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十一【】
    (一)

     下班时间,任笙不想跟大家去挤电梯,于是决定晚走一会儿。同事们陆续关闭电脑打卡离开,徐瑶瑶背着包包经过任笙的工位时,递了本书给她:“岳威集团始建于一九八四年。”说完,也没等任笙说话,徐瑶瑶便身姿笔挺地走出了办公室。

     任笙怔愣片刻,随即翻开徐瑶瑶递给她的那本书,正是她培训总结中提到的那本集团创立记录史,扉页上清晰地印着始于一九□□年,而任笙在培训总结中所写的时间却是一九八四年,任笙始知道原来实习的同事中也有不是混日子的。

     努力回忆之前自己手中的那本有关岳威集团的创立书,任笙记忆中的创立时间仍旧是一九八四年,但记忆力再好毕竟也是人脑,所以任笙决定回去翻阅查证一下,如果自己真的犯了如此低级的时间错误,她当然愿意感谢徐瑶瑶的指正。

     任笙又在办公室里看了一阵资料,准备走的时候电梯已经非常空闲了。刚出电梯,手机便震动起来,任笙看了破碎的屏幕一眼,随即笑逐颜开地接起电话,是带团出国旅游好些日子的傅姗姗。

     “我估摸你一定下班了,”傅姗姗万年不变的大嗓门真真切切地传进任笙的耳朵:“第一天上班感觉怎么样啊小妞,有没有绿茶婊欺负你!?”

     任笙扬着嘴角往公交车站的方向走:“我看上去就那么招人欺负吗?”

     傅姗姗心直口快热爱撕.逼:“反正是不怎么招人稀罕。”

     任笙呸了傅姗姗一声,敢情千山万水地打来国际长途就是为了特地损她一顿呐。

     傅姗姗在那头咯咯地笑,随即忽然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地任笙说道:“花生我跟你讲,陆逸恒居然也住我们的酒店!”然后马上又咯咯咯咯十分魔性地大笑起来。

     习以为常的任笙早已对傅姗姗免疫,她已经走到公交车站,周围很多等公车的人,所以任笙也刻意将声音压得很低:“你不要对陆先生霸王硬上弓,万一有了孩子,将来怕是要恨你居然勾引他那么完美的爹。”

     傅姗姗的小宇宙果然瞬间就被点燃:“你你你这话是在质疑我配不上姓陆的吗!我还就真想让你看看将来孩子是恨他娘没找更优质的男人还是恨他爹引诱了这么尤物的娘!”

     “好好好,你去生,”任笙实在好笑地接:“到时候我会亲自跟小外甥征询答案。”

     傅姗姗那头突然很吵,想必是游客有事情需要处理,任笙催促她挂断了电话,想起两人约好从宿舍搬出来之后继续租房住在一起的事,任笙心里便一阵温暖。

     公交车进站徐徐停下,任笙随着队伍等待上车,就在这时,一辆非常亮眼骚.气的红色跑车在公交车后戛然停下,接着连续响了好多声的鸣笛成功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任笙不经意循声瞥了一眼,在看到驾驶室中居然坐着那个阴魂不散的何岳时,她迅速别过脸去,假装没有看见。

     何岳又按了几声喇叭,在确定以及肯定任笙绝对不会主动走过来上他的车以后,他发动车子,瞬间窜去了公交车前面,也不理会公交车司机的鸣笛示意,何家少爷继续把跑车喇叭按的震天响。

     任笙当然不可能理会他,很快她便随着自律排队的人们上了公交车。司机先生关了车门准备开车,然而何岳的跑车仍旧横在前面。

     司机师傅性格温和,他探出头去跟坐在跑车里的何岳喊话:“这位兄弟你有什么事儿?”

     何岳终于停止了不断按喇叭的粗.暴行为,他歪着脑袋一本正经地回话:“让您车上的任笙女士下来就没什么事儿了。”

     车上已经有乘客开始不满了:“怎么还不走啊。”

     一个看见了何岳逆天颜值的青春期少女激动地跟同伴解释:“有个好帅的帅哥开了一辆好帅好帅的车把咱们的车堵住了!”

     于是大家伙儿纷纷从车窗探头出去观看,任笙不奈地抿抿嘴唇,只盼着司机能快些开车。

     “喂!”何岳没什么形象但在无知少女眼中却帅得炸天地冲任笙深情喊道:“穿白衬衫背黑色双肩包的亲爱的,你倒是赶快下来啊,我知道错了你不要再生气了!如果你真的喜欢他我愿意放你走,只要你能幸福,其他事又算得了什么呢?”

     公交车上已经有乘客拿出手机准备记录这万分感人的时刻了,而大家在热切关注何岳的同时,又在公交车内开始面面相觑窃窃私语:“谁是任笙啊?”

     “是啊,谁是任笙?这么帅的男人不赶快抓住想什么呢!?”

     …………

     司机师傅也听不下去了,他扭过身子冲着车厢感慨发言:“哪一位是这个小伙儿要找的人?听叔一句话,找个好人过好日子不容易,不要因为一丁点儿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就使性子,两个人相处哪有不拌嘴的时候?牙齿还会不小心咬到舌头呢……”

     任笙当然没有想到何岳竟然会使出这么下三滥的手段,向来冷静的任笙此刻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她实在后悔那日冒雨去警察局送手机的事,怎么就跟这么差劲的男人扯上关系了?

     已经耽误了大家很长时间,甚至已经有大胆好事的姑娘开车窗子跟何岳对喊:“没有任笙有任星行不行!?”

     任笙嚯地从座位上起身走到公交车门口,而后看着司机师傅颇无奈地开口说道:“麻烦您开下车门。”

     公交车内瞬间就安静了,每一个人的注意力都被成功转移到了任笙身上。

     已经发现任笙准备下车的何岳继续很爱演地跟观众们深情互动:“谢谢大家这么帮忙!”

     只是观众们似乎特别遗憾失望的样子,什么啊,这么平凡的女生到底怎么搞定那么完美的男人的!?

     任笙下了车,公交车开走之后仍旧有爱看热闹的乘客探出头来向后张望,还好被司机师傅及时制止了危险行为。

     任笙不动声色地站在何岳的跑车前面,沉默地等待着他先开口。

     何家少爷一改刚刚的痴汉做派,打开副驾驶车门对她说道:“上车。”

     上车?上什么车?她疯了要上他的车?任笙站在原地不为所动,她很懊恼这么珍贵的下班时间自己居然跟一个不相干的人在这里浪费时间。“何先生,我们一次把话说清楚好吗?”任笙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看。

     何岳嘴角上扬成一个痞里痞气的弧度,他整个身子向前倾靠在方向盘上看她:“你不会认为我真看上你了吧?”

     “不会,”任笙依旧没什么表情地回:“何先生又不是真的有智力障碍。”

     如果当事人不是自己话,何岳说不定就要拍手称赞她噎的好了。“上车吧,”何岳撇了撇嘴,颇不乐意地有了几分诚意:“我是来找你帮忙的,于芷曦那家伙居然还没回来,据她自己说在那附近迷路了。”

     任笙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许表情:“她真迷路了?找我帮什么忙?”

     何岳面露难色,最后豁出去地道:“我也不记得路。”

     (二)

     任笙对何岳的车技是有心理阴影的,所以从上车开始,她便一直扭头看着窗外呼吸城市中不算新鲜的空气。

     因为不知那块狗皮膏药怎么样了,何岳把车开得飞快。转而一想,又觉得那家伙非常活该,老老实实待着不就没事了,成天到晚除了惹出问题就是制造麻烦,真是想到就烦!

     心烦意乱的何岳刻意不去理会于芷曦的事,跟不发一语的任笙搭起话来:“你从小记性就这么好啊?”

     任笙看着窗外一帧一帧不断退去的风景:“还成。”

     何岳侧目看她又看前面,并没有介意任笙的冷漠态度:“吃什么吃的?我也试试。”

     任笙转过头来,似笑非笑地瞥他一眼:“吃苦。”

     何岳下意识摸摸鼻子,妈的真是不能更赞了,怎么一跟这女的讲话就词穷?虽然长得清汤寡淡的,却自带一种奇怪的磁场,一种令他不断想吸引她注意力的奇怪磁场,因为何岳很难相信自己居然连这种相貌平平的姑娘都收服不了了!

     他若问一句,她便回几个字,他若就此不讲话了,她就一定安静得仿佛车里只有他一个人。这样的相处模式,至少在何岳活过的二十七年里,是从来不曾有过的,也因此,他才觉得新鲜极了,有趣极了,就仿佛是猎人在追逐一种从未见过的物种,过程中充满了刺激与挑战。

     车子已经开进郊区,任笙开口指引路径,却仍旧对他惜字如金。何岳是亲眼见识过任笙的超人记忆力的,所以他乖乖闭着嘴,相当配合地开着车。

     很快车子便开到了第一处外勤地,何岳又往前开了一段距离,接下来的路况他便是一丁点记忆也没有的,毕竟那时是任笙开车赶往另一处外勤地的,他只顾忙着跟女主持人沟通感情也没有对路线特别注意……

     前方是个分岔路口,任笙指示明确:“走左边。”

     何岳边执行边怀疑:“我怎么瞅着不像?”

     任笙实在懒得跟他解释中午她开车过来的时候就只有这两条路,第二处外勤地是往右边走,于芷曦既然没有跟上他们,不是开去了左边还能是什么。

     傅姗姗曾经面露难色地询问任笙,花生啊,你就诚实地告诉我,你你你是不是喜欢女生?

     任笙哭笑不得地说当然不是。

     傅姗姗又半信半疑地追问她,那你为什么就是不肯交往男朋友?

     任笙始知道这年头不肯交往男朋友也是会引起误会的。可是,她也很奇怪地反问了傅姗姗,难道男朋友真的很重要吗?

     不可否认的,二姐自杀后,任笙对男人这种生物便敬而远之了。更何况,夜路她敢走,行李提得动,灯泡她会换,下水道也会通,那么,男人对她来说,究竟还有什么意义还有什么用?

     想到这里,任笙再一次替于芷曦觉得不值,连她这个旁观者都看出这个何岳并没有多在乎于芷曦,更何况还是个连路也记不住的人,如果何耀威老先生当真把心血交到他手里的话,想必用不了太久,何岳便会不负众望地把家底败光罢。

     何岳一路鸣着车笛声,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去,何岳的心情也减减急躁起来,妈的,等找到那块狗皮膏药他一定痛骂她一顿,这么黄金的前戏时间他难道不应该是在酒吧或者pub里寻花问柳吗!结果居然是在连个人影儿都不见的深山老林里东拐西拐!何岳拿出手机打给于芷曦,刚刚于芷曦给他打求救电话的时候语带哭腔,才说了几句她手机就没电自动关了机,这会儿自然还是不通的。

     “这他妈得找到什么时候?”何岳不讲什么素质地爆起粗口来:“我看还是报警搜山吧!”说着还真的拿起手机准备拨给神圣的110。

     还搜山……任笙受不了地抿了抿嘴唇,而后特别不忍心地开口阻止他:“这马上就能找到了啊,你看着地上的车轮印开。”

     何大少爷倏地来了精神,打开远光灯明晃晃一照,何岳乐了:“我就知道你肯定比陈菲盈那个胸.大无脑的聪明多了!”

     任笙不感兴趣地别过脸去,豁然开朗的何大少爷仍在一旁絮絮叨叨地念:“看来还是我们国家的教育水平世界一流啊!我在法兰西待了四年也没学出什么名堂来,以后我闺女儿子就送你们瑜大去教育。”

     “不要妄自菲薄,”任笙半开玩笑地讲起冷笑话来:“毕竟泡妞把妹那一套你还是学的很有名堂。”

     任笙说出前半句的时候,何岳还微微诧异很是感动,结果听完后半句,他就又被噎得讲不出话来。

     “哎是那个笨蛋的车!”恰巧何岳看见前方不远处停着一辆车,这才瞬间转移了话题化解了尴尬。

     任笙抬眼望去,只见光线之中,于芷曦正奋力挥舞着一双手臂,又是蹦又是跳的,等何岳开得更近了任笙才发现,原来不止是蹦啊跳啊的,其实她还在惊呼和尖叫……

     何岳才一下车于芷曦就冲过来梨花带雨地扑在了何岳身上:“妈的呜呜吓死我了啊……车子陷坑里不走了呜呜呜手机……手机又没有电了……”于芷曦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却仍旧不忘埋怨何岳:“你怎么才来啊,我都要……要吓死了呜呜呜……”

     于芷曦抱着何岳拳打脚踢,于是何大少爷准备了一路的痛骂台词都没有派上用场,毕竟哭这么凶他也是于心不忍的,就算再不喜欢,这点人性还是要有的。“行了行了,不哭了啊。”何岳伸手拍了拍于芷曦的背,忽然意识到她仍然穿着早上那条清凉暴.露的吊带裙。何大少爷叽叽歪歪地脱下外套罩在于芷曦身上,内心的异样情绪被刻意忽略了去。

     于芷曦依旧黏在他身上不肯放开,何岳的余光看到在车前不断忙碌的任笙,她先在于芷曦车上看了一圈,而后一无所获地回到他的车上继续寻找,接着何岳看着她视而不见地越过他们两个,手里多了一个从工具箱中找到的扳手。

     任笙拿着扳手单膝跪在地上,然后将扳手卡在陷进坑里的那个轮胎的螺丝上,又抽出自己背包上的线绳将扳手绑好固定,而后她起身走进驾驶室,发动车子,缓给油门,接着何岳就清楚地看见,那个被固定住的扳手成了一个很好的支点,极其顺利地使轮子转出了坑。

     那一刻,再一次被任笙惊到的何岳只觉得,自己真的对她越来越感兴趣了,那似乎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悸动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