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十三【】
    (一)

     这一次的任笙终于稍稍对穆司城有了些许印象,因为上回她与林苑导师去商场退那件秋衣的时候,帮忙说话的就是这位先生。只是任笙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里再次遇到他。

     警卫自然没有再继续盘问,任笙识趣地跟在穆司城身边出了园区的门,走得稍远一些她才小声跟他道了一声谢谢。

     穆司城并没有说话,任笙仍然保持着跟在他右面稍后的位置,并不能看到他脸上的表情。任笙抿了抿嘴,大抵知道这位先生也是出于上一次她跟在林苑导师身边的这点薄面才开口帮忙的,若是她再多说一句,被他当作有所企图也说不定,连她自己都并不喜欢被陌生人搭讪,更何况是住在这里的人,人类的本能警觉使然,对于陌生人,我们总是保持些距离并无过错。

     这样的高档小区门口并不容易打到车,好在并不太远的地方便是瑜城最热闹繁华的街区,她可以走到那边再找出租车回去学校。任笙背着包垂着头,转过身去慢慢慢慢地走,去佳话报道实习的第一天,过得实在充实却并不有趣,在这一天里,她见识了过去几年也没有见识过的,有无助的情绪,有自卑的情绪,更多的,是无力的情绪。

     在看到于芷曦扑在何岳身上肆无忌惮大声哭泣的时候,任笙就在想,如果某一天,自己也在某一处角落迷失,也会有一个人可以找到自己,并借一个肩膀让她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吗?

     “任笙。”

     她怔了怔,似乎身后的人在叫自己,于是停下脚步,却没有转过身去唐突确认。

     “或者该称呼你林苑老师的学生?”穆司城再度开口,他的嘴角噙着近乎释然的笑意。

     任笙觉得自己实在不该继续忸怩下去,转过身来的时候,正看见他也恰好友善地望着自己。这是任笙第二次认真看见这位先生,上一回在商场时就觉得他很好看,可惜那段时间她一直都在看有关心理表情的书,按照书上关于表情的理论解释,这位过于英俊的先生应该是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所以那时,研究心理学几乎研究到走火入魔地步的任笙,并不愿对他有过多的印象。

     而今再看,任笙只觉得自己成了可笑的书呆子,对于没有丝毫智力障碍问题的何岳她深信不疑地以为他真的是残障人士,第一次接触于芷曦的时候还以为她会是高高在上的傲娇大小姐,更失败的是,被自己判定为自私自利的先生竟然好心帮了自己……所以任笙觉得,等下回到宿舍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快将那几本有关心理表情研究的书通通压入箱底。

     谢谢两个字刚刚已经说过了的,任笙有些拘谨地站在原地,制造话题从来都不是她的强项,因此傅姗姗还经常笑话她竟然会选择新闻方向就业,这根本就是在拿人生的短板去拼人家的绝技呀。

     穆司城朝着任笙的方向走了几步,在更清楚地看清她脸上局促的表情后,穆司城半开玩笑半是认真地轻声开口:“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很久?”

     任笙紧抿着嘴唇抬起头来,她确定自己并不理解他话中的意思,这样的一句话,太过诱惑和暧昧不是吗?

     叶羽的影子在穆司城眼中一点一点扩大,清晰,重叠,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不自觉放缓了语调:“是我害你手机屏幕摔碎的,记不记得?”

     怔愣的任笙终于恍然大悟,是那一次她去参加在倾城酒店举办的招聘会,人实在很多,工作岗位要求的学历又高,那回她连投递一份简历的勇气都没有便打算回去的,走到门口的时候她撞到了一个人,也可能是那个人撞到了自己,只是现场很乱时间又久,那些细节便记不太清了,那件事,她从未放在心上过。

     任笙仍旧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可是已经沉默了太久,再不说些什么,属实太没有礼貌了,于是她想了想,半真半假地笑着接上一句:“喔,怪不得我看您很眼熟。您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穆司城笑着不答反问:“我看上去大你很多吗?”

     任笙再次窘迫,接着就鬼使神差地回答道:“您总不会跟我差多大吧?我二十三岁。”其实这句话脱口而出的时候,任笙便后悔了,她实在清楚自己并不是个会讲话的人,大多数时间都是想到什么便说什么,所以傅姗姗才会经常不放心地打电话来嘱咐她,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就保持沉默总不会错的。

     “你还真是诚实的好学生。”穆司城并不介意地看着她笑,如果不是二十三岁,如果不是稚气未脱的脸,他甚至就要以为,站在自己面前的,的的确确就是他的小羽,不然,两个人又怎么可能连讲话的方式都这样相似。

     任笙被他看得很不自在,或许是错觉吧,不,肯定就是错觉的,她怎么可能会在他的眼中解读出深情两个字,有些炙热,有些急迫,又有些,试探再试探的小心翼翼。

     任笙觉得,那些乱七八糟有关心理有关表情的研究书籍,确实该扔了,再不扔,她的脑袋就要疯了,如果不是要疯,又怎么可能臆想出这些不着边际的疯狂感觉。“再次谢谢您,我要回去了,再见。”

     说完这句话,任笙便迅速转过身快步走着,她要摒弃今晚这个疯疯癫癫的自己,进了一座美丽的园区便自卑到没有了底气,被一位英俊好心的先生帮助却神经错乱地臆想对方看上自己,她真的很想狠狠抽自己两巴掌,胡思乱想心浮气躁到这种程度,还能指望自己成为姐姐和妈妈的依靠吗?

     (二)

     穆司城莞尔,自她背后低声提醒:“走路的话要很久才能打到车。”

     假装没有听见的任笙就只走得更快,背包在她身上轻轻晃荡,穆司城没有再多说什么,坐进驾驶室中,发动了车子,而后不徐不疾地跟在她的后面。没过太久,顾青茉打来电话,他看着走在前面的任笙,并不想接。

     跟顾青茉约好的八点,现在八点零五分已经过去,在与顾青茉交往的过程里,他向来都是守时的人,可是眼下,他只希望时间能慢一些,再慢一些,他找不到叶羽,那就请时间让他再多看一眼跟叶羽相像的人。

     这条路上来来往往都是车子在走,几乎没有什么行人,任笙也并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一辆车子在不远不近地跟着她,刻意没有去听“走路的话要很久才能打到车”这句话,是因为她那时很担心他的下一句会是“我送你回去”。

     任笙并不能理清自己究竟为了什么才忽然想逃,这二十三年来,她还从来都没有体会过如此异样的感觉。在她清清楚楚看进他那双眼眸时,她竟然有片刻的失神与悸动。还记得傅姗姗第一次在瑜大观看陆逸恒的风趣演讲时,她曾抚着心脏的位置兴奋不已地对任笙说,花生怎么办啊,我这里要停跳了要停跳了。

     所以她刚刚莫名而来的异样感觉,也跟那时的傅姗姗相同吗?

     意识到这个可怕的想法以后,任笙蓦地摇头否定,怎么会,绝不可能的,她根本就不打算结婚,更看不起那些十之有九都表里不一的男人,被辜负的二姐不就是鲜血淋淋的例子吗?她绝不会也绝不要重蹈大多数人的苦痛覆辙。

     大概走了二十分钟,任笙终于拦到了一辆出租车。在上车的时候,她的余光无意瞥见身后有一辆车子疾驰而去,任笙有些讶异地发现开车的人似乎很像刚刚的那位穆先生,转而一想,又是绝对没有可能的,任笙伸手揉揉不断胡思乱想的脑袋,坐进出租车里跟司机师傅报出目的地。

     顾青茉的电话仍旧锲而不舍地进来,穆司城看着后视镜接起电话:“刚刚遇到一位老朋友耽搁了,现在正在路上。”

     ———————————————————————————————————————

     第二日上班仍是要参加培训,奇怪的是大家都没有迟到,更奇怪的是,任笙到达培训室的时候于芷曦跟何岳已经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了,看到她来了,于芷曦立即热情地摆手招呼道:“任笙,过来这里坐!”

     任笙礼貌地笑笑,随即走到于芷曦左边的空位坐了下来。

     于芷曦笑容真诚明媚:“昨天谢谢你啊,后来我睡得都不记得怎么回的家,下回好好招待你!”说着就低头去翻自己的背包,拿出一盒面膜塞进任笙手里:“这就是昨天我跟你说的秘密武器,你试试看!”

     任笙当然不会想到于芷曦竟然还真记得这件事,她拿着那盒面膜很是尴尬地婉言谢绝:“谢谢可是不用破费啊,我并不用这些……”

     “哎,”于芷曦根本不许她推辞,自作主张地伸手重新拿回那盒价值不菲的明星级面膜,然后拉开任笙背包快速将面膜放了进去:“你简历上的二十三岁是不是真的二十三岁呀?”

     任笙不明就里,这种事也要拿来作假的吗?也是极负责地点了点头。

     “你看看,你才二十三啊,我比你大了整整七百四十五天,可是你看得出来我比你大吗?”

     任笙额上仿佛降下几道黑线,想起昨天在外勤地那个痛哭流涕的于芷曦,认真思考片刻的任笙觉得确实看不出来……

     一直俯首不知在写些什么的徐瑶瑶忽然没有预兆地开了口:“可是她看上去明明就比你小啊。”

     任笙只觉得有乌鸦从头顶飞过,徐瑶瑶的正义她是见识过的,只是没有想到,徐瑶瑶拆台的时候完全不分场合不分对象。

     于芷曦以一种“关你什么事了”的表情迅速瞥了一眼徐瑶瑶,她对没有眼缘的人向来不会多做理会。

     培训经理进来的时候也被全员到齐的景象震惊到了,她特地看了何家少爷一眼,只见他面色凝重若有心事,于是培训经理便十分欣慰地觉得,一定是自己昨天下班前跟他语重心长的谈话奏效了。

     由于心情舒畅,经理培训起来劲头十足,两个小时很快便过去了,结束培训之前,经理仍旧点名任笙,让她在下班前把大家的当日培训总结齐上来交给她。

     任笙顺从地点了点头,心里难得调皮地自语怎么不干脆说下班前把她跟徐瑶瑶的培训总结齐上去呢,她会去收,但是那些少爷小姐必定不写呀。

     结束培训之后于芷曦就立即奔向厕所,任笙跟在徐瑶瑶他们身后低头走准备去等电梯,结果还没有走到电梯那里,就被一改昨日欢脱气质的何岳拽去了楼梯间,任笙属实吓得够呛,惊魂未定就见何岳板着脸正色对她说道:“昨天我不是故意不下楼放你鸽子的。”

     任笙一头雾水。

     “我送她回家以后于叔叔一直拉着我聊天,”何岳有些尴尬地抓抓头发:“等我想起来你还在楼下的时候,谁知道居然都特么过去一个小时了……”

     任笙恍然大悟地回:“不要紧啊,反正我也没有等你。”

     何家少爷的心里更不是味儿了:“那你怎么出去的?”

     任笙实事求是地答话:“跟一位刚好要出园区的先生混出去的。”

     何岳撇了撇嘴,没再吭声。

     “没事我先走了。”说完任笙便离开了楼梯间,要知道多少电视剧中都有暗示过公司中的楼梯间和女厕所是出了名的是非之地,当然不能久留。

     何家少爷心情明显不怎么好,他耳边反复循环播放着任笙刚刚那一句“不要紧啊,反正我也没有等你”让他不爽极了,等任笙的背影完全消失不见,何家少爷发狠地站在原地嘟囔一句:“不识好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