔,待明白过来以后好笑又感动:“我刚刚都已经留出来啦,这些你完全可以放心吃。”

     惊喜交加的徐瑶瑶立即夹了排骨表示:“吃完饭我跟你一起去。”

     ———————————————————————————————————————

     何岳被何耀威派去医院代表何家探望秦铭的叔叔,想来何家少爷自认一向是个嫉恶如仇的热血青年,所以他一赶到医院,就开始追着秦铭咒骂肇事者。

     “那孙子这两天有没有来过?妈的把秦叔当碰瓷儿的咱是不是应该让他明白明白什么才叫碰瓷儿?”

     秦铭看了眼时间,心知“肇事者”很快就要来了,他故意没有对何岳提起“肇事者”是他的发小郑易,因为他实在很期待等下见到郑易的何岳会有怎样的表情。

     秦铭对何老当年的知遇栽培之恩一直铭记于心,很多公司曾开出高价条件邀他过去,但秦铭一直不为所动,只一心想着帮何老把岳威打理好。秦铭跟何岳的关系也是情同手足,这个何家大少无论在外如何嚣张生事,在秦铭面前,永远保持着几分对大哥的敬畏。

     只是这些年,秦铭越来越感觉到何老有意将岳威全权交由他打理,作为男人,他当然希望自己能够开疆扩土驰骋商界,可是何家对他有恩,何家的家业自然应由何家的子孙来继承,在这件事情上,秦铭向来立场清明,只是眼下的何岳,仍旧顽童一般莽莽撞撞随心所欲,如今的何老已不如当年那般运筹果决,秦铭不禁在想,是不是因为他在何老身边做了太多事才导致何岳今时今日仍旧这般无所事事?他是不是应该逼迫何岳才能令其清醒?

     当然,此时的何岳根本不知道他最敬重的大哥正计划着该如何整顿自己,他一面给秦叔削苹果一面叽叽歪歪地等待肇事者,秦叔是个本分的实在人,他躺在床上一直安抚莫名火气不小的何岳:“小岳啊,叔一点事儿也没有,人家孩子也不是故意的,再说这几天还天天来看我,忙前忙后很辛苦。”

     “叔,”何岳将削好的苹果切下一小块来递到秦叔嘴边:“你跟我哥太善良,那种人就得由我这种恶人出面教育,不然下回他还犯毛病。”

     正说着,病房的门被推开了,郑易再次大包小裹地出现在门口,瞥见坐在床畔给秦叔喂苹果的何岳时,郑易整个人都不爽起来。

     何岳循声回过头来,在看见门口站着的郑易时,何家少爷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你肇的事!?”

     “啊……”郑易含混地回,拎着大包小裹往里走。

     何岳搁下苹果起身给郑易赏赐一记飞踹:“x你大爷的,这我亲叔!”

     “我这不知道了吗!”郑易撂下东西就开始满屋子跑,何岳在后边儿穷追猛打,最后没有法子的郑家公子毅然决然地逃到亲叔身边寻求庇护:“救命啊叔!”说着还看向正悠哉看戏的秦铭不满声讨:“铭哥绝对是故意的,你自己不出手让这货治我,这不借刀杀人呢吗?”

     秦铭但笑不语,秦叔伸手挡住何岳跟郑易。

     “叔你别护着他,”何岳不肯饶他:“这祸害打小儿就是人精,挑拨离间哄骗良家少女的事儿没少干,我这绝对是替天行道。”

     眼见着郑易就要躲进秦叔的被窝里去了,看不下去的秦铭终于开了口:“我看你们两个倒是半斤八两。”

     何岳立即做捧心受伤状:“哥你这样讲我真的很伤心你知道吗?”

     只有秦叔入戏太深,他老人家转头看向秦铭忍不住出声批评:“你看你说的那是什么话,这俩孩子对我多好呢。”

     这回换秦铭噤声,暗爽的何岳跟郑易则十分狗腿地围在秦叔身边一口一句“叔想吃啥”、“叔想喝啥”,秦铭不禁摇头轻笑,这么会见风使舵看眼色的话,培养成才也是指日可待的罢。

     病房里正热闹着,门忽然被轻轻敲响。秦铭起身走到门口拉开门,很惊喜地发现上午才刚刚结识的任薇捧着保温桶站在门外。

     不同于妹妹任笙的寡言内敛,他更欣赏姐姐任薇的明朗与落落大方。何岳跟郑易务无比好奇地伸长脖子向门外看去,只隐约辨出秦铭正在跟个异性说话。

     “我不知道任笙会送晚饭过来,我妈跟我都吃过了,你跟秦叔吃过晚饭没?”任薇是个很怕欠人情的人,上午这位秦先生忽然去了她妈妈的病房拜访,还买了许多价格不菲的营养品,交谈过后才知道,原来是小妹跟朋友偶然帮助了他的叔叔,更巧的是,他的叔叔目前也在这家医院接受治疗。

     不可否认的,任薇对秦铭的第一印象很好,只是好到令她不敢奢望任何一种非同一般的关系。这些年为了照顾母亲,她已经脱离社会太久,可是即便这样任薇也看得出来,秦铭并不是她们高攀得起的那种做朋友的人。

     “正在想要吃些什么才好,”秦铭的眼中有异样的光一闪而过:“谢谢。”这样说着,便再自然不过地自任薇手中接过保温桶。

     任薇笑着点头:“没浪费就好,你跟秦叔慢慢吃。”

     任薇没有多做停留,秦铭站在门口,直到再见不到她纤瘦的身影才转身走进病房。

     何岳马上转移阵地开始八卦秦铭:“哥,那女的是谁呀?”

     秦铭瞥了何岳一眼没有搭理,走到叔叔床前拉过方便桌,然后将保温桶打开,顿时屋子里飘起阵阵可口的饭香味。

     “这肯定不是外卖,”何岳徒手拎起一块排骨来,边吃边八卦:“你这绝对有情况,饭都送到病房来了,关系非同一般呐!”

     “吃还那么多屁话,”郑易状似不满地骂了何岳一句,随即也凑过来拿出一块排骨,然后看向秦铭,目光谄媚:“味道真不错,是嫂子做的吧?”

     不等秦铭开口,何岳一脚揣在郑易引以为傲的窄臀上:“你屁话不多?”

     秦铭不奈摇头:“你们两个祸害还是不要来了,不来叔叔倒能康复的快些。”

     何岳跟郑易马上转头看向秦叔异口同声地求证:“是吗叔?”

     “别听阿铭胡说,”秦叔乐呵呵地道:“你们经常过来我还热闹些,这房间这么大就我一个人怪冷清的。”

     何岳挑着眉眼看秦铭,一副“你可听见了吧”的嘚瑟表情。

     郑易口无遮拦地提议:“给我叔安排几个漂亮大姨陪着打牌搓麻呗。”

     何岳立马又一脚踹在郑易的窄臀上:“你以为我们家人跟你们家似的有那种无良基因啊?”

     何岳话音刚落,郑易还没来得及开口骂回去,就只见秦叔面露难色地看着秦铭低声开口:“阿铭啊,你芳姨就只有阿玉这么一个闺女,就当是帮叔的忙,你一定要尽快找到她啊。”

     “我知道,”秦铭的眸色暗了暗,盛好汤放在秦叔面前:“先吃饭吧叔。”

     何岳看看秦铭的面色,没有出声询问。

     (二)

     何岳跟郑易又陪秦叔闲聊了一阵,离开医院的时候,俩人很凑巧地遇上了也要离开医院的任笙跟徐瑶瑶。

     徐瑶瑶眼尖,余光一扫便看见了很令她鄙视的肇事者郑易,与此同时,郑易也好巧不巧地瞥见了徐瑶瑶,但是与徐瑶瑶的反应不同,郑易下意识打了个寒颤,惹得走在一旁的何家少爷一脸莫名,而后他寻着郑易的目光无心望去,然后就看见了目光正游移在别处若有所思的任笙。

     “太晦气!”郑易低声咒骂一句。

     自从“楼梯间事件”之后,何岳就一直在刻意晾着任笙,不过当然,这一切都是何家少爷自以为的。何岳不明就里,转头问向郑易:“怎么的?”

     郑易白了徐瑶瑶一眼,总不好跟何岳解释说‘当日就是内俩女的把自己押来医院的’,搞不好何岳还会冲过去跟人家感谢一番,于是没什么节操地凑近何岳,刻意压低声音说道:“内女的有病,赶紧走。”

     何家少爷一脸好奇:“哪个?”

     “高跟鞋那个。”

     何岳瞥了一眼下了班仍旧穿着高跟鞋的徐瑶瑶,随即松口气一般:“你涉猎挺广啊,泡.妞都泡到我们佳话去了。”

     “在你家公司上班!?”郑易相当不满地反驳:“我他妈有这么重口味?佳话也就陈菲盈勉强看得过去。”

     郑易的嗓门不自觉稍大了一些,任笙这才注意到他们两个,徐瑶瑶立即挽起任笙的胳膊快步将她拉走:“回家,人渣有什么好看的。”

     这一句何岳跟郑易都听得一清二楚,不过何家少爷很清楚她是骂郑易的,所以只是一脸看戏的表情并未计较,郑易在后边儿气得抓心挠肝:“咱俩还是不是好兄弟?是好兄弟就替兄弟辞了她!”

     何岳撇撇嘴,心里边儿很鄙视地说就特么这点儿能耐。“动不了,”何岳盯着任笙的背影说得云淡风轻:“她爹是徐世力,我爹的好朋友,岳威的大股东。”

     郑易则盯着徐瑶瑶的背影继续咬牙切齿地不依不饶:“要你爹的好朋友还是要你的好兄弟!?”

     何岳收回目光瞟了眼郑易非常认真地道:“要大股东。”

     “x你大爷!”郑易特别受伤地抚心怨念:“老子没心情替你摆平于芷曦了,太伤兄弟心!”

     何岳立即变了脸色凑上来安抚郑易:“兄弟你误会了,我意思是留着帮你慢慢整她,你想想,辞了的话不就一了百了了?”

     郑家公子想了想,然后非常认同地点了下头:“有道理。”

     ———————————————————————————————————————

     第二日是周六不需要上班,任笙定了四点三十分的闹钟,醒来的时候,目光模糊地看着陌生而温馨的房间,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晃神的状态,对她来说,徐瑶瑶就是上天对她的恩赐,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悄然降临,所以,在去医院送饭之前,她要给这位恩赐做一顿营养丰富的早餐。

     其实徐瑶瑶对她并没有过任何的要求,就连谈及到做饭的事也完全是商量的语气,越相处,就越发现徐瑶瑶的好,并不同于平日在公司时的高冷面貌。

     任笙轻轻起身,整理完床铺,时间还早,也并没有将徐瑶瑶吵醒。任笙是很习惯早起的,因为读书做兼职的时候便总是觉得时间不太够用,没有别的办法,就只有早起晚睡一阵,久而久之,倒也习惯了。

     轻手轻脚地走进厨房,任笙拿出米开始熬粥煮蛋,徐瑶瑶昨晚把她做的饭菜吃个精光,并不是个挑食的主儿,于是任笙发挥起来便更加自在。

     早餐不适合吃的太油腻,任笙做了三样清淡可口的小菜,每一样量都不多,做好早饭任笙便提着另一只保温桶出了门,昨天晚上给大姐送去的那只保温桶没能及时拿回来,从大姐那里得知有位秦先生来病房拜望过妈妈,任笙想了想,恍惚回忆起那日在楼梯转角遇到的男士,看来也跟她们家一样,都是不愿欠下人情债的人。

     任笙将早餐送到医院,大姐已经起来了,正在卫生间里清洗妈妈的衣衫,白天来水房洗涮的人很多,于是任薇便习惯早起一会儿。任笙进病房的时候脚步刻意放轻,但妈妈还是睁开了眼睛,任笙立即看了看同病房的几位病人,见她们还都睡着,这才放下心来悄悄走到妈妈身边。

     “这么早过来干嘛,”妈妈拉着任笙的手轻拍两下:“我跟你姐还都不饿呢。”

     任笙将妈妈背后倚靠着的枕头垫高:“睡着也想你们俩,不如就早点过来。”

     任妈妈的气色比前些天好了许多,活了半辈子,对自己的身体大抵都是很清楚的,大女儿一直在家里照顾自己,如今还要搭上小女儿。“跟医生讲讲出院吧,还是家里舒服。”

     “干嘛呀,”任笙假装不高兴地道:“是不是又担心钱不够用?你只要负责健康起来就行了,我现在每月工资很高呢,过了试用期之后还会涨,而且我偷偷告诉你啊妈妈,”任笙趴在妈妈耳畔很小声很神秘:“有很多人想买姐姐的画,我都劝她不要着急卖,要卖给真正懂她的人。”

     “你才刚工作,认真努力,不要现在就总想着能赚多少,努力到了,领导自然不会亏待你的。”

     任笙只觉得鼻头有些微微的酸意,刚刚进入初中的时候,她的成绩并不理想,每次考试结束都忍不住哭鼻子,妈妈就会对她说,不要总惦记能考多少分排多少名,只要老师讲的都学会,努力到了,成绩自然会上去。

     从小到大,妈妈对她们说的最多的话便是这样,不华丽,却特别经得起时间的考量。

     任笙常常会想,像妈妈这样贤惠踏实的女人,爸爸怎么舍得抛弃她呢?直到二姐出了事,任笙才终于得以清楚,大抵男人都是朝三暮四的生物。

     大姐洗完衣服进来,看见任笙新提来的保温桶,这才想起那位秦先生还有东西没有归还。当然她是不可能为了一个保温桶特地上门去要的。任薇笑着走到她们身边,轻声问妈妈一句想不想吃早饭。

     任妈妈摇了摇头,看着任薇又一次提起刚刚没有成功的话题:“我现在感觉哪里都舒服,什么时候才给出院?”

     任薇拿起妈妈的手哄孩子一般地在手背上轻拍两下:“你跟医生谁是医生?”

     任妈妈瘪瘪嘴:“这里住着多贵,你当我不知道?”

     “不要操心,”任薇笑容明丽地安慰妈妈:“我卖幅画就都解决了。”

     任妈妈立即想起任笙刚刚说过的话:“妹妹不是告诉你不要着急卖,辛辛苦苦画出来的,卖给不懂的人再糟蹋了。”

     “不懂的人又怎么会买呢?”任薇耐着性子。

     “姐,我白天要上课,”任笙迅速结束这个话题:“你记着不要再把保温桶送出去啦,不然我只好端锅来送饭了。”

     “知道了,人家也不像会贪图个保温桶的人。”任薇笑着嘱咐她:“白天就不用过来了。”

     任笙点点头,站起来轻轻拍了拍妈妈的脸颊:“你们俩好好吃饭,晚上我再来,要乖喔。”

     任妈妈有些受不了地看向任薇,不料大女儿的表情跟小女儿一模一样,并且大女儿还不忘补充一句:“不乖我会跟你告状的。”

     任妈妈便不打算出声了,虽然有几分别扭,但更多的,却是满心的幸福。

     ———————————————————————————————————————

     任笙带的辅导班安□□来一位新同学,十一二岁的样子,却寡言少语的,并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孩子。

     任笙所在的辅导中心也算瑜城上数的培训机构了,因为打着先教道理先学做人的招牌,属实吸引了瑜城很多教育不了自己孩子的家长。任笙的工资是与孩子的人数直接挂钩的,所以多进来一个孩子,任笙是很开心的。

     可是,这个孩子上课并不听讲,她说什么,他也完全不会像其他同学那样配合地去做,更可怕的是,无论任笙讲到什么新奇的事物,他总是会发出类似鄙夷的嗤笑声。

     起初,任笙只觉得是自己想的太多,到底也只是十一二岁的孩子,又能有什么复杂的想法呢?可是几堂课下来,任笙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位林穆沐同学,是真的跟其他被家长娇惯了的孩子不一样,他很敏感,且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在林穆沐被其他同学惹毛即将用拳头证明自己的时候,任笙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他强行带离教室,其间任笙的身上还重重地被他捶了几拳。

     在这里兼职以来还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状况,幸好已经到了放学时间,她将林穆沐强行带到办公室,然后试着跟他谈心,可是很显然,林穆沐根本没有把任笙这位老师放在眼里,他只哼了一声,随即自顾自地坐在其他辅导老师的空位子上,然后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玩儿起游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