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峰回路转
    安琪最先来到莉莉丝身边,莉莉丝狼狈地坐倒在地。

     安琪直接倒出一粒能量球塞入莉莉丝口中,安慰她别担心,又赶紧朝着昏迷过去的莱恩跑去。

     莱恩的状况比其他人要严重许多。

     他此时已经陷入了昏迷中,额前的刘海被汗水浸湿,湿哒哒地搭在一边。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左一块右一块的绿色斑点看得吓人,手上脚上到处都有擦伤,破皮处渗出丝丝鲜红血迹。

     安琪跑到他身边蹲下身,一手轻轻托起他的头,让他靠在自己身上,一手抚上了他的额头。

     触手滚烫,温度比正常体温高出了不少,看来应该是发高烧了。

     莱恩的身体状况现在很差,已经经不起大折腾了。

     思及此,安琪焦急地抬眸看了看双头蛤蟆。

     它此刻似乎因为一时的胜利而放松了不少警惕,并未再急着继续动手,而是挑衅而嘲笑地对着被它禁锢在面前的诺言兴奋地呱呱直叫。

     诺言眼角的余光从安琪开始行动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她了。

     他眯了眯眼,触到安琪的目光。

     不过一瞬,又恍若未觉地继续与双头蛤蟆凌厉对视,眼神之间敌我厮杀不断,一个想要屈服对手,一个坚决不被屈服。

     双头蛤蟆的全部注意力便在这时被他完全吸引过去了。

     而安琪趁着这空档,快速从瓶里倒出一粒红色能量球放入莱恩口中,又捏住莱恩的口鼻,迫使他快速吞咽下去。

     其后又将他重新放好在地,转瞬起身,然后马不停蹄地继续跑向其他待救之人,给每个人服用能量球。

     给最后一个人伊索服用完能量球后,安琪眼看着正前方,只剩离双头蛤蟆最近的冰灵和诺言还没有服用能量球了。

     能量球服用后的作用效果需要一段时间,伊索等人都尚且还未恢复体力和行动力。

     眼看离双头蛤蟆越来越近,安琪站在伊索身边,紧了紧手,对着伊索点点头,大步就朝着冰灵先奔了过去。

     冰灵单膝跪在地上,脚边躺着的是刚刚她使用过的黑色战镰。天蓝色的长发被风吹乱在耳边,脸上的表情坚韧又高傲,秀眉紧蹙,红唇紧咬,远远看着有一种不服输的凌乱之美。

     听见脚步声在背后响起,冰灵回头,看着安琪跑过来,冷淡看了她一眼,没有作声。

     安琪也不多话,直接递给她一粒能量球,说:“吃了它,可以暂时恢复体力。”说完,毫不停留地转身就奔向最后的目的地——诺言。

     冰灵紧闭着唇没开口,抬头看着安琪离开的方向,又低头看了看手心里的红色小药丸,沉默了一会儿后,心一横,像是下定决心一般猛地将能量球往嘴里一放,咕咚咽了下去。

     “哒哒哒……”

     是脚踩在沙石路上发出的声音。

     双头蛤蟆忽然发出“咕咕”两声,圆溜溜的红眼睛一转,视线从诺言脸上转过,巨头朝后慢慢转了过去,红宝石一般的眼珠里倒映出一个白衣黑裤,手臂上还缠着绷带的长发少女的身影。

     少女还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呱呱?”

     双头蛤蟆动作迟缓地歪着两颗头,一颗歪向一边。

     原本按着诺言将他抵在树上的前肢慢慢松了开,巨大的身躯转了过来,背对着诺言,正对着安琪,四颗红宝石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安琪,充满了好奇和疑惑。

     诺言的禁锢一解开,悬在半空的身体倏地往地上一掉,溅起一层灰土。

     他因为使不上劲,只能靠着参天大树瘫坐在地,这幅情景看着有些狼狈,但他眼里的冷静却一分不少。

     他蹙眉凝视。

     面前的巨大蛤蟆怪和前面正对着它的娇小身影形成鲜明对比。

     安琪也被双头蛤蟆的突然举动唬了一跳。

     怎么忽然停下来了?

     一人一怪安静地对视着,谁也没有出声,就连周围的空气都似乎染上了一层静谧。

     气氛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时间紧迫,机会难得。

     安琪来不及也没有时间去多想。

     她眼见着双头蛤蟆似乎被自己的举动给吸引住了目光,便一边小心注意着双头蛤蟆的动向,一边悄悄向它身后的依靠在大树上虚弱的诺言望去。

     诺言的情况似乎比莱恩还要糟糕。

     他全身都泛起了绿色的斑块,英俊白皙的面孔上也是左一块绿,右一块绿,胸膛起伏不停,看起来有些呼吸不稳。额前原先飘逸的黑发也被早已汗水打湿,洁白的T恤上沾满了灰尘,模样狼狈至极。

     可即便如此,他那一双深邃如墨的眼睛却依旧如海一般幽深,定定看着安琪这边。

     安琪给了诺言一个安心的眼神,也不顾上他是否看得懂,便又收回视线,重新盯紧了双头蛤蟆。

     那一头,诺言眼神一顿,垂了眸,片刻后复又抬起,已恢复如常。

     安琪发现了一件事。

     这只双头蛤蟆似乎对于模仿自己很感兴趣。

     她动了动左脚,双头蛤蟆紧跟着动了动左后肢。

     她伸了伸右手,双头蛤蟆紧跟着伸了伸右前肢。

     她眉毛一蹙,奇怪地看着它,双头蛤蟆眼睛一亮,兴奋地看着她。

     她左右晃了晃头,双头蛤蟆紧跟着晃了晃头。

     “嘣。”

     两颗大头撞在了一起,发出一声闷响。

     双头蛤蟆晃了晃前肢,眼冒金星,奇怪又郁闷地闭了闭眼,又伸手想要揉揉眼,可奈何前肢太短,根本碰不到眼睛。

     于是瘪了瘪嘴,发出两声怪叫,四只圆圆的大眼睛盈盈看着安琪。

     安琪一愣,心底生出一股奇怪的感觉。

     怎么这只双头蛤蟆此刻看她的眼神透着一些些委屈似的?

     身后的诺言俨然也发现了不对劲之处。

     刚刚面对众人还有些狂暴挑衅的双头蛤蟆这一刻似乎对安琪的敌意并不强烈,或者说甚至还有些好奇和亲近之意。

     他暂时想不到是什么原因,但至少这是一件好事,一件有利于他们的好事。

     或许,这能成为一个契机。

     而安琪在看出双头蛤蟆对自己并没有敌意后,利用这一点一步一步朝着双头蛤蟆小心试探着走近。

     远处的冷漠紧盯着安琪,眉头紧锁。

     安琪心里也在打鼓。

     若是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真的要退出了。

     值得庆幸的是,对于她的这番动作,双头蛤蟆只跟着她轻轻动了动身子,然后两颗脑袋分别歪向一边,奇怪又好奇地看着安琪,似乎疑惑安琪在做什么。

     安琪走得很慢,一步一步,走得小心翼翼。

     她一边观察着诺言的状态,一边看着双头蛤蟆对它露出最显善意的笑容,纯净无害的眼神看得双头蛤蟆发出一声闷闷的——“咦?”

     她的母亲是心理医生,从小她就跟在她的母亲身后听人诉说烦恼,帮人开解烦恼。

     她的母亲告诉她,微笑是走进人内心的一张通行证,是与人交往的一种无声的亲切语言,发自内心的笑容会给别人带来力量和鼓励。

     她没有想到,这一刻在这个陌生的大陆世界里,她竟然会把跟在母亲身后学到的道理用在这个地方,用在这个特别的对象身上。

     移动至双头蛤蟆并排处,离诺言也不过几步远。

     安琪顿了顿,心提到了嗓子眼,咚咚咚咚的响声像是打鼓声一样轰炸在她胸腔和耳畔,是紧张到了极点。

     她抬头继续保持这无害的笑容看着双头蛤蟆,又偷偷地朝着诺言进一步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