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三一【】
    借着幽暗的霓虹光影,任薇看清了秦铭的脸。

     他倚靠着驾驶室这边的车身,手中一只燃着的香烟正闪着灿红的光。

     任薇站在原地,没有动,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秦铭将没有燃尽的烟丢进车载烟灰盒中捻灭,随即很是耐心地又将刚刚那个问题重复了一遍:“今天的生意不错吧?”

     任薇并不能看清楚他的表情,光线实在太过幽暗,然而他声音中的那些嘲讽,却是能够听得一清二楚的。说起来,她跟秦铭也就只是萍水相逢的陌路人而已,也许最初的时候他也跟她一样,都对彼此抱有某种格外美好的幻想,不然,她实在想不出秦铭等在这里的理由。

     “秦先生大半夜等在这里,就是为了问我这个问题?”任薇挑着眉眼笑了笑:“生意倒还过得去,只要秦先生不要跟我妈我妹提起的话。”

     微光中,秦铭又拿出一支香烟来,在点燃的那一刹那,借着火光,任薇看清了秦铭脸上的表情,眉头紧蹙着,不若平常。

     任薇觉得,他们两个的关系实在没有必要像现在这样剑拔弩张不是吗?她做什么都是她自己的选择,他又何必等在这里问这么奇怪而又暧昧的问题,在他们谁也没有招惹到谁之前,就结束彼此错误的好感吧,至少陷得不深,疼痛自然便不会强烈。

     “任小姐误会了,”秦铭冷笑一声:“我没有等你。”说着,便抬起挟了香烟的那只手,朝任薇的方向摆了摆,任薇下意识回身看去,只见小玉正步履轻盈地往这边走来。

     看样子,小玉这是出台了吧。

     也对,碰上秦铭这样的金主,怕是小费不多也愿意的。

     想到这里任薇忍不住勾唇自嘲地笑笑,将来,若是真的走到必须出台的地步,小费不多,她绝对是不肯的。

     “那就不打扰了,”任薇向前走了几步,在秦铭面前停了下来,接着,她伸手在秦铭扔在中控台上的烟盒里抽了一支香烟出来,然后轻轻在他面前晃了晃:“再借个火。”

     秦铭没有动,只是盯着她看,不过也可能是在看她身后越走越近的阿玉。

     有什么呢,不过就是一场夜色下各取所需的男.欢女.爱。

     又能怎么样呢,不过就是被人撞破了自己的来钱路子,她没偷没抢也没卖的,又对不起谁了。

     “小气呢。”任薇嗤笑一声,随即伸手自秦铭嘴里一把夺过正被他吸着的烟,而后将烟头对上自己的烟头,她用力吸了两口,烟,便点燃了。她将秦铭的烟重新放在他的唇边,指尖不经意擦过他的嘴唇,温热又柔软。秦铭冷着脸微张了下嘴,任薇立即缩了手。

     小玉已经到了,看见任薇时,她大大方方打起招呼来:“薇姐你今天下班早呀。”

     “今天客人少,”任薇吸了口烟,于缭绕的烟气中将小玉打量了一番,干净利索的马尾,卸了妆便不再媚气了,反而平添了几分青春的学生气,文文静静的,看着比在包房里的时候不知舒服多少倍。“我跟秦先生借个火,走了。”

     说着,又在秦铭面前晃了晃手中的烟,笑得很有几分风尘的味道:“谢秦先生,好烟真是不一样呢。”

     “上车吧。”夜色掩去了秦铭紧皱的眉头,他径自对小玉说道,并没有理会已经跟他擦肩而过的任薇。

     小玉依言上了车,她自然看出了他们两个之间似有蹊跷,不过她也清楚的很,现在并不是缠问的好契机,这两年在外面摸爬滚打闯社会,教会她最实用的一项技能便是看眼色。

     秦铭很快发动了车子,任薇没有回头,一步一步背脊秀挺地向医院走去,直到秦铭的车擦着她的身侧呼啸离去之后,任薇才弯下身来,在地上捻灭了手中的烟,而后缓缓起身,将残烟丢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任薇抱着肩膀继续走着,走到眼眶渐渐潮湿,忍不住抬头望望,天还没有亮,梦却醒了。

     ———————————————————————————————————————

     送任笙回去的路上,穆司城刻意开的慢了些。

     任笙习惯性地保持安静,穆司城若是不问,她便绝不主动开口,只是就算是回答,却也惜字如金的。

     这个时候的她,又是跟叶羽完全不像的性子,叶羽很喜欢跟他撒娇,只要他不忙,她便缠在他的身边,问东问西的,绝不会有冷场的时候。很多年后的穆司城回忆起那些当年事,才恍然觉得,那时候的叶羽其实很寂寞,他忙起来的时候,经常几日几夜的不能回去陪她。

     他那时年轻气盛,一心只想着闯出一番天地来,她究竟在他耳边说过些什么,哪里又能记得清楚。穆司城后来想想,后来她离开自己,是不是就因为他从来都没有好好听她说话?

     “麻烦您在前面医院路口停车。”

     忽然轻声开口的任笙打断了穆司城的回忆,他瞥了一眼后视镜,而后依言将车缓缓停在临近医院的路旁。

     “谢谢穆先生,”任笙已经解开安全带:“下次我会自己过去的。”

     穆司城没有应允却也没有拒绝,只是岔开话题:“住这附近?”

     任笙并不想解释太多,便轻描淡写地回:“是,您路上小心。”

     她已经解开安全带拉开车门即将下车,手臂忽而被他轻轻捉住,任笙下意识回过身去,正迎上穆司城墨色的眼眸。

     车内光影昏暗,任笙却清晰地看清了他的表情,他脸上的棱角与轮廓。

     又是那样一种眼神,仿佛,她是什么重要的人。

     上一回,是在于芷曦家的小区中偶然遇见,在那样的眼神中,她仓皇地逃了。之后,她便开始自我检讨太过敏感自恋的情绪。

     将目光自他脸上稍稍偏移,任笙刻意疏离礼貌地开口询问:“穆先生,您还有什么事?”

     他似乎,操之过急了。

     穆司城不动声色地收手:“给我留一个账.户交林穆沐的学费。”

     任笙想了想,实在没有跟钱过不去的理由。

     “那我回去之后发短信给您。”

     “好,”穆司城对她笑笑:“快回去吧。”

     任笙下了车,穆司城的车并没有马上开走。她礼貌地站在一旁,他降下车窗,两人礼貌地微笑点头,随即他发动了车子,掉头驶离。

     穆司城在后视镜中看到她转过身朝医院的方向走去,直至消失不见,他虽然仍有耐心,却也并不满意两人眼下缓慢的进展以及太过礼貌的相处方式,毕竟那时候的穆司城已经理清了自己究竟想从任笙身上得到什么。

     任笙回到医院病房的时候,任薇正坐在病房外的休息椅中。

     任薇没料到任笙这么晚还会过来,在看到妹妹的那一刻,她下意识伸手抹了下眼睛。

     “姐你怎么了?刚刚是不是在哭?”任笙语气惶急。

     任薇站起来揉着眼睛笑骂:“神经病了,我干嘛哭?这么晚你来干什么?”

     任笙按着她的肩膀仔仔细细地看,明明就是哭过的痕迹。“我找了份家教兼职,刚好顺路。”

     任薇拉下她的手握在手里:“那么辛苦做什么,妈手术的钱够用,放心吧。”

     “闲着也是闲着,再说根本不累。”

     在任笙的印象中,大姐向来要强,她只以为任薇是在为妈妈的手术担心,这些年她在外面读书,妈妈一直都是大姐在照顾,任笙满心的愧疚,只希望能多存些钱,好让大姐别有那么大的压力。

     “妈情况挺好的,你跟我回去住,明早我们再一起过来。”任笙拉着她的手轻轻摇晃。

     任薇摇头推着她往外走:“你赶紧回去,我去你那反倒不放心,等妈做完手术我们一起去住些日子。”

     任笙瘪着嘴,从小她就很倔强,但却总也犟不过大姐。

     可巧徐瑶瑶那头也打电话来催,任薇拿过妹妹的手机,嘱托徐瑶瑶给任笙留门。

     “那我明早过来送饭,你想吃什么?”任笙不情不愿地揽住姐姐的手臂:“你瞧你,都瘦成什么样了,我得给你好好补补。”

     任薇睨她一眼:“多少人羡慕我这身材呢。”

     就知道说不过她,任笙索性闭上嘴。

     “行了你这嘴撅的,”任薇笑着在她脸蛋上轻扭一把:“你看着做,做什么我吃什么。”

     任笙轻哼一声,嘟嘟囔囔地道:“这还差不多,我走了!”

     “快走吧,到家了微信我。”

     任笙高举右手摆了摆,快步下了楼。

     城市的夜晚总是喧嚣着,看上去热闹非常的,可是总能看到,行人的脸上写着斗大的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