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解开困惑
    双头蛤蟆的毒是由左心室产出流遍全身吸取和凝练各种毒素后再重新汇聚左心室然后由左边一颗脑袋的耳后线喷发而出,毒液呈绿色。

     而解毒液则恰恰相反是由右心室发源而出反向流遍全身吸取所有体内有益元素再重新汇聚右心室最后由右边一颗脑袋的耳后线喷发而出,解毒液呈红色。

     而解毒液与毒液所不同之处最重要的一点便是解毒液内往往会提炼出一颗解毒圣药——圣红珠。

     此珠不过红豆大小,颜色至纯至艳,剔透发亮,往往隐藏在红色解毒棉花云最深处。

     吸入后,百毒可解,千毒不侵。

     脚边有摩擦声响起,安琪一低头,就看见一条黑色的尾巴正挨着自己裤脚蹭来蹭去。

     安琪抬头,双头蛤蟆抿了抿大大的嘴巴,眨巴眨巴宝石般的红色眼睛。

     “姐姐,你答应了要给我揉揉的。”

     安琪没忍住,弯了唇笑了。

     “好~”说着走到了双头蛤蟆身边,伸出白嫩的手臂,手掌轻放在了双头蛤蟆肉粉色的脚趾上,就这样一下一下轻轻揉弄了起来。

     “姐姐把你砸疼了吧,没想到咱们小黑黑的脚趾头竟然这么软和柔嫩啊。”说着又抿了唇笑,朝安妮招招手,吩咐说,“去跟芙苏姐姐要些清凉止疼的药膏来。”

     安妮屁颠屁颠跑过来,听了这么一句话,低头就往安琪手正揉弄着地方看去,然后又眼神奇怪地看了看安琪,抬头仰望会儿双头蛤蟆怪,一脸不解地又屁颠屁颠往回跑,边跑还边回头看。

     她这一觉到底是睡了多久?怎么人才醒过来世界好像都变了个样了……

     安妮想不通归想不通,人还是乖乖迅速地跑到了芙苏身边讨回了一个小药膏递给安琪。

     安琪用手抹了就往双头蛤蟆脚趾上抹,边抹还边说:“姐姐给你涂了药就不疼了,小黑黑真乖。”

     脚趾上有冰凉凉的感觉传开,原先还发烫的被砸起的小肉包这一下也不烫了,连痛感似乎都跟着小了些。

     双头蛤蟆发出惬意地一声呱叫,满足地眯起了四只大眼睛,两只前肢还顺势在胸前挠了挠。

     那样子要多舒坦有多舒坦,要多惬意有多惬意。

     留的地面一众人等眼角直抽。

     怎么看着这双头蛤蟆这副舒坦模样这么不爽呢……

     安琪给双头蛤蟆脚趾上药,又见得安妮呆在一旁看着,心里明白她正是满心困惑,也不急着解释,反而让她给双头蛤蟆摸摸肚子,亲近亲近。

     安妮起先还愣了一眼,偏过头,看那白花花圆滚滚的肚皮,心想这得能熬多少油啊?又看了看肚皮外圈疙疙瘩瘩的黑皮肤,甩了甩头,有些不大乐意地伸了手,闭着眼按了上去。

     这一按,眼一亮,迅速把头转了回来。

     好软的肚子啊~

     安妮像是发现新大陆,眼睛晶亮地盯着双头蛤蟆的白肚皮,一戳,再一戳,新奇地捂着嘴笑,又看向安琪,满眼的兴奋。

     安琪跟着她笑,说道:“小黑黑的肚子很软的,你帮它揉揉吧,它会喜欢的。”

     “嗯!”安妮猛地点头,脸上再没了不乐意,轻轻地由上而下顺着直线帮双头蛤蟆揉肚子。

     双头蛤蟆本还不乐意让安妮碰,这几下揉得舒服了,才觉得安妮的手肉乎乎的揉得也挺舒服,就随她去了。

     再看安妮时的眼神便也缓和了下来。

     每个人身上的毒都解了,每个人都好像吃饱喝足了一样,浑身充满了能量。

     诺言身上的斑也褪了,毒也解了,还吸入了一颗圣红珠,整个人犹如新生,原先的疲惫一扫而空。

     “哎呀,谁快帮我解开!这什么破绷带也太长了!缠地我都打成死结了!”莱恩胡乱挥舞着两只手,原先缠在他身上的一圈又一圈整齐绕好的白色绷带这会儿被他生拉硬拽得左一个结,右一个结,这边露一块胳膊,那里露一块脚踝,模样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你非得解开它干嘛,帮你包得好好的是因为你那一身狼狈样我都看不下去!”芙苏皱眉一声喝,几步过来拉住莱恩身上的绷带,蹙着眉给他帮忙解。

     偏莱恩手还动个不停,刚解开的结又叫他给打了回去还不自觉,嘴里嘟嘟囊囊说个不停:“那是刚才!你看看你们一个个的身上的伤可都好了大半了,就连那小子……”说着手指了指已经起身的诺言,“他伤得比我还重不都也好了吗,我的伤肯定也没事了,还缠得跟个木乃伊似的干嘛!”

     芙苏啪一声打在莱恩手上,把莱恩唬了一跳,瞪大眼睛看着她。

     “你再动我让你这一个月都这副打扮!”芙苏皱眉说道。

     莱恩张了张口,刚要还嘴,到底还是咽了下去。

     一面眼神转开,一面心道: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这小丫头一般见识。想了想又急道,“脸上就不用解开了!”要是让大家看加他肿的更猪头似的胖脸颊,非得给人笑死不可!

     诺言恢复如初,甚至状态更胜刚才,眼里不禁就带了浅浅笑意。

     冰灵盯他看了半天,忽然开口问道:“你的刀哪里来的?”

     她穿了身贴身无袖蓝色裙,一头冰蓝长发在后高高束起,扎成一个长及腰间的马尾,额前两屡短发恰好挡住了她细长的眉毛,眉心微蹙,语调清冷,凝眉看着得正是诺言手里握着的暗影刀。

     诺言垂眸一扫,视线又落在她的手上。

     只见冰灵手里也正握着一把黑色战镰,衬得她气质更加冷如冰霜。

     诺言不答,反问道:“你的镰刀又是从哪里得来的?”

     冰灵皱了皱眉,又偏过头去看冷漠,冷漠刚刚出手时手里也拿着一把金色武器,模样倒像锤子,一下就击中双头蛤蟆坚硬鳞甲呲起金色火花。

     这一看,诺言也恰好抬眸扫了过去。

     冷漠紧了紧手里的金刚锤,淡声道:“从一个储物栏里发现的。”

     冰灵眼神一凝,诺言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而就在一旁的芙苏却忽然转过头,惊喜问道:“是不是一道光亮起,凭空就出现的一个双层格?”

     三人俱点头。

     看来,这储物栏说不定是为每个人都准备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