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十【】
    (一)

     外景录制了大约两个小时,主持人示意大家可以收工回去了。

     任笙已经摆明了对何岳的厌恶态度,何家少爷毕竟是见多了风浪见惯了姑娘的人,他之前虽然对任笙产生了那么一丁点儿兴趣,然而在何家少爷看来,一个女的把欲迎还拒的招数用过了头,就特招人烦了。

     至少在那时候的何家少爷眼中,任笙就是在对他耍欲迎还拒的小手段。

     回去另一处外勤地接人的时候,何岳坐在后面跟女主持人看摄像师录制的宣传片聊的不亦乐乎,车自然仍是任笙开回去的。

     何岳想的是,晾晾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的。

     任笙想的是,她其实真的很喜欢司机这个工作,至少她不再需要勉强自己融入那些并不感兴趣的话题中去,这世上再没有什么比耳根清净更让人惬意的事。

     然而何家少爷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今天的各种举动属实奇怪,就比如现在——

     “哎你慢点儿开!集中精力看着路。”何岳忽然打断女主持人柔声细语的话,没有任何征兆地对正在专心开车沉浸在个人世界中的任笙说道。

     意识到何家少爷是在跟自己说话以后,任笙自后视镜中瞥他一眼,并未理会。

     摄影师探头看了一眼迈速表,心里不免为任笙抱起了不平,这虽然是人迹罕至的郊外,但路况还算平坦宽敞,最重要的是,人家开的根本也不快啊,速度乘以二能勉强媲美何少刚刚的速度就不错不错的了……那位摄像师忍不住又同情地看了任笙一眼,心说人家虽然长得不怎么漂亮但也不能这样被没事找事地挑刺儿找茬啊。

     何岳跟主持人继续聊了一阵,忽然又想起来什么似地向前倾身并伸手拍了拍任笙的肩膀:“你把培训笔记借我看看。”

     任笙皱了皱眉,终究也没说出拒绝的话来:“在后座位的背包里。”

     何岳也皱着眉,不过他皱眉头是因为刚刚感觉到她的肩膀太瘦没有肉,这么拍着都硌手就不用怀疑抱着了啊。想到这里又不自觉地打个冷战,心想幸亏我可没看上她。

     何岳伸手从车门旁的座椅里扯过任笙的背包,他当然不可能具有跟任笙报备一声的素质,任笙那句好人做到底的“你自己打开找吧”游到嘴边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只听何岳一把拉开了背包的拉链,然后将他好奇感兴趣的东西都掏出来放在了椅子上,这其中的物件甚至包括任笙放在暗格拉链小包中的一片以备不时之需的卫生棉包。

     仍然在前面专心开车的任笙自然没有料想到何岳是这么变.态的一个人,她甚至还不清楚忽然就安静了许多的后座位究竟在发生些什么。

     何岳拿着那片卫生棉凑到女主持人身边压低声音饶有兴趣地问:“你也用这个牌子么?”

     女主持人看了一眼,是个挺大众的经济型牌子,接着微微害羞地笑着摇了摇头。

     何岳痞里痞气地吹了个口哨,随即将那片卫生棉包塞回拉链暗格里,而后装模作样地拿起任笙的笔记本翻开来看,笔记本中夹着任笙已经认真完成了的培训报告总结,何岳一目十行地读了十几秒钟,心里忽然来了主意。

     …………

     任笙把车开到另一处外勤地的时候,陈菲盈与摄影师也已收工等在一旁。

     陈菲盈的脸色不太好看,在看到何岳以后才很给面子地露出笑容来。陈菲盈的摄像师把工具都搬上了外勤车,任笙下车看了一圈,问向似乎早已把于芷曦忘在脑后的众人:“那位助理呢?”

     何岳也循声四下看看,接着就惊喜地发现那块儿狗皮膏药真的不在。

     “可能已经先回去了。”陈菲盈一边坐进外勤车里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她倒是很希望继续由任笙开车,这样自己就可以跟何岳坐在一起好好聊天了。

     “她不是去追我们了?”任笙的目光淡漠掠过何岳,只见这位何先生正忙着跟两位美女主持人分享什么,傻瓜也看得出来,他根本就不在意那个对他一往情深的姑娘。

     没有人回答任笙的问题,大家似乎都太忙了,谁又会去在意一个不相干的人?

     任笙便不再说什么,也清楚地认清开车仍旧是自己的工作,正好,她并不愿意坐在后面搭讪那些不属于她的世界的话题。

     大家都上车坐好了,何岳属实就没有继续开车的那种意思,任笙便自得其乐地重新坐进了驾驶室里,对各系各牌的车并没有太多研究,从高三毕业拿到驾照的那个暑假开始,一直以来任笙就只开过类似捷达跟桑塔纳那种类型的出租车,或许眼下正开着的这辆商务车就是她这一辈子所开过最好的一辆车了,想到这里,任笙便忍不住自觉好笑地微扬起嘴角。

     “饿死了,快开车回去吃饭!”自后视镜中瞄到她竟然一个人也能嘴角上扬,何家少爷便十分不满地出声命令。

     任笙自动过滤了这个十分令她讨厌的声音,她倒是也想赶快回到市区,培训经理要求她下班前把大家的培训报告都齐上去。发动车子,任笙平缓地驶离。

     坐在后面的几个人明显已经熟络起来,大家说说笑笑,从陈菲盈的限量版巴宝莉包包聊到摄像师的摄像镜头,然而有趣的是,陈菲盈好几次都觉得何岳的目光有意无意地就会飘向开着车的任笙,想想便又觉得是自己太过多心,毕竟像何家少爷这样的身份这样的眼光,再怎样不挑食也不可能看上那么平凡没丝毫特色的姑娘。

     只是很多女性天生就是善妒的生物,即使心里已然明确笃定对方绝不会对自己造成任何威胁,但只要心仪的男性对其稍稍留意,那颗善妒的心便仍会一发不可收拾地任性起来,就比如此时此刻又发现何岳似乎在看任笙的陈菲盈。

     “任笙,是叫任笙对吧?”陈菲盈笑盈盈地问她:“你穿的白衬衫很漂亮,是小香家的吗?可惜我没有遇到这款。”

     后座位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到任笙的白衬衫上,何岳没什么表情地瞥了陈菲盈一眼,所以说这就是他不打算跟陈菲盈进一步发展的原因。这种天天混迹于各类奢侈品牌中的女人将正品和仿品看走眼的几率就跟他让姑娘意外怀.孕的几率是一样的,确实可以这么比方。

     任笙很意外陈菲盈的问题,自己穿的就是一件普普通通的白衬衫而已,她如实地回:“我室友帮忙在网上淘的,五十还是六十也记不清了。”

     (二)

     “天,没想到现在的仿品已经仿得这么好了。”陈菲盈笑着惊呼出声,目光却已经回到了不发一语笑容玩味的何岳身上:“有家新开的日料店口味不错,就在公司对面的巷子里。”

     何家少爷仍旧若有似无地瞥着任笙的白色衬衫衣领回的异常直接:“日本的东西我不碰。”

     陈菲盈的美丽笑容僵了僵,车子里的气氛忽然就尴尬起来。

     因为这句话,任笙自后视镜中无意识地看了何岳一眼,结果没有想到,那家伙似乎正在盯着她看。任笙立即收回目光安心开车,然后就听见后面紧接着又说了一句话——

     “不过我倒是愿意为你试试。”

     很久才回过神来的陈菲盈向来伶牙俐齿思路清晰,眼下的状况竟然令她理不出头绪了。这样露.骨直白的表达方式成功愉悦了陈菲盈,她一瞬不瞬地望着何岳嫣然浅笑,开着车的任笙十分好笑地在心里叹息一声,亏她刚刚有那么一瞬间还真以为他是什么嫉恶如仇的愤青人士。

     没过多久,后座位上便没有了热闹的声音。任笙自后视镜中看了一眼,几个人倚靠在椅背上睡着了。收回目光的时候,任笙忽然发现那个何岳似乎仍在盯着她看。任笙无语地蹙蹙眉头,而后伸手调了调后视镜,如此她跟何岳便再也不会在后视镜中忽然的目光相遇了。

     …………

     任笙把外勤车平平安安地开回了公司停车区,停好车子以后,她将外勤车钥匙交给何岳之后便拎着背包快步离开现场回了公司,一路上心情时阴时晴的何家少爷甚至没能来得及跟她说上一句话。何岳拿着车钥匙盯着任笙的背影暗自自恋地咒骂:行我就看着,你不淡定么,我看你还能淡定几分钟。

     任笙回到办公室的时候,距离下班时间只剩下半个小时不足,而完成培训经理作业报告的,放眼望去就只有她跟徐瑶瑶两个人而已。

     好在大家都是可以为自己行为负责的成年人,既然他们不肯去写,那么就一定是足够的把握可以获得经理的谅解,至少任笙是这样想的。徐瑶瑶很配合地将写好的总结交给任笙,任笙低头去翻自己背包里的总结,可是翻来翻去却发现,那份已经写好的总结不见了。

     距离下班时间还有二十分钟,而任笙仍旧回忆不起自己究竟把培训总结遗落在哪里了。就在这时,培训经理一脸严肃地出现在她们办公室门口,点名任笙:“给你发email也不回,马上就要下班了,怎么还没给我送培训总结?”

     “抱歉,”任笙开口解释:“我刚刚外勤回来,正要给您送去。”

     培训经理点了点头表示可以理解,随即她走进办公室:“都直接给我吧。”

     而后大家就看到何岳双手插兜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培训经理语重心长:“何岳也一起外勤了,但他是第一个把培训报告交给我的,并且完成的十分认真,见解更是独到新颖。”

     培训经理的言外之意自然不必过多赘述,任笙终于想起些什么,这一路她跟何岳都一直在一起,就没有见他动过纸笔,那他的培训总结是什么时候完成的?

     “谢经理赏识,”何岳好死不死地站起来对培训经理戏谑弯身九十度:“我今后一定会更加努力的。”

     任笙看着培训经理手中的那份总结,她甚至已经百分之百肯定那是她的报告。

     见大家都没有动作,培训经理自然了然,原本她也是没对这帮二代关系户抱有希望的:“都没写吗?”

     何岳一直在幸灾乐祸地盯着任笙看,只是任笙当真已经对他烦到瞥一眼都觉得是在浪费生命的地步。任笙将手中唯一一份徐瑶瑶的培训总结交到经理手中,而后冷静铿锵地回话:“辛苦您看一眼手中何岳同事的总结。”

     任笙很感激她没有太多文化的父母把她生的几乎过目不忘,那些陌生的手机号码,只要她想,随便看一眼就成的,更不要说是自己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东西。

     经理虽然不明就里但仍旧配合地拿起何岳交上来的总结看了两眼,她正要开口责问任笙究竟有什么事,不想任笙却泰然自若地开了口——

     “我对佳话传媒的认知最早始于岳威集团曾经出版过的一本画册上……”

     培训经理起初一头雾水,渐渐地,她的思路愈发清明开来——任笙正在背何岳交上来的培训总结,句句清晰,一字不差!

     而何岳以及众人最开始也没有弄明白任笙到底在搞什么鬼,直到五分钟过去,任笙的“演讲”只剩下短短一个段落,培训经理震惊地打断了任笙的“演讲”,转而有些愠怒地看向也已瞠目结舌万万没有料想到那女的居然还有这种神技能的何岳:“你跟我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