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城主归来
    陈小林顿了有片刻,才没好气的说道:“谁成别人的女人关我什么事儿?别烦少爷我睡觉了,还有两把地主还没斗完呢!”

     好家伙,这死胖子竟然在梦中斗地主呢,这熊孩子,地球情节很重啊!

     小云哪知道什么斗地主,听到陈小林含糊不清的话,她一脸懵比。

     自己老婆都要变成别人家的了,这家伙居然说不关他的事儿,这得要多大的心脏才能说出这么轻描淡写的话来啊?

     这不是犯糊涂吗?

     小云觉得少爷犯糊涂,她可不能同样犯糊涂,狠狠一咬牙,她一巴掌就重重拍到陈小林高高翘起的屁股上。

     小云可不是一般柔弱丫头,她同样是一个武者,手上力气绝对不小,这一巴掌下去,只听得啪的一声脆响,那死胖子的屁股白肉上边清晰的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巴掌印。

     “啊,该死!”

     仿佛被踩到尾巴的兔子,陈小林额头冷汗刷的冒出,整个人一骨碌就从床上跳了起来。

     一看,正发现小云丫头正错愕的看着自己,他很是愤怒:“你个臭丫头疯了是吧?还要不要让人睡觉了?”

     “呜呜,少爷,你......”被陈小林这么一吼,倍感委屈的小云顿时眼泪哗啦啦地就流了出来,伤心又委屈。

     在地球时,陈小林生平最怕两件事,一是怕过年,因为他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每逢过年,都是他最落寞的时候,二是怕看到自己的妹妹哭,因为妹妹一哭,他顿时就会感觉这个世界要崩溃了。

     所以了,现在看到泪流满面的小云丫头,哭得那叫一个伤心,他心里莫名的就是一颤,下意识的就想到了妹妹陈嫣,那妮子与小云丫头差不多大,也是这般水灵可爱,哭起来也是这般让人心疼。

     无奈之下,陈小林只得像哄自己妹妹一样,跳下床来,轻轻把小云楼进怀里。

     一边楼着这丫头,一边拍着她的后背柔声安危:“好了云丫头,不哭了,乖,再哭就不好看了。”

     他感觉小云丫头的娇躯一颤,但没多想,而是继续问道:“是少爷我错了,不该凶你,少爷我给你道歉了,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小云丫头娇躯轻轻颤抖,眼眶泪水更多了,但她的脸上却露出了有生以来最幸福的笑容,少爷从来没有这么吼过她,但也从来没有亲自给她这样道过歉,这是第一次,她能感受到少爷语气中浓浓的歉意与关心。

     感受到这些,小云就更委屈了,但不是为自己委屈,而是为少爷委屈:“少爷,杜芊儿杜小姐她,她昨晚凝聚脉门成功了。”

     “成功了就成功了呗,与我又有什么关系。”陈小林无所谓的说道。

     虽然前身很喜欢那个女人,但说实在的,他陈小林对那个女人还真不怎么感冒,尖酸刻薄,盛气凌人,眼高于顶,这就是那个女人烙印在前身记忆里的样子。

     “可是,可是杜小姐她凝聚的脉门,是四品脉门,属性为火!”小云说道。

     “喔,那女人天赋本来就不错,凝聚四品脉门,本来......咦,你说什么,四品脉门?”突然,陈小林眼眸就是一拧,好似现在才反应过来一般。

     “是,是四品脉门,杜小姐她,昨夜凝聚出了四品脉门,而且......”小云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了一眼陈小林,这才继续道:“因为她凝聚出四品脉门,今天一早,杜家便传出了杜家家主有意解除杜小姐与少爷您的婚约......”

     说到这里,小云又沉默下来,她能听到陈小林此时的心跳正以一个飞快的速度跳动着,健壮有力,却让她担心无比。

     全天殇城的人都知道,城主府少城主陈小林与杜家千金杜芊儿有一门婚约。

     而且,全天殇城的人更知道,这城主府少城主,对杜家千金杜芊儿,那时一往情深,爱得不得了。

     如今,传出如此消息,小云怕少爷听到后,接受不了,她抬头,很是担心的望着陈小林“少爷你......”

     陈小林松开了小云,对着她勉强露出一个笑脸,然后挥挥手道:“好了,少爷我知道了,杜家家主这不是还没公开宣布解除嘛?也许这只是谣言也说不定,云丫头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这......好吧!”

     小云一时也不知该怎样安慰陈小林,只得答应一声,依依不舍的退了出去。

     小云离开,陈小林睡意全无,他坐回闯塔之上,眉头高高挑起,眼神中有戾芒一闪而过。

     “退婚?这杜家,是要搞事情了啊!”过了良久,陈小林低声呢喃,心头有些替这死胖子的前身感到不舒服。

     他与杜芊儿婚约在先,且七日之后便是他们大婚之时,倘若杜家真在这时退婚,此事必定震动整个天殇城。

     纵使这只是谣言,陈小林也很不爽,好歹他也是一城城主府的少城主,丫的杜家把这婚姻看成什么了?想退就退?

     但旋即冷静下来,他又不得不叹息一声:“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那小妞能凝聚出四品脉门,也难怪杜家会有这样的传闻出现了。”

     脉门,是用隐藏在人体最深处的先天隐灵脉编制凝聚而成,因武者天赋不同,先天隐灵脉的数量以及属性也就不同,以至于,所能凝聚出的脉门大小以及脉门属性也不同。

     由此,脉门便有了优劣之分,它的优劣,不但代表武修天赋的高低,也代表武道之路能走多远。

     脉门的品阶一共有九品,一品脉门最次,只高一尺,二品脉门勉强,高二尺,三品脉门为中,高三尺......到了九品,是为传说中的存在,脉门可达到九尺之高。

     但,能凝聚出九品脉门的,迄今为止,不要说天殇城,就是圣皇城,也没有出现过,这似乎只存在于银月大陆的传说中。

     而如天殇城这样的地方,武者凝聚脉门只要过了三品,可为一族之精英,也是一门耀眼的天才,凝聚出四品脉门,就算是在整个大离皇朝,都能被列为最顶尖的天骄人物。

     而凝聚出五品脉门,在整个大离皇朝都绝对是妖孽般的天骄存在,但三千年来,整个大离皇朝也仅仅出现过两例。

     一个,是大离皇朝的第一代圣皇,他开创了一个皇朝,另一个,叫做风青阳,他崛起于三年前,因为他的凝聚出了五品脉门,他所在的城池,被皇室钦定为可与皇城并肩的存在。

     而如这样的五品脉门,整个皇朝都是凤毛麟角,那么,他们之下的四品脉门,就变得弥足珍贵了,这是就连皇城的大势力都愿拉拢并大力培养的天骄啊。

     由此,可以想象,凝聚出四品脉门的杜芊儿,对于杜家而言,绝对可以说是一次飞黄腾达的机会。

     如此,杜家想要退婚,就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了。

     “你们杜家若不仁,那么,就别怪小爷我不义了!”

     陈小林眼珠子滴溜溜转动,这口气,他认为必须讨回来,这不是为了城主府的声誉,而是为了他自己。

     树活一张皮,这人活一张脸,这个场子他要是不找回来,他可丢不起这个脸。

     收拾了一下心情,七日之后便是他与杜芊儿的大婚之日,陈小林觉得自己有必要尽快凝聚出脉门了,他穿好衣物,洗漱一番,便推开房门,就往外走去。

     他要前往祖地,要再一次接受祖灵的洗礼,然后凝聚脉门。

     “咦,你们看,那废物的伤竟然好了,还真是皮糙肉厚啊,伤那么重都没死。”

     “这一身肥膘都快赶上圈养的肥猪了,活着还真是浪费啊,他为什么不去死呢?一了百了,多好啊。”

     “可不是吗,浪费资源不说,十五岁了,连最垃圾的一品脉门都不能凝聚,这下到好了,人家杜家那位,昨晚凝聚出四品脉门,一跃让杜家走进了皇城势力的视野中。”

     “这下,杜家是要扬眉吐气,飞黄腾达了啊!”

     “是啊,要不是这样,杜家会传出退婚的意思?”

     “唉,如果杜家这次真的不顾一切要退婚,那我们城主府的脸得往哪里搁啊?”

     “唉......”

     陈小林一席白衣,两百多斤的身材走起路来一颤一颤,一路跨过重重庭院,似有似无间,他能听到府内一些人暗地里对他议论纷纷。

     陈小林表情不变,仿佛没有听见一般,自顾前行,但他心里却把那些人的先人都给拿出来问候了无数遍。

     这不管是哪个世界,总有那么一些人喜欢阳奉阴违,背地里嚼舌根,有意思么?

     “小林。”陈小林郁闷的又走了一段,快来到大门口,迎面走来一个面带威严,身材魁梧、一身戎装的中年男子,他看到了陈小林,眼眸中神光一闪,当先沉声开口。

     “啊,父亲!”陈小林一脸惊喜,迎了上去。

     不想找虐,兄弟们给点票票给点力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