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二九【】
    徐瑶瑶当真没有回家,买了些水果去医院陪任笙妈妈聊天。

     其实这样说是非常不准确的,因为徐瑶瑶没来之前,任笙妈妈跟秦铭叔叔正聊的酣畅,她这么突然过来横插一脚,任笙妈妈虽然仍旧乐呵呵地跟她闲聊,但秦叔那个表情,当真是写满了不乐意。

     徐瑶瑶这会儿一直沉浸在冲动应允于芷曦留下的懊恼里,所以并没有心思去留意秦叔的情绪变化。任妈妈在得知任笙下了班还要去人家家里给孩子上课,便一阵心疼,好在徐瑶瑶很是会安慰人,她一面剥着橘子皮一面对任妈妈说道:“心疼什么呀阿姨,您该心疼我才对,我也想去给人家孩子上课,可是没人肯用我啊。”

     秦叔翻了个身,心说还不是因为你没有任笙那闺女有眼力劲儿。

     不多时,任薇提着保温饭桶进了病房,徐瑶瑶笑着跟她打招呼,任薇也是很喜欢任笙的这个朋友,尤其喜欢看徐瑶瑶跟郑易同框的时候——

     任薇还没来得及坐下,刚刚脑海中一闪而过的郑易便鬼使神差地从病房门口冒了进来,手里大包小裹的全是给两位老人的营养品,徐瑶瑶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对郑易完完全全视而不见。

     郑易也是不打算搭理徐瑶瑶,兀自跟任薇打起招呼来:“薇姐,阿姨气色真是越来越好啦。”

     任薇笑着连连点头:“都是你们每天过来看望陪伴的功劳。”

     徐瑶瑶秀眉一挑,心里阴阳怪气地冷笑一声,就他!?呵呵呵。

     秦叔穿上拖鞋下地慢慢活动活动,等下秦铭下了班也一定会过来的,眼见着病房里的人越来越多,秦叔头一回觉得要是这帮孩子间隔个几日再过来探望一下也是挺好的,毕竟他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碍,随时都有出院的风险啊。如今这帮孩子啊,心不少操钱不少花,可真真是不懂老年人的心呐。

     “秦叔啊,”郑易放下手上的东西快步走到秦叔身边,紧张兮兮地问:“您是哪儿不舒服啊,脖子吗?怎么一直摇头啊?不舒服您老可一定要说出来啊……”

     秦叔就着郑易扶着的力道缓缓坐在沙发上,安抚似地拍了拍郑易的手背:“你不要瞎紧张,阿岳今天怎么没跟你一起过来?”

     郑易的余光瞥了一眼只顾低头吃橘子的徐瑶瑶,心里忍不住冷哼一句,橘子就那么好吃?居然连上边儿的白线摘也不摘就一起吃下去了!“阿岳啊,”郑易故作神秘地凑到秦叔耳边,用的却是所有人都能听见的音量:“那小子最近正为情所伤,我估计一时半会儿缓不过来。”

     秦叔立马受不了地伸手去捂左耳朵:“孩子啊,我不聋……”

     任薇也将任妈妈扶下了地,总在床上躺着反而不好。任妈妈一听,很是忧心地问道:“怎么啦?那么出色的小伙子也会有人瞧不上?”

     “阿姨您看您,”郑易半开玩笑地开启吐槽兄弟模式:“您也被他的表象给骗了吧,那小子不仅花心还会伪装,您千万不能让女儿跟他走太近,啧啧啧,真的很危险!”

     秦叔淳朴又耿直:“我看呐,你们两个半斤八两。”

     低头吃橘子的徐瑶瑶没能忍住,噗哧一声乐了。

     “您看您说的,”郑易特别不要脸地忙着给自己洗白:“我从小就跟他不一样,见到女同学我都红着脸绕路走。”

     任妈妈自是不明白当下年轻人们的相处模式,于是特别认真地问他一句:“阿易啊,你跟阿岳不是好朋友吗?怎么在背后这样讲?”

     任薇笑得不行,正要开口帮忙解释人家是开玩笑的,岂料郑家少爷腹黑的根本停不下来:“能好到哪里去?小时候我喜欢一个漂亮妹妹很多年,结果就让他给掳走啦,阿姨你说我能跟他好到哪里去?”

     “我妈会当真。”任薇笑眼弯弯地道。

     郑家少爷一摊手,做无辜状:“本来就是真的,所以说啊,远离阿岳,女女有责!”

     任薇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最近妈妈身体还可以,加上每天都有人过来医院探望,她便稍稍安心地找了一份兼职,时间也差不多了。

     “瑶瑶,”任薇起身将保温饭桶递到徐瑶瑶手里:“我赶着去上班,辛苦你给我妈跟秦叔盛饭啦。”

     徐瑶瑶立即接过保温桶站了起来:“薇姐你在哪儿上班?”

     任薇笑着解释:“天天在医院这么待着太闷,就在商场娱乐区找了个教孩子涂鸦画画的兼职。”

     徐瑶瑶放心地点点头:“你快去吧,这里有我呢。”

     任妈妈也在乐呵呵地催她:“快去吧,不用急着回来。”

     等任薇离开病房以后,徐瑶瑶特别好奇地问任妈妈:“阿姨,怎么花生去兼职你就心疼,薇姐要去你还催她呐?”

     徐瑶瑶话音刚落任妈妈就红了眼眶:“从我得这个病,小薇就对我寸步不离,也老大不小了,可是你看看,她哪有机会去认识异性朋友……”

     徐瑶瑶恍然大悟,很怕再说下去阿姨的眼泪就要流下来:“薇姐那么好,您不用担心找不到好对象,来,先吃饭吧阿姨。”

     “就是,”秦叔也跟着劝说:“要我看呐,小薇跟我们阿铭就是金童玉女,你还让小薇出去认识什么异性朋友,简直瞎操心。”

     任妈妈擦了擦眼角,并没有接下秦叔的话茬。

     *********

     任薇其实很自责自己跟妈妈说了谎。

     她没有在商场的娱乐区教孩子涂鸦画画。

     周遭的光影迷离暧昧,她在这里做包.房.公主已经有段时间了。

     任薇给自己化妆的速度极快,原本皮肤的底子就是很好的,她也并不喜欢在脸上浓妆艳抹,只是稍加修饰,原本便是天生丽质的容貌便更加艳丽动人。

     任薇的回头客很多,每晚拿到手的小费也是相当可观的,不仅因为她生的漂亮,在这里的女孩子个个都很漂亮,任薇很会跟客人聊天。

     这家酒店也算得上是瑜城的高档会所了,负责招聘包.房公主的经理起初并不同意任薇兼职,后来大抵看出她确实赚钱,态度上便转变了不少,也会经常给任薇分配一些有钱的大客,如今这个行业,已经不仅是需要陪客人喝酒那种层面了,很多有身份的客人来了甚至并不点太多酒水,按照培训经理的话讲,他们需要的是填补心灵的空缺。

     任薇并不关心经理所谓的“心里空缺”,单凭这里的客人比之前兼职酒店的客人安分很多这一点,她便不打算再换地方了,除非赚够了钱。

     今晚任薇负责的包房客人据说很有身份,经理给她分配任务的时候,任薇还半开玩笑地告诉经理,有没有身份都没有关系,她只关心对方有没有钱。

     负责公主们的经理已经年过四十,但风韵依旧,她拉着任薇不止一次状似好心地劝她,你啊,条件这么好,怎么不想个来钱更快的路子?

     任薇自然清楚她所指的是什么,钱,她当然是需要的,可是有些底线,不能碰。

     存够手术费,她就离开这里。任薇一直这样告诉自己,老话讲,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她没忘也不敢忘。

     推门进入包房的时候,第一眼任薇只当自己是进错了包房,因为她看见小玉正坐在包房的沙发里。

     小玉也是这里的包.房公主。

     任薇直觉便是退出去,带上门。

     可是,她的目光已经不经意瞥见了坐在沙发中的那位客人。

     而那位客人,似乎也在盯着她看。

     任薇下意识抬起头来,打算故作轻松地送他一个招牌媚笑的。

     只是一抬眼,却僵在那里。

     已经怔过的秦铭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任薇一番,面无表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