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异变突生
    屋外的雷声闷声响,像是有人踩在云层之上崩腾起跑,在黑云之间轰隆隆穿梭而过。

     诺言抬头看天,沙漠的天空显得空旷而低矮,人立于地面看天,仿佛天地之间只隔了一拳之距。

     沙漠的夜空黑的纯净,黑的浓烈,黑的无边无际。如此一来,在浓黑的云层之间游走穿梭的一道道闪电就显得格外明亮夺目。

     这样的雷雨之夜人类通常会选择待在屋里不出门,就连普通的动物都知道要找个能避雨的地方躲起来,所以室外一般不会有人。

     比如,迪蒙村此刻屋外就没有任何人迹。

     但是……

     “发现哪里奇怪了吗?”冰灵站在诺言前面一点,目光环视了一圈迪蒙村后问道。

     诺言视线下扫,淡淡道:“灯。”

     冰灵偏头,视线往诺言身上一扫,触及到他冷淡的目光后,轻轻扯了扯嘴角,道:“没错。”

     雷雨之夜人躲在家里躲在屋子里是正常反应,但整个村庄所有屋子里的灯全都是灭的,没有一盏亮着就显得有些古怪了。

     况且,按北京时间来算,现在绝对不会超过八点半钟。

     冰灵视线往右边一扫,刚要提议说去骆驼棚看看,诺言就已经先她一步行动,抬脚越过她往前去了。

     冰灵看了会儿他的背影,也跟着提步而去。

     骆驼棚在他们屋子的右后方。也许是暴雨将至的缘故,骆驼棚散发出的味道比之前几天还要更重一些,再加上暴雨来临前空气闷热潮湿,难闻的气味透过口鼻转化成一圈圈烦躁压在人心口,压得人心里躁得慌。

     冰灵秀丽的眉毛不自觉地皱了皱,再看一旁的诺言,依旧是冷冰冰的一张脸,没有一丝感情起伏,似乎根本没有在意这里难闻刺鼻的味道。

     诺言看着骆驼棚所在的位置,离他们现在站立的地方不过十步远,空气里骆驼皮毛的味道很浓烈,棚里面漆黑一片根本看不清有什么。

     没有哼哧哼哧的呼吸声,也没有任何其他有活物在时应该有的声响。

     诺言觉得有些不对劲,按照这几日他们白天所见,迪蒙村里至少养有二十多头骆驼,二十多头骆驼聚在一起不可能一点声响都没有,况且这天上的闷雷还一直响个不停。

     冰灵紧跟在他身后。

     “不对劲。”冰灵好看的眉毛再一次皱在了一起。“骆驼棚也太过安静了。”

     诺言没有说话,继续往骆驼棚走。

     越走近棚里的气味就越浓烈,骚异味,粪便味,毛皮味……各种味道混合在一起,被潮湿的空气全部激发了彻底。

     这一次冰灵的眉毛皱在一起再没松开过。

     空空如也的骆驼棚!

     没有一头骆驼!

     看到这一幕,诺言一直没有任何变化的面部也忍不住生动了起来。

     他们十个人一直都在这里没有离开过,漆黑的夜,电闪雷鸣不断,二十多头骆驼是怎么避过他们所有人的耳目消失的?这么多的骆驼都不见了,以骆驼为工具行走沙漠的迪蒙村人怎么会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不是没有反应,是他们根本没有看见迪蒙村的人。

     从送过晚饭,天将黑时,迪蒙村的人就仿佛凭空消失一般,再没有出现在他们面前。除了他们自己房间,其他所有房间的门窗都是紧闭的。

     天气这么闷热,为什么要紧闭门窗?

     天色还早,为什么所有房间都没有亮灯?

     为什么男人女人从来没有同时出现过?

     不合常理!

     所有的一切都不合常理!

     从进了这个村子起,周围的一切都不合理!

     诺言眼眸一深。

     要赶紧回去。

     就在他刚要动身回屋之前,棚里忽然响起一道轻微的哼唧声,若不仔细听,根本不会注意到。

     诺言脚步一顿,迈出去的脚黏在地上转了个弯又收了回来。

     “你有没有听见?”冰灵上前一步蹙着眉问。

     “嗯。”诺言应了一声,右手慢慢伸进右边裤缝,脚步轻放,朝着他正对着的一个黑漆漆的角落走过去。

     冰灵也悄悄召唤出了死神镰刀,背在身后,跟着诺言朝前方黑暗的角落走过去。

     两人离角落越来越近,角落里时不时传出来的哼唧声也越来越清晰。

     诺言慢慢掏出了暗影刀,黑色的刀背在黑暗中反射着幽幽的光,似有黑色潮水在其上浮动。

     天空一道闪电忽然划出云层,诺言眼前忽然闪过一瞬亮光。

     ==

     莱恩闲得无聊,拉着安妮找话聊。从胚胎时期他就击败其他可能的兄弟姐妹聊到最近他的梦想是当一个动物园的饲养员,好吃好喝还能尝尝当动物之王的感觉。

     安妮则表示她的梦想是当一个玩具设计师,给孩子们设计许许多多有趣好玩的玩偶玩具,让大家都能有一个快乐的童年。

     两人各说各话,却聊得异常热烈,大有停不下来之势。

     安琪坐在一旁看着两人无奈一笑,再一看其他人,司空浩淼坐在角落捧着他的无字天书正在研究,温蒂妮正在和欧木研谈论雷公电母的故事,莉莉丝凑到伊索身边找他搭话,伊索看了看她把头又转了回来并没有接话,冷漠立在窗前看着夜空不知在想什么,芙苏忽然走过来,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说:“安琪,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安琪一晃神,微微一笑,道:“再想雨什么时候会下?”

     芙苏坐到她身边,也跟着看了看窗外的天:“嗯……从下午到现在一直只有雷声闷头响,就跟那病毒潜伏期似的,明知道病原体已经入侵了,但它迟迟就是不表现出临床症状来,真是叫人恨的牙痒痒。要我说啊,要下就赶紧下,早下完早结束。”

     安琪听得一笑:“你这是职业病?”

     芙苏跟着一笑,道:“算是吧。”

     “哎呦!”

     安妮忽然身子一软就要往旁边倒去,莱恩一把托住了她。

     “怎么了?”莱恩问。

     “我……我忽然没有力气了。”安妮软软地靠在莱恩身上,“大概是饿了吧。”

     “哈哈,小姑娘就是小姑娘,一顿不吃饿得慌。你看看我,我就是三天三夜不吃不喝都一点儿事没有……嗯哼?”莱恩手一软,差点把安妮松开,“完蛋了,牛皮吹大了。怎么我也忽然没力气了?”

     “芙苏!”

     安琪一把扶住瘫倒在地的芙苏。

     冷漠一回头,就见刚刚还热闹的屋子瞬间瘫软了许多人,除开安琪,其他人都浑身失力地倒了下来。

     “怎么回事?”

     冷漠走过去,刚迈了一步,脚一软,一个趔趄,险险跌倒。

     手心冒汗,浑身松软无力。

     冷漠眼神一冷,他能清楚地感受到体内的能量正在一点一点消失。

     怎么回事?

     门吱呀一声打开。

     冷漠缓缓转过头。

     屋外光亮一闪而过。

     “各位休息的如何啊?”

     韩老突然出现在门口,笑容满面地望着众人道。

     在他身后黑压压的站着一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