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所谓恶魔
    “尝过人肉的味道以后,我们每个月都会进去一趟黄沙大道。你知道的,黄沙大道虽然漫天风沙,气候干旱,人一旦进入很容易就在其内迷失直至饥渴而亡,但骆驼不会。我们的驼峰里储存够了足够的脂肪,我们的胃里面附生有水俘用作储水。所以就算我们不吃不喝好几天也没有问题。”

     “所以,你们就开始吃人了?”安琪问道。

     叶老和花娘对视一眼,双双点头:“对。”

     安琪沉默不语。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表达她此刻的愤怒。

     迪蒙就是恶魔,迪蒙村就是恶魔村。

     怪不得这里叫恶魔村,恶魔不一定就是面目恐怖的魔鬼,恶魔也可能就是很普通的一个人。

     人一旦起了贪欲起了歹心就形同恶魔。

     人心所浮现的恶意即是恶魔。

     他们因一己之私,因口腹之欲就枉顾他人性命谋害他人。

     他们从产生贪欲的那一刻起便已经化身成恶魔与之没有差别了。

     真是人心叵测。

     “黄土大陆是什么?”

     诺言看向叶老,锐利的眸子在莹莹烛火中泛着幽幽暗芒。

     叶老闻言向他看去。

     他还记得刚刚就是这个人提着虚弱的花娘来到这里,面色冰冷地拿刀划破了花娘的双驼峰。

     叶老见他面色晦暗不明,不禁迟疑道:“黄土大陆……是这一带大陆的统称。”

     “这一带大陆?这里难道不是西大陆?”芙苏闻言疑惑地看着叶老问他道,“怎么又叫黄土大陆了?”

     “是西大陆不错,不过却不是整个西大陆。”

     “西大陆又叫诺伊大陆,是整个半大陆的总称。我们所在的地方位处于西大陆的东南角,这一带又叫黄土大陆。”

     “黄土大陆由地狱沼泽、珊瑚海岸和黄金平原组成。恶魔村位于地狱沼泽的最北角,和迷雾森由唯一一条通道——黄沙大道相连。所以我之前才说,出了黄沙大道就真正踏入了黄土大陆。”

     “原来是这样……”芙苏点头思索,“这么说迪蒙村也只是黄土大陆的小小一角了?”

     花娘接口道:“不错,迪蒙村不过是黄土大陆的小小一角。真正的黄土大陆更深处到底有什么就连我们二人都不敢说知道,因为连我们两个也不曾真正进去过。所以就算你们想要知道更多,我们也无可奉告。唯有一句,我可以告诉你们:黄土大陆的危险比你们从迷雾森林到黄沙大道遇见的全部危险还要更危险。”

     此话一出,众人顿时都沉默了。

     “你说黄土大陆由地狱沼泽、珊瑚海岸和黄金平原组成?”冷漠忽然道,“迷雾森不属于地狱沼泽?”

     叶老缓缓摇头:“只有出了黄沙大道这一头才算是进入了黄土大陆的疆土。迷雾森林不属于黄土大陆。”

     “那迷雾森林和地狱沼泽什么关系?”冷漠继续道。

     他还记得之前在迷雾森林所遇所见与他们在游戏中见过的地狱沼泽十分相像。

     并且,这一点还是诺言第一个指出来的。

     想到这里他又去看诺言。

     诺言恰好也在此时看向他。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黄沙大道通向的另一头就是迷雾森林,但里面究竟长什么样我却没见过。至于地狱沼泽我就更不清楚了,那个地方还在黄土大陆的更深处。而那里,却是我们想都不敢想要去的地方。”

     ==

     天终于晴了。

     风雨过后见彩虹。

     安琪站在万里晴空下,看着天边那一拱弯弯的彩虹桥,深深吸了一口雨后的清新空气,然后把胸腔里压抑了好久好久的沉重之气给“呼”的一口重重吐出。

     真是痛快极了!

     “安琪姐姐,我们把那些人背上的花跟叶都给拔了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安妮忽然跑到安琪身边问她说。

     安琪低头,看着安琪无辜又好奇的小脸,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说:“没问题的。”

     前一天晚上,问完自己想知道的问题后,安琪又问了花娘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你们驼峰上的花跟叶如果被破坏了对你们两个会有什么伤害吗?”

     花娘当时愣了一愣,警惕地看着她。

     安琪无所谓地笑了笑,说:“奥,我就是好奇随便问问。我如果真要对你们做什么的话干嘛还要多此一举问这句呢,直接动手不就好了嘛,反正你们两个现在根本就是瓮中之鳖。”

     花娘听她这样说觉得也有道理,便回了她说:“对我们的性命倒是没有什么大的影响,就是以后不能在随意变化成人身只能保持骆驼身了。”

     安琪听罢“哦”了一声,转瞬对着芙苏使了个眼色,两人同时上前将跪倒在地毫无反击之力的花娘和叶老两人背后驼峰上的巨花和巨叶连根拔起。

     花娘和叶老同时发出痛苦的一声巨吼,背部驼峰顶上噌噌冒出鲜血,不过一瞬,鲜血凝固,驼峰顶上因为拔掉花叶所露出的两个黑洞便被堵实住了。而跪倒在地的花娘和叶老两人也立时变成了两头双峰骆驼。

     众人再去看迪蒙村的其他人。

     其他人也都全部变成了单峰骆驼。

     安琪走上前,站到花娘和叶老面前。

     花娘瞪着一对圆鼓鼓的铜铃大眼愤怒地看着她。

     安琪定定看着她:“我确实之前答应过你不会杀你,我并没有食言。”

     花娘依旧瞪圆着眼睛看着安琪。

     “这不叫出尔反尔。你说了拔掉驼峰上的花跟叶不会危害到你们的性命。”安琪看着她继续道。

     “安琪姐是在和这头骆驼对话吗?”莱恩皱着一张脸一脸莫名地看着安琪和她身前的两头骆驼。

     “对啊。”安妮点点头,“现在他们已经不是人了,当然不会说人话啦。而骆驼话我们又听不懂,只有安琪姐姐听得懂。”

     “奥~”莱恩恍然大悟,“可是为什么只有安琪姐听得骆驼话啊?”

     “因为安琪姐姐厉害呗。”安妮得意道。

     “我没有违背我的承诺。你们本来就是骆驼身,一直维持骆驼身也挺好的。至少这样你们就不会再有机会去骗人害命了。”

     就这样,迪蒙村一夜之间再没有了骆驼人,而变成了一个单纯的骆驼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