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二七【】
    这是徐瑶瑶第二次背于芷曦。

     相较于上一回于芷曦喝的烂醉人事不省,这次至少不需要担心她会忽然吐自己一头一身,这样想来,徐瑶瑶便安慰不少。

     徐瑶瑶并没有走出多远的距离,于芷曦便醒了,她哑着嗓子很过意不去地让徐瑶瑶放她下来,声音干裂嘶哑,有气无力。

     徐瑶瑶一如既往地没有理会于芷曦,任笙提着购物袋大包小裹地跟在一旁:“还是让瑶瑶背着吧,你脚腕好像受伤了,有点肿。”

     任笙根本也没有问题事情的来龙去脉,可是于芷曦冰凉的眼泪仍然滴进了徐瑶瑶的脖颈里:“你先别哭了成不?”徐瑶瑶皱着眉头出声阻止。

     任笙腾不出手来帮忙,只能开口安慰:“是啊,不管什么事,总会过去的。”

     于芷曦咬着嘴唇不再讲话,长发隐去了她大半张脸,任笙看不清楚她脸上的表情。

     终于折腾到家,将于芷曦放在沙发上以后,热得要命的徐瑶瑶就开始脱外套,任笙打了杯水递给徐瑶瑶,然后就过去沙发那边看半梦半醒的于芷曦。

     徐瑶瑶干了一大杯水,接着放下杯子走过来伸手摸了摸于芷曦的额头:“花生你摸摸,我怎么觉得她体温很高。”

     任笙立即伸手在于芷曦的额头反复试了几次:“这肯定是发烧了啊,”说着便将昏睡的于芷曦交给徐瑶瑶:“我去给她做点东西吃,家里有退烧药吗?”

     徐瑶瑶眨眨眼睛:“如果你没有的话那肯定就是没有了,我从来都不备这些东西。”

     任笙蹲在地上开始整理刚刚采购回来的物件:“那做饭跟下楼买药你选一个。”

     徐瑶瑶拿起钥匙没有犹豫地下了楼。

     *********

     何岳跟郑易自然是没有可能找到于芷曦的。

     “阿岳,”郑易哈欠连天地跟他商量:“咱回吧,实在不行找个警局报案,就我们俩怎么可能找到人。”

     何岳掐着烟蒂,最后吸了一口随即将它按在车载烟灰盒中捻灭,接着,何岳转头看向郑易,脸上是难得的正经严肃表情:“你还打算把她娶进郑家不?”

     郑易略烦躁地伸手在何岳左胸上击打一拳:“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因为她们家老头下课了?”何岳一针见血地问道。

     郑易难受地别过脸去:“其实她们家的事早有风声,老郑头儿三天两头嘱咐我离于家的人远点儿。”

     何岳点点头:“怪不得你很久不提追她的事。”

     “阿岳,”郑易转过头来眼神复杂:“你觉得我窝囊我也认了。”

     “没,”何岳望着车窗外面,霓虹妖娆,衬的他的双眼更加空洞迷惘:“我也不比你强多少。”

     *********

     徐瑶瑶买药回来,任笙的蛋羹也做好了,徐瑶瑶扶着于芷曦先给她喂了些水,然后任笙用小勺子一勺一勺地将蛋羹放凉喂进于芷曦的嘴里,那时候的于芷曦意识还很混沌,不过仍旧没有忘记跟她们两个说谢谢。

     于芷曦很配合地吃了退烧药,徐瑶瑶拿出厚被子给她盖上,临睡前任笙拿着体温计给于芷曦细心地量了体温,惹得徐瑶瑶在一旁吃起醋来:“我要是病了你也得这样照顾我!”

     任笙看了眼体温计上的水银刻度,随即十分好笑地回她:“放心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你,不会让你生病的。”

     于是高贵冷艳的徐瑶瑶就心满意足了。

     第二日清晨,于芷曦醒的很早,她睁着眼睛反应了好一阵子,终于记起这里是徐瑶瑶跟任笙的家。

     头已经不再昏沉闷痛,于芷曦撑着身体打算起来,不料肿胀的左脚踝疼得令她站不起来,于芷曦这才恍惚想起,这大概是昨天在酒店门口跌倒时扭伤的。

     听见动静,任笙立即从卧室走了出来,后面跟着从另一间卧室出来睡眼惺忪的徐瑶瑶。

     “你醒啦,”任笙弯身摸摸于芷曦的额头:“不热了,你感觉怎么样?”

     徐瑶瑶打了个哈欠,双臂环于胸前微扬着下巴看她。

     “谢谢你们俩,我觉得好受多了。”于芷曦开口说道,声音还是沙哑的,不过却也没有她干裂嘴唇上的鲜红血液来的触目惊心。

     “哎你嘴唇流血了!”任笙立即跑进浴室将毛巾洗温热:“先润一润嘴唇,太干了。”

     徐瑶瑶默不作声地给于芷曦接了杯水递到她面前,很好奇是怎样的打击才能令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迅速消瘦干瘪。在徐瑶瑶看来,那些为了所谓的爱情将自己伤得体无完肤的姑娘都是傻瓜,此时此刻,徐瑶瑶甚至懒的问于芷曦一句是不是因为那个何岳,毕竟在徐瑶瑶的意识里,除了何岳,便不会再有什么事情能令这位锦衣玉食的大小姐黯然神伤了。

     于芷曦依言从任笙手里接过那条温热的毛巾敷在干燥的嘴唇上,她自然是不会想到的,在自己最为落魄的光景中,雪中送炭的会是两个平日并无太多交集的人。

     平日里圈子中那些所谓的权贵们,往昔不都是恨不得使出浑身解数将她于芷曦娶进自家大门做儿媳攀亲戚的么,她人在澳洲的时候老爸就经常漂洋过海打来电话,他说闺女,别再执迷不悟等何家那个臭小子了,老爸给你介绍个更好的,来过老爸办公室的几位伯伯看见照片都相中你当儿媳了,现在每天看见我就嚷嚷着攀亲家……

     如今再去回忆这些,不知她那位过于天真的爹会不会觉得现实太过讽刺。

     于芷曦不知道她老爸犯了什么错误,亦或者该说,她根本不相信她老爸会做违法乱纪的事,小时候,有人逢年过节就上门送礼,老爸气的从窗户把礼品统统扔了出去,自那时起,便再也没有敢登她们家大门行.贿送礼的人。

     出事以后,于芷曦找遍了之前所有与她们家私交要好的叔叔伯伯,十个中她只见到了一个,这个人是何岳的爸爸,何耀威。

     他说孩子,不是伯伯不肯帮这个忙,是伯伯没有这个能力,伯伯只是个商人,没有官.场的路子。

     她哭着问他何叔那我该怎么做才能帮我爸。

     何岳爸爸劝她尽快回去澳洲读书,他可以帮忙替她取得绿卡。

     她不愿意成为官.员腐.败后逃往国外寻求庇护的子女,因为自始至终,她都没有办法接受老爸贪.赃枉.法的事实,所以她果断拒绝了何岳爸爸的好意。送她离开何家的时候,何耀威摇头叹息着对她说了一段话,他说孩子啊,你还太年轻了,对这个社会的认知基本等于零,你怎么就敢肯定自己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就一定是真的?你不去思考一下这些年留学的钱,名贵的车子,漂亮的房子,都是哪里来的?

     那一刻的于芷曦,有如被雷霆击中一般,醍醐灌顶。

     于芷曦皱着眉头,用力将毛巾按在干裂的嘴唇上,手指因为过度的用力而导致关节泛白。

     望着仿佛正在遭受巨大苦痛而致使整个身体都在下意识蜷缩的于芷曦,任笙伸手将她轻轻摇醒:“那个……你早饭想吃点儿什么?粥?三明治?简单的炒菜也可以呀……”任笙没话找话地说道。

     徐瑶瑶原本就很不喜欢于芷曦那副盈盈不堪的大小姐做派,这一大清早的居然就让她彻头彻尾地看见了。徐瑶瑶睨了于芷曦一眼,随即从鼻子里很轻很轻地哼了一声转身准备去浴室洗漱,就在这时,于芷曦忽然没有预兆地叫了她们两个的名字,徐瑶瑶顿了顿,接着便停了下来。

     “任笙,瑶瑶,”于芷曦把目光放在徐瑶瑶身上继续说道:“尤其是瑶瑶,这是你第二次救我回来,上回我虽然喝多了,但也是有些记忆的,真心谢谢你们。”

     徐瑶瑶向来讨厌煽情的场景,她状似受不了地摸摸手臂道:“花生你还是快去做早饭好堵上她的嘴。”

     “请你们听我把话说完。”于芷曦蓦然垂下头,巴掌大的脸愈发显得清瘦。

     任笙伸手拖住准备跑路进浴室的徐瑶瑶,等着听于芷曦的下文。

     “我就直接告诉你们吧,其实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于芷曦抬起头来,这个动作似乎耗费了她好大的气力,不然一双眼睛里不会盛满泪水。“我爸是于圳升。”

     任笙眨了眨眼睛,一脸“然后呐”的费解神情。

     而徐瑶瑶反倒眉头紧锁起来,任笙看着那个表情的徐瑶瑶,随即小心翼翼地问她:“怎么了,你干嘛这种表情?”

     徐瑶瑶侧目瞪了任笙一眼,随即字斟句酌地小声说道:“前瑜城.市.委副.书.记啊,”继而又补充一句:“就是前几天刚刚被双.规的那个。”徐瑶瑶说完便后悔了,任笙也即刻噤了声。

     “没关系,”于芷曦苍白的脸上扯出一个很憔悴的笑容来:“真的没关系,给你们添麻烦了,今天我就会离开这里,请你们……”于芷曦顿了顿,声音里是掩藏不住的哽咽:“请你们不要在公司跟何岳提起我的消息,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