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二四【】
    何岳在于家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可是并没有人回来。期间于芷曦踢了三回被子,何岳也都耐着性子不计较地给她盖上了。

     已经接近九点,何岳虽然不怎么细心,却也隐约觉得,于家似乎发生了什么事。

     手机铃声忽然响了,何岳立即下床走到卧室外面,虚掩着门,刚一划开接听键,陈菲盈的声音便娇滴滴地传了过来:“在哪里呢?有派对,过来吗?”

     何岳回头看了一眼仍旧睡着的于芷曦,确定她不会醒来以后才压低声音道:“不去了,你们玩儿吧。”

     “很忙吗?”电话那头的陈菲盈柔声浅笑:“不然等你一下。”

     何岳心头莫名涌起一阵烦躁:“我说不过去了。”

     也没给陈菲盈再开口说话的机会,何家少爷便利索地挂断了电话,临了还不耐烦地嘟囔一句“真特么磨叽”。

     何岳皱着眉头站在楼梯口,楼下空空荡荡的,以前这个时间过来于芷曦家里,保姆阿姨也都在的。卧室里似乎有动静,何岳推门走进卧室,只开了一盏床头小灯,幽暗柔和的灯光映在于芷曦的脸上,何岳重新靠在床边坐着,一转头,就无意瞥见了她脸上的水光。

     何岳好奇地倾身去看,那是从眼角滑落出来的。

     他怔了怔,这是在哭吗?

     何岳伸出右手食指,轻轻覆了上去,这并不是他记忆里的于芷曦。

     他替她擦掉了那滴眼泪,可是,她的眼角却仍旧有水光流泻下来。

     何岳有些无措,他正打算伸手摇醒她,手机铃声再一次不合时宜地突兀响起,他立即压低声音接起电话,那一句“儿子快回来,你爸身体不太舒服”令何岳慌了神。

     ———————————————————————————————————————

       再醒来的时候,窗外阳光灿烂的刺眼,于芷曦却只感受到了头痛欲裂。

     怎么回的家,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昨晚最后的记忆,好像是佳话传媒大门口罢。

     梦见了何岳,也梦见了最近这段时间以来的糟糕生活,原来醒着睡着,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于芷曦撑着手臂颓然拥着被子坐了一阵,护照仍然放在桌子上,随时都可以走了,只是心里,仍然有所期待,至少在离开瑜城之前,让她再见他一面,哪怕期待永远都无法成真也好。

     目光空洞地看着窗外,她到现在都无法相信那天爸爸对她说过的话。

     头痛的仿佛要炸裂开来,她强迫自己不去回忆,双脚无力地踩在地上,缓步走到梳妆台前,镜子里的她面色略苍白,但美丽依旧,却始终都不是他喜欢的模样,又有什么用。

     于芷曦垂眼苦笑,答应自己,今天就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去佳话,最后一次见他。

     打起精神,认真洗漱,换上最漂亮的衣服,没有化妆,只简单涂了浅色的口红,也没有穿高跟鞋,因为她已经体会到,穿一双不舒服的鞋子,追不上越走越远的人。

     到了公司才发现,他今天没有来。

     茫茫然的坐在工位里,她想了很久,最后安慰自己说,这样也很好,他们之间,永远也不必说再见。

     ***   ***   ***

     “你有没有发现于芷曦今天怪怪的?”下班回家的路上,徐瑶瑶跟任笙聊起有些不太对劲的于芷曦。

     “是吗?”任笙努力回忆道:“我出外勤的时候她好像还没来上班,等我回公司以后她大概又提前下班了……”

     “真的很不对劲,”徐瑶瑶若有所思地想了想,随即忽然想起来什么似地问任笙:“你说昨晚何岳把她带走以后两人不会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状况吧?”

     任笙不置可否地挑眉:“不会吧?”

     “罪过啊罪过,”徐瑶瑶叹息一声:“但愿昨晚他们两个清白平静……”

     “他们两家是世交哎,”任笙没什么把握地安慰道:“再说那个何岳虽然花心了些,但看上去也不像是会趁人之危的人。”

     徐瑶瑶马上认同地点点头:“今晚吃糖醋排骨成不成?”

     现在上班期间的徐瑶瑶高冷依旧,可是下了班之后,她的气场就远不如任笙强大了,俗话说吃人家的嘴短,任笙一手好厨艺,徐瑶瑶的胃已经被驯化的服服帖帖的了。

     “不成。”

     徐瑶瑶立马垮下脸:“啊……”

     任笙噗哧乐了:“再加一份素烩汤解腻。”

     徐瑶瑶明白自己被逗了,伸手稍用力地捏了捏任笙的脸颊:“爷今天心情好,不跟你计较。”

     “谢谢爷,”任笙忍俊不禁:“咱去买肉吧,晚了剩下的就不好了。”

     徐瑶瑶立即牵起任笙的手疾风而走:“赶紧赶紧!”

     ———————————————————————————————————————

     家庭医生告诉何岳,他们家老何头这段时间血压一直很高,所以才导致经常晕眩。

     “经常晕眩”这四个字令何岳特别惭愧,他居然对他们家老何头的身体状况完全没有了解,他甚至一度以为爹还是那个能用皮带狠抽他的爹,老何头身上的力气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逐渐流失的?他这个做儿子的没有什么印象。

     何岳在家陪了何耀威一整天,父子俩难得有这么一天能够促膝长谈,记忆中他们家老何头对自己简直就是非打即骂,抽他的时候力道彪悍言语犀利,永远都觉得别人家的孩子优秀长脸,如今他两鬓斑白抽不动自己了,何岳忽然没来由地觉得一阵心酸。

     当然他并没有犯贱到非要老何头抽自己才能舒坦,只是突然在这一天,他意识到了时光流逝,而自己还这么浑浑噩噩地混着,真心是件特别恐怖的事情。

     尤其是在秦铭过来探望的时候,他们家老何头靠在床头当着他的面对秦铭说的语重心长,什么以后你一定多帮着小岳打理公司啊,什么有你在小岳身边帮衬着我也能安心了啊……何岳很不喜欢这种仿佛是在交代身后事的聊天方式,更准确来说,他其实是在害怕。

     记忆中那个精神矍铄的老何头怎么就忽然老了?他的皮带呢,收到哪里去了?

     家庭医生说好好休息会健康起来的,而何岳的双亲也并没有要求他什么,可是这一天的何岳突然就意识到,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了。

     然而究竟该做些什么呢?吃喝玩乐他倒是样样都拿手的。

     何耀威完全放松地在家休息了一日,血压便降下来不少,何岳仍旧是不放心的,磨磨唧唧地一遍一遍嘱咐他们家老何头不要吃这不要喝那,甚至还跟何家的厨师研究出一套治疗高血压的食谱来,何耀威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却已经安慰不少,这个儿子总算是长大了一些,至少知道开始在意爹娘了。

     在家监督了老何头一整天,何岳便把于芷曦的事忘了,第二天他准时准点地去佳话上了班,不多时,负责带新人的培训经理来了他们办公室,那会儿何家少爷正在犹豫琢磨要不要给那块儿狗皮膏药打个电话问问,他就听见培训经理对一屋子的人介绍说,这位是新来报道的实习助理付嘉。

     何家少爷百无聊赖地抬头瞥了一眼,只见培训经理把她安排在了于芷曦的工位上。

     “那张桌子不是有人了么?”他也没想什么,这句话就这样脱口而出了。

     培训经理随即解释道:“于芷曦昨天辞职了。”

     屋子里一阵哗然。

     任笙跟徐瑶瑶面面相觑。

     昔日于芷曦的两个忠实护花使者则遗憾不已,佳话第一美女辞职了,以后上班还有什么意思什么看头啊?

     何岳怔在座椅里,半天没回过神来。

     ***   ***   ***

     于芷曦的手机号码成了空号。

     这是何岳在拨打第十遍之后,终于确定了的事。

     开车赶到于家找人,敲了很久,却始终也没有人来开门。

     何岳现在于家门外,想起前天晚上的护照与行李箱,心里居然没来由的一阵空落。

     就算要走,好歹也应该打声招呼啊。

     可是再往前想一想,当年他走的时候,也没有跟她打过招呼。

     点燃一支烟,刻意将心里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忽略掉。

     也好,走就走吧,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坐在于家门外的台阶上,何岳在心里给自己打了一个比方——

     于芷曦对他来说,就是一块儿狗皮膏药,黏力很强,以至于粘在皮肤上,往下撕扯的时候,势必要有揪痛的感觉。膏药么,人人都贴过,好在疼也就疼一会阵,扯下来之后,就没事了。

     何家少爷觉得自己的比方很有道理,他也因此相信心里那种空落的感觉很快便会消失,为了加快它消失的速度,他甚至主动给前日冷处理的陈菲盈打了电话。

     他痞里痞气地说,出来约个会吧。

     ——————————————————————————————————————

     徐瑶瑶照例陪任笙去医院送饭,今天病房里非常安静,因为何岳跟郑易都没有过来。

     秦叔跟任妈妈闲话家常,两个人很有话题,哪怕何岳郑易没有过来炒气氛,他们也并不觉得无聊了。

     任笙跟徐瑶瑶就于芷曦突然辞职的事聊了一阵,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更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状态的决定权。

     徐瑶瑶告诉任笙,那位新安□□来的付嘉是人事部层层选拔招进来的女博士,任笙听了以后非常惊讶,在她看来,读到博士不去搞学术研究真的是件特别浪费资源的事。

     任薇没在病房里,任笙就听秦叔跟她妈妈小声嘀咕道:“小薇这姑娘真是没话说,要我看呐,跟我们家阿铭哪哪都般配,你说呐?”

     任妈妈脸上挂着笑容却不肯表态,秦铭这孩子她也是很喜欢的,不过两个女儿都有自己的主意,再说,通过这段日子的了解,她当然看出秦铭是那种有身份有地位的成功人士,活了这一把年纪,钱啊名啊的早就看开了,生带不来死带不走的,所以任妈妈只希望两个女儿能遇到个真心疼爱自己的,知冷知热,太有权势的对象,她反而并不希望女儿结识。

     徐瑶瑶自然也听见了秦叔的话,她笑容满面地用胳膊碰碰任笙,接着压低声音在任笙耳畔说了一句“我看也是各种般配”。

     任笙呢,跟她妈妈一样,没有表态,还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没过多久,任薇回来了,身边走着高大俊朗的秦铭。任笙抬头一眼望过去,一时间内心思绪万千,般配肯定是般配的,可是心呢?一时的新鲜感会麻痹人们的神经,他会对大姐一心一意,永远在意她守护她吗?

     离开医院的时候,徐瑶瑶牵着任笙的手,很喜悦地告诉她:“秦铭看薇姐的眼神都跟看我们不一样哎。”

     “哪里不一样?”任笙抿着嘴唇。

     “他看薇姐的时候吧,”徐瑶瑶认真措着词语,结果措了半天仍旧很是低级:“目光亮亮的,热热的,让旁观者看了都忍不住脸红心跳的。”

     “你脸红心跳啦?”任笙歪着头笑眯眯地看她。

     “去你的,”徐瑶瑶推她一把再白一眼:“我脸红心跳什么,他又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其实她也发现秦铭看她大姐时的眼光特别炙热,大姐倒是还神色如常的。对任笙来说,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个人就是妈妈和姐姐,如今的她,宁愿自己承受所有不幸也不希望她们两个遭受一点点的苦,可是怎么办,她离强大还太远太远,而生活,却一如既往地碾着人们的往前走,仓促又匆匆。

     “你就不要再担心了,”徐瑶瑶搂搂任笙的肩膀,收敛笑意认真告诉她:“其实秦铭真挺不错的,他以前只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一点一点努力成就了今天,所以我想,他很清楚什么样的另一半才真正适合自己。”

     任笙微张着嘴巴盯住徐瑶瑶一瞬不瞬地看,好一阵她才惊讶不已地开口:“你竟然知道我在担心什么,难道你会读心术?”

     “这点儿事都看不出来还怎么做闺蜜?”徐瑶瑶秀眉一挑,又恢复了一贯的高贵冷艳。

     任笙很感动地抱住徐瑶瑶的胳膊笑着,她简直就是自己的哆啦a梦,无家可归的时候她收留自己,郁闷的时候她默默地陪伴自己,烦心的时候她开导自己,这样好的朋友这样好的人,她究竟还能去哪里寻找呢?

     忍不住半开起玩笑来:“不要嫁人,我们两个一辈子算啦!”

     徐瑶瑶立即无比赞同地点头:“我也正有此意。”

     任笙的脸几乎笑成了一朵花儿,不过徐瑶瑶继续说道:“另外,你可以不必偷偷摸摸匆匆忙忙的换药,”她睨了眼任笙的手臂:“我保证不会问也不会跟阿姨薇姐提的。”

     任笙瞬间目瞪口呆地石化在原地。

     她反应了好一阵才终于回过神来——

     苍天啊,这究竟是一只什么怪物。qaq

     世界上最舒服最暖心的相处方式,大抵就如此吧。

     任笙把徐瑶瑶的胳膊抱得更紧,徐瑶瑶皱起眉头假装很烦地甩了甩,当然是没有甩掉的,于是两个人就这样腻腻歪歪,踏着一地星光,有说有笑地走向那个越来越温馨的家。

     ———————————————————————————————————————

     何家少爷跟陈菲盈在酒吧泡到半夜,陈菲盈双眼迷媚地邀请他去自己那里的时候,他竟然犹豫了。

     哪里不对劲?

     他对着陈菲盈一晚上,却没了玩乐的兴趣。

     这绝对不是什么正常的好现象啊。

     何岳端起酒杯,仰头将里面的烈酒一饮而尽,仿佛是为了证明什么,买过单子付了小费,他又恢复了一贯的雅痞,脸上挂着戏谑的笑:“去我那吧,离这儿近。”

     陈菲盈娇羞地笑着点头应允,随即拎起背包,自自然然地挽着何岳的胳膊离开了酒吧。

     *********

     何岳的单身公寓离酒吧确实很近,因为常常跟一帮朋友出来厮混,所以就在几个发小常去的酒吧附近盘了公寓,玩的再晚也有地儿可去,酒店之类的,到底也没有自己的地儿方便,若是在酒店被记者跟拍抓现行了,他们几个的日子就不阳光灿烂了。

     陈菲盈从进门之后就开始四处看看,麻将机健身设备一应俱全,然而却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女性用品。何岳洗澡出来的时候,只在腰间围了一条不算长的浴巾,陈菲盈飞速瞟了一眼他赤.条条的上半身,登时两颊绯红起来。

     “我去洗澡。”她放下背包快步走进浴室,虽说是有心理准备的,但到底也是个姑娘家,平日里再怎么妩媚撩.人,面对眼下令人血脉喷张的场景也有些难为情。更何况,在陈菲盈看来,作为女人,性.感归性.感,害羞矜持也是要有的,不然只会被男人们当作方便上下的公交车,她的目的简单明确,她想成为何家的少夫人,而不是没什么营养的一夜.情。

     浴室外面的情况似乎有些糟糕。

     因为何家少爷正在异常烦躁地走来走去,他似乎,已经开始后悔了。

     何岳盯着浴室的门板瞪了一阵,随即强迫自己在客厅的沙发里坐下来,点燃一支烟,他开始盘算着等一下该怎么把这女的赶出家门。

     怎么说?总不好跟她说,我突然没兴趣了你回去吧。

     第一支烟很快便燃尽,何岳又点燃一根,听着浴室里淅淅沥沥的淋水声,何家少爷只觉得愈发烦躁起来。

     妈的,没媳妇没老婆的,他特么的究竟对不起谁了!?

     在何家少爷点燃第三支烟的时候,公寓的门,忽然被按响了。何岳的手不自觉地抖动一下,掉落的烟灰烫的他手指生疼,而右眼皮居然也相当配合地猛跳两下,何岳皱着眉头走向公寓的门,心气儿很不顺地一把将门拉开。

     门被拉开的那一刻,何岳掐着烟,僵在门口目瞪口呆。

     站在自己眼前的,不正是他打了几十遍电话跑了十几次于家也没能找到人的于芷曦吗?

     后来,这一晚泪流满面的于芷曦在何岳的脑海中烙印了很久很久,他不知道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就只呆呆愣愣地看着自己,仿佛是有话要说,却又始终都没有开口,亦或是,在陈菲盈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以前,她正打算开口的。

     这当然不是于芷曦能料想到的俗烂场景。

     她僵在门外,他愣在门里,浴室门口,站着布料不多,刚刚沐浴出来的陈菲盈。

     三个人,皆是一脸的震惊。

     以前,她每次看到电视剧中有这样的桥段,都忍不住会嗤之以鼻地想,既然都带女人回家了,怎么还能随随便便就开门给女主角误会呢,不是应该在屋子里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吗?敲门声什么的,完全应该忽略不计不是吗?

     不知道三个人究竟僵持了多久,怎么好像,过了几个世纪那样漫长。

     于芷曦僵硬地抬起右手,似乎是想要跟他们若无其事地打声招呼,可是,无论是双手还是嘴角,怎么都沉重的仿佛灌了铅。

     这一回,她死心了,彻彻底底地死了心。

     她不怪何岳,因为他从来都没有说过喜欢自己。

     一切,都只是她在一厢情愿而已。

     何岳木讷地伸出手去,大概是想拉于芷曦进门再说,至于屋子里尴不尴尬,他已经没有时间去思考。可是,他并没有碰触到她,因为,于芷曦向后退了两大步,他心里那种空落的感觉,突然更加尖锐起来。

     她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即便是有些颤抖的:“我那个,没事,”她笑的并不比哭好看,说出口的话也有些语无伦次:“你家没人,没有人,我就来这看看,”说着她还甚是好心地做了一个帮忙关门的动作:“关上门吧,我就走了。”

     然后,就真的转过身,逃命一般地快步跑走了。

     “阿岳,你……”陈菲盈的话没能来得及讲完,因为她看着一直僵愣在门口的何岳,忽然毫无预兆地朝着于芷曦消失的方向追了出去。

     就穿着仍泛着潮湿的拖鞋,就赤.裸着上半身,腰间围着一条不算长的浴巾,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