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二六【】
    徐瑶瑶跟任笙在于芷曦面前站了好久,她才缓缓抬起头,映出一张已经双眼红肿的脸来,在看到徐瑶瑶跟任笙以后,于芷曦扯出一个很艰难的笑容,连话也说的有气无力:“是你们呐,真巧。”

     徐瑶瑶瞄了默不作声的任笙一眼,而后挑着眉眼刀子嘴豆腐心地道:“还成,好歹这回是清醒的没喝多。”

     于芷曦根本没有还嘴的意思,就只双眼木讷地盯在前方的虚空里。任笙在徐瑶瑶背后力道不重地捏了她一下,徐瑶瑶立即很配合很爱演地“哎呀”一声,正要回身去闹任笙的时候,于芷曦忽然没预兆地从休息椅中站了起来:“我先走了。”说完也没等她们两个做出任何反应的,于芷曦便脚步微微踉跄地慢慢离开了超市。

     任笙皱着眉头对着于芷曦的背影盯了很久:“我觉得应该跟上去看看,她那个样子,不太正常。”

     徐瑶瑶对她翻了个白眼,而后右手提着购物袋,左手挽起任笙的胳膊拽着她大力往前走。

     “哎徐瑶瑶你干嘛,疯啦!”任笙手里边也提着一个购物袋,整个人被徐瑶瑶拽的七扭八歪。

     “赶紧追上去啊,等下人走没影儿了还看什么看。”徐瑶瑶头也不回,没好气地回话。

     任笙恍然大悟,立马很自觉地加快了脚步。

     事实证明,任笙的担心根本就不是多余的。

     当她们两个再一次捕捉到于芷曦的踪影时,她正在旁若无人更无车地穿过街道。

     对面的红灯明晃晃地亮在那里,徐瑶瑶很是恼火地瞥着红灯对任笙说道:“人家自己都不在意生命安全,我们两个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车辆的鸣笛声一声接着一声,好在并不是一条大马路,这个时间车流量也并不太多,徐瑶瑶话音刚落,两人再转头去看的时候,于芷曦已经危危险险的过到了马路的对面。

     此时此刻,明晃晃的红灯也变成了绿灯,这回换做任笙拖着徐瑶瑶的胳膊大力往前冲:“好人有好报,明天有鸡翅排骨吃。”

     徐瑶瑶虽然长得瘦瘦的,确实标准的肉食动物,听见有鸡翅排骨吃,她便配合消气不少。

     过了马路,两人不远不近地跟在于芷曦后面,很小声很小声地嘀咕猜测着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多时,就见于芷曦忽然停住脚步,惊得她们两个打算赶快躲藏起来,可是于芷曦却并没有回头,她只是左右看了看,而后缓步走进了右手边的一家快捷酒店。

     两个人鬼鬼祟祟地跟着走到了酒店门口,然后就看到背对着她们的于芷曦掏出一张卡来递给前台。

     “她干嘛不回家要住这里?”任笙小声问向一旁的徐瑶瑶。

     “谁知道,”耸了下肩,显然是对任笙的这个问题没有一丝兴趣:“总之现在我们知道她是安全的,回家吧回家。”

     任笙眉头微蹙,然后认同地点点头,正要跟徐瑶瑶往回走的时候,冷面热心的徐大姐又忽然一惊一乍地阻止任笙:“等一下。”

     已经迈开步子的任笙一头栽在徐瑶瑶身上:“又怎么啦?”

     徐瑶瑶伸手扶住任笙,接着用下巴指指酒店里面:“好像有情况。”

     任笙顺着徐瑶瑶下巴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酒店前台小姐将卡递还到于芷曦手里,两人听不到前台说了些什么,总之,于芷曦一脸错愕的无助表情。

     不多时,于芷曦转过身,红着眼眶往外走,徐瑶瑶跟任笙连忙闪到一旁躲藏起来,于芷曦很快就出了酒店的门,她没有继续走,宽阔的街道上车水马龙,躲在暗处的徐瑶瑶跟任笙一直在屏息观察于芷曦,她就只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面对着街道,面对着车流,面对着一片耀眼霓虹,突然的,放声大哭起来。

     徐瑶瑶跟任笙还没能反应过来,快捷酒店的保安就已经大步跑过来皱着眉头询问:“女士,有什么能够帮忙的吗?”

     于芷曦的哭声不止,情绪也渐渐失控,仿佛中了魔咒一般,除了大声哭泣,她什么都不能做,甚至,连走一步的力气也都不复存在了。

     保安也真的很想怜香惜玉,然而现实却是他还有饭碗要保,如若放任她继续这样站在酒店门口大哭下去,相信他很快就可以被请吃鱿鱼了。

     想到这里,那位保安不奈地伸出手去,稍稍用力打算将于芷曦拉到一旁,以防耽误酒店的生意,岂料啜泣不休的于芷曦踉跄两下,接着便摔倒在地上。

     保安即刻松手撇清关系:“我们大家都互相理解理解,您在我们酒店门口这么哭,哪位客人见了会心里舒服啊?或者您有什么困难先说出来,看看我能不能帮上忙。”

     大厅里很快又跑出来一位保安,他看着瘫坐在地上的于芷曦,对之前的那位保安说道:“刚刚她拿了张被冻结的卡想订房间,经理让立即处理好。”

     说完这句话,后来的保安便很不耐烦地对地上的于芷曦威胁道:“小姐,你现在马上离开我们还当你是客人,再这么闹下去,就说不好会发生什么事了。”

     “来你让我见识见识能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暗处的徐瑶瑶原本并不打算站出来,但是后来的这个保安实在挺气人的,虽然她跟于芷曦平日里的关系并不怎么样,但也总归不至于差到令她袖手旁观见死不救的地步。

     徐瑶瑶双手环于胸前,秀眉微拧扬着下巴瞪着保安,任笙则弯身试图将摔在地上的于芷曦扶站起来,然而眼下的于芷曦确确实实已经将力气耗尽了。

     之前的那位保安人很不错,他见任笙扶的吃力,便立即走上去帮忙搀扶。

     徐瑶瑶斜着眼睛看了于芷曦一眼,随即对任笙说道:“花生你去拦出租车。”

     任笙看看摇摇欲坠的于芷曦,之前的那位保安立即开口:“我去吧,你扶好她。”

     徐瑶瑶双臂还胸瞪着后来的保安不依不饶:“同样都是这里的员工,做人的水准相差还真是大。”

     “也希望您理解,我们必须执行上级的命令完成任务,”被徐瑶瑶呛声的那位保安语气缓和不少:“我就是个小保安而已。”

     徐瑶瑶挑着眉眼嘴角嗤笑地还想再说些什么,身边的任笙适时地用胳膊肘碰了碰她,徐瑶瑶看了看任笙的眼睛,随即没好气儿地白了那个保安一眼,却没有再出声。

     不多时,去帮忙拦出租车的保安高声冲她们喊了一句:“女士,车来了!”

     徐瑶瑶跟任笙顺着那位小伙子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即两人一边一个搀扶着已经如一滩泥一般的于芷曦,缓步朝出租车走去。

     见状,小伙子立即大步跑着折返回来,站在徐瑶瑶跟任笙面前,他有些拘谨地伸手抓了抓头发道:“我把她抱进车里吧,你们这样太费力了。”

     任笙跟徐瑶瑶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即徐瑶瑶以一种与刚刚判若两人的态度对该小伙说道:“真是太感谢了,哪天我闲着给你领导寄一封感谢信。”

     小伙子只略腼腆地笑了笑,而后从她们两个手里接过于芷曦,弯身稍一用力,以公主抱的姿势将于芷曦抱了起来。

     于芷曦已经渐渐清醒过来,她心里也明白是徐瑶瑶跟任笙帮了自己,只是两整天来滴水未进彻夜不眠,刚刚的发泄更是让她连开口讲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人究竟还能在一夕之间落魄到何种境地呢?这几天,于芷曦当真是切身实际地体会了。

     徐瑶瑶见于芷曦的眼睛里有了些光彩,便难得好脾气地告诉她:“现在带你回我们家去,你放心睡一觉吧。”

     任笙微笑着对于芷曦点点头,对徐瑶瑶刚刚的话加以佐证。

     而被小伙子抱进出租车里的于芷曦,就真的闭上眼睛很快睡着了。

     徐瑶瑶忍不住对任笙小声嘀咕:“这是多长时间没睡过觉了啊。”

     “嘘——”任笙把食指放在唇边,更加压低声音回话:“她眼睛里都是血丝,不仅是没睡过觉,估计连饭也没吃过,不然怎么会那么虚弱。”

     徐瑶瑶点点头,随即跟任笙也坐进出租车里,任笙坐在后座位照顾于芷曦,徐瑶瑶坐在副驾驶里,报完地址,在师傅开车之前又转头瞄了一眼站在车窗之外的保安小伙子,她扬手笑着跟他摆了摆,然后将他衣服上的胸牌印进脑海。

     ———————————————————————————————————————

     出租车师傅没有同意徐瑶瑶给二十块钱帮忙把于芷曦背进电梯送上楼的提议,该师傅觉得一百块可以考虑成交,但任笙觉得实在没有必要花这个钱,于是她便自告奋勇地背起于芷曦来。

     任笙比于芷曦瘦更比于芷曦矮,于芷曦是标准的模特身材,虽然看上去苗条纤瘦,却是非常有料的,任笙刚背着于芷曦走了不足五十米的距离,脚底下就开始打转踉跄。

     徐瑶瑶盯着把路走得歪歪扭扭的任笙,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对任笙道:“我就知道她跟我犯冲!来吧我来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