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三二【】
    这一天,很多人都觉得如此漫长。

     比如并不想只跟于芷曦两个人共处一室的徐瑶瑶。

     比如,一夕之间从云端跌进谷底的于芷曦。

     再比如,越来越自责自己无法给家人带来安稳生活的任笙。

     以及,仍旧没有于芷曦半点消息的何家少爷。

     任笙到家的时候,精神状况并不太好的于芷曦已经睡了,徐瑶瑶听见动静从卧室里轻手轻脚地走了出来,看着面色倦怠的任笙,徐瑶瑶那一句“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

     “赶紧洗漱休息吧。”

     任笙冲徐瑶瑶吐吐舌头:“学生家长非留我吃了晚饭,不好推脱,以后就不能这么晚了。”

     徐瑶瑶应了一声就催她快快进了浴室,洗过澡之后,已经是半夜了,任笙拿着翻出来的银.行.卡想了一下,接着认认真真核对了那一长串编辑好的数字,给穆司城发了短消息过去。

     时间已经太晚,发完消息之后任笙才恍然意识到,这一举动或许会令对方觉得自己过于惶急想要得到这笔钱。

     发了也就发了罢。任笙靠在床头,拿起仍未读完的书,一天之中,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读上一阵。只是刚刚翻开夹了书签的那一页,桌子上的手机便震动了一声。

     任笙将它拿了过来,于破碎的屏幕上仔细辨认——

     好,我收到了,快休息吧。^__^

     是穆司城回复进来的消息,句号后面还有一个笑脸的符号。

     任笙握着手机怔愣了片刻,有感于穆司城的好教养。

     无论时间再怎么晚,书还是要看上几页的。她对别人向来宽容,对自己却是一贯的偏执。将台灯调亮了些,任笙开始在书里寻觅片刻的安宁。

     *********

     那时候穆司城也还没有休息,送任笙回去之后,他又将车开去了机场,亲自接了刚从欧洲回来的顾青茉妈妈。这种小事自然是不需要穆司城亲力亲为的,但他向来热衷于把握时机,做生意是这样,为人处世也是这样。

     他不喜欢浪费时间,做任何事之前,首先考虑的都是如何才能事半功倍。

     和林岚一同去欧洲游的几位太太对亲自过来接机的穆司城都赞口不绝,林岚自己也是满面笑容的,毕竟女婿能做到这种地步的,实在难得。

     刚好有一位太太忘了提前通知家人来接,她原本打算坐计程车回去的,林岚便叮嘱自家司机送那位太太回去。这个十全十美的女婿确实让林岚在她的一帮女朋友面前赚足了面子,上了穆司城的车,林岚忍不住笑着问他:“司城啊,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是青茉告诉你的?”

     穆司城自后视镜中望了林岚一眼,随即半开玩笑地礼貌答话:“阿姨,青茉那迷糊性子您还是不要指望了,再说这个时间过来接机我也担心她会累。”

     显然穆司城的话愉悦了林岚,她嘴上骂着却是宠溺纵容的语气:“我想也是,那个迷糊蛋能记住个什么一二三四来,也就是傻人傻福地找到你了,我跟她爸爸啊,真不敢指望她继承家业,以后还得是你多帮衬着。”

     “阿姨您言重了,顾伯伯身体很好,依我看,把公司打理到孙子成年不成问题。”

     林岚连忙笑着摆手:“怎么可能那么久,你不知道,你顾伯伯现在就很想退休抱孙子。”

     穆司城没有应话,脸上挂着很淡很淡的笑容。

     “青茉这孩子就是在欧洲待久了,还非要学人家弄个订婚仪式,直接结婚不就好了吗?也就是你惯着她,我跟她爸爸呀,一句也说不听她。”林岚望着窗外又爱又无奈地直因为女儿摇头。

     “您不懂,”穆司城笑容高深:“我这是在对她使计策,先把她宠坏,让她无法无天,这样将来我就不用担心会遇到强劲情敌了,因为都没有我惯着她,那她还能跑哪去?所以到底还是我赚的。”

     林岚笑得不行。

     送林岚到家的时候,顾青茉已经睡下了,顾云岐应酬还没有回来,林岚本想叫醒顾青茉,穆司城拦着林岚说明天下班就过来,让她好好睡吧。

     林岚愈发疼爱这个半子。这样的女婿世间难找,她们顾家有福气,女儿能嫁给这样有能力又体贴的人,她就是死也能安心了。

     没有在顾家多停留,穆司城驱车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回去的路上,他收到了任笙发来的消息。

     点开那条信息的时候,穆司城的嘴角忍不住上扬,他向来是没有回复消息的习惯,可是小羽是他所有的例外。忽而想起她那部屏幕仍旧破碎着的手机,这一长传数字核对下来,该是让她伤了不少神。

     他一面开车一面回复了那条消息,而后他告诉自己,有生之年,绝不让她再苦等下去。

     ———————————————————————————————————————

     第二日上班的时候,任笙忽然接到了辅导中心校长亲自打来的电话。

     她见惯了那位校长趾高气扬的样子,不知怎的,隔着电话任笙居然也听出了对方低声下气的情绪。

     任笙一头雾水地听,陈词恳切的校长大致表达了以下立场——

     如果任笙还想回去辅导中心上课的话欢迎她随时过来。

     孩子受伤的事错不在任笙,他代表辅导中心跟任笙诚挚道歉。

     希望任笙尽快去医院做手臂伤口复查,一切费用辅导中心都会负责到底。

     任笙握着电话,转头看向窗外,确定“今天太阳的确不是从西边出来”的之后,她淡淡地对电话里的人说了一句“知道了”便挂断了手机。

     跟这样的人又有什么好说的,总归这次的事确实让任笙吃了一堑长了一智。她没有后悔护着孩子,她只是很后悔给那样的领导打了很长时间的工。

     工作任务日渐繁重,她出外勤的机会多了起来,何家少爷没有来上班,她跟徐瑶瑶倒是自在不少,不过据徐瑶瑶说,就算何岳来上班了,也未必会在意办公室里还有没有于芷曦这个人,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又怎么会因为突然消失就喜欢上呢?反倒是庆幸还来不及。

     听了这话的任笙难免惆怅,毕竟在她看来,何岳并不像那样无情无义的人。

     再出外勤的时候,任笙承包了开车的工作,没有万人瞩目的何家少爷,工作效率应该更高才对,可是陈菲盈从出门开始就一直是悻悻的。任笙只管开车,车上的人皆是默契地沉默着,这种安静的气氛反而令任笙觉得格外舒服。

     车上总共五个人,两个男摄影师,两个女外景主持人。任笙把车开的四平八稳,任笙喜欢自然风不喜欢吹冷气,车子开起来的时候自然风很令人舒服。

     陈菲盈瞥了眼窗玻璃摇下来的缝隙,在等九十秒钟红灯的时候,她开口对任笙说道:“你休息一下,我来开。”

     并不是那种可以商量的语气。

     任笙自后视镜看了陈菲盈一眼,随即解开安全带依言离开驾驶室来到后面坐好。也就是这一天,任笙始知道原来陈菲盈也是会开车的。

     陈菲盈坐进驾驶室,随即把车窗都摇了起来,然后打开音乐跟空调。然后拿出手机,一面等红灯一面低头一遍遍地摆弄。

     任笙很想说听什么音乐吹多少度的冷气直接告诉她就好了,这样一面开车一面看手机真的是很危险。

     绿灯已经亮起,任笙看着陈菲盈把手机丢在中控台上,总算安心了些。

     然而这心也实在没有安下多少,陈菲盈的手机很不合时宜地响了一下,然后任笙就看见陈菲盈单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则伸向中控台去拿手机。

     任笙忍不住在心里叹息一声,这短暂的叹息还没有结束,单手扶着方向盘的陈菲盈便搞出了状况。

     砰——

     所有人在听见巨大的撞击声后都懵了。

     靠车门的任笙头撞在窗玻璃上。

     两个男摄影师来不及伸手护住价格昂贵的器材,反应过来之后首先干的事就是心惊胆战地检查设备。

     跟任笙坐在一起的那位外景主持人则直接被急刹车甩到了地上。

     驾驶室中的陈菲盈也同样的惊魂未定,等终于冷静下来回神之后才明白过来,她把前面一辆车追尾了,再仔细一看,是辆黑色劳斯劳斯。

     劳斯莱斯驾驶室里的司机已经下来检查状况了,西装革履的,眉头紧锁。

     陈菲盈整个人有些蒙。

     就这么窝在车里根本解决不了问题,靠车门坐的任笙立即打开车门下车跟对方道歉,两个检查完设备的男摄影师很不好意思让任笙一个新来公司的小姑娘独自面对,便也很快下了车跟对方交涉起来。

     劳斯莱斯的司机瞥了驾驶室中的陈菲盈一眼,很难相信这位肇事司机居然迟迟都没有下车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