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大道和鸣
    “长生经?长生门?”这一刻,陈小林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内心中的震撼。

     当这些符文古篆化作金光铭刻烙印到他的灵魂,他的灵魂都好似得到升,他明悟了,已经能辨认出青铜巨门之上的那些符文以及铭刻。

     而烙印到他灵魂深处的那些符文,也就是青铜巨门上镌刻的那些密密麻麻的符文,是一部叫做《长生经》的经法。

     虽然他此时还无法参悟这部经书,但他却大概知道,经书所传,博大精深,乃是这个世界无数人梦寐以求却又从未出现过的长生之法。

     而青铜巨门的匾额之上那三个古篆,又被称作‘长生门’。

     “长生之门?这是什么意思,是代表长生?还是通往长生之地的门户?”看着那仅裂开一丝缝隙的青铜巨门,陈小林脑中思绪漫天。

     “这个世界,武道盛行,武者修炼,皆为那虚无缥缈的长生之道,难道,这长生门便与这个世界武者所要追求的长生有关?”

     “这个世界,真的有长生么?”陈小林不禁肃然,内心隐隐还有些期待。

     “想不明白,算了,还是等到以后再慢慢考究吧。”

     陈小林沉思,半天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再加上青铜巨门横陈在那里,如今仅仅打开一丝缝隙,想要探索,他也无能为力。

     如此一来,他索性收回思绪,开始再次打量起这道青铜巨门,也就是长生门来。

     再一次打量,他依旧如第一次所见那般震撼。

     整道巨门皆由青铜所铸,其上符文密布,却又铜锈斑驳,染上了尘封与岁月的痕迹。

     它散发出混沌气,古朴而又厚重,看着它,就仿佛在看一部历经无数岁月轮回的古史,又仿佛在聆听大道沧桑的仙音。

     “咦?这门,似乎在哪里见过?”

     猛然,陈小林兀自回神,仿佛想到了什么。

     他的意识体围绕着长生门转了数圈,突然,一阵轰鸣传入脑海,他瞪大了眼睛。

     “这,这这不是......”陈小林意识之体的额头都能看到青筋直跳,他有些张口结舌的指着眼前巨门,满脸的不可思议。

     记忆有如潮水般后退,画面切换到了地球世界。

     毕业之后,陈小林成为了一个剧组的龙套演员,好不容易交了一个女友,但过不多久,却因为自己满足不了对方的物质需求,对方毅然决然的做了当时他的导演的不知是小几。

     对此,怨念与不敢填满胸襟的他,对那两个狗男女产生了报复心理。

     终于,一次剧组在漠北一个叫龙门客栈之地取景的时候,刚好碰上一个演员的生日,那晚,陈小林喝了很多壮胆酒,趁那对狗男女旁若无人的亲热时,他握着早已准备好的匕首,冲向了两人。

     结果,结果显然不怎么乐观。

     事后他才知道,当时他被那对狗男女算计了,那晚没有生么生日,有的,只是一场鸿门宴,他被那个导演的四个保镖打得生活不能自理后,更当着整个剧组的人员,被半死半活的埋进了龙门客栈外的那一道巨大的石门基脚之下。

     当时临死之际,陈小林对一切都可以忘记,唯独对用来镇压他的那道石门记忆犹新。

     是的,那道石门,与眼前的这道青铜巨门,竟然有九分九的相似,而且,青铜巨门上有的镌刻,在那道石门上也有,唯一不同的,只是哪一道石门,是石材所做,而这,却是青铜。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二者莫非与胖爷我的重生有关?”

     陈小林表情有些扭曲,他猜测,这道青铜巨门与地球那道石门,应该有什么联系,而他的重生,也似乎可以印证他这一猜想。

     被埋在那石门之下,他重生了,而重生到一个废物的体内,因为他的到来,一切改变,也因他的到来,这道青铜巨门......出现了。

     陈小林有些抓狂,他很想了解这一切,这一切不但关系到他的重生,还关系到他是否还能回到地球,与亲人团聚。

     但这一切,看上去似乎就要水落石出,但偏偏又好似水中月镜中花,让人能看见一些端倪,却又得不到任何真相。

     “这,似乎又成了一个死结。”

     过了好久,陈小林才从这种抓狂的状态恢复过来,他努力让自己变得平静,但随即,又一个问题出现在他脑海。

     当然,这个问题并没有前面那些问题让他抓狂,反而让他有些期待。

     体内全身各处都寻遍,他没有寻到哪怕任何一条隐灵脉,可是,他的识海之中,却出现了这样一道神秘的青铜门户。

     想到这些,陈小林无法淡定了,他甚至有种怀疑,他识海中的这道青铜巨门,会不会,就是他的脉门?

     “可如果是,这又算是几品?”

     但旋即,陈小林又有些不敢肯定了,他可是知道,这个世界就算是传说中的那种存在,所凝聚出的脉门,也仅仅是九尺之高,而这道长生之门,却是九丈之巨。

     二者相差足足十倍啊,何况那九尺脉门也只存在于传说,现实之中并未见过。

     陈小林觉得,两世为人所积累的疑问都无法与他此时对青铜巨门的疑问来得让他抓狂,想不通,也想不明白,太难揣度了。

     “不管是与否,反正我就当它是了,且看看那长生经。”陈小林心里寻思,怀揣着强烈的好奇,心念一动,对于长生经的一切记载,便出现在他记忆中。

     “胎从伏气中结,气从有胎中息,气入身来为之生,神去形离谓之死...”

     “知神气,身可长存,固守虚无,以气养神......”

     “神行即气行,神住即气住...若欲长生,神气相注,天人合一......”

     这似乎是一段修炼的口诀,又似乎是对长生的简单诠释,陈小林发现,经文虽多,但他此刻能够理解的也只有简短的一小部分。

     “心不动念,无来无去,不出不如,自然,常在!”陈小林心里默默念,他的意识之体缓缓盘腿坐了下来,灵台一片清明。

     嗡!

     识海空间仿佛受到莫名牵引,就连青铜巨门都振荡了一下,接着,那青铜巨门之上淌下道道金光,将陈小林的意识之体包裹。

     “神行即气行,神住即气住,无我无相,众妙之门...”

     他没有停止默念长生经的口诀,渐渐的,他发现,在他默念这些口诀时,青铜巨门中流淌出来的金光不但包裹着他的意识之体,还透过识海,流淌进了他的全身经络窍穴以及血脉之中。

     金光仿佛流水,很温和,在他体内汩汩流淌,发出哗啦啦的响动,其声与他默念的长生经相呼应,仿佛仙音与禅唱,在洗涤着他的肉身与灵魂。

     “呱!”

     就在这时,一声啼鸣,突兀的响彻在识海之中,青铜巨门上金光闪烁,那铭刻着的那些上古洪荒异种的图案,在这一刻,仿佛活了过来。

     一直金凰与一只火凤,他们欲火重生,仿佛跨越万古时空而来,风尘仆仆,形成两道光,没入了陈小林意识之体的天灵,在他眉心烙印出一道火的印记。

     “吼!”

     有上古神龙的嘶吼,它浑身浴血,仿佛经历过万世劫杀,一路浴血归来,同样化作了金光,但却没入了陈小林的脊柱。

     “锵!”

     这一次,没有兽吼,也没有凰鸣,有的,是一杆通体乌黑且锋芒毕露的箭矢,裹挟无尽箭威降临。

     箭矢出现,使得这片识海都被锋芒充斥,但仅片刻,锋芒骤敛,咄的一声,那箭矢直接洞穿了虚无,再出现时,已然化作一缕不可查的箭气,融入到了陈小林的丹田。

     青铜巨门之上光芒依旧不停闪烁,一个又一个图案挣脱了青铜巨门的束缚,化作遁光,不断没入他的躯体。

     青铜巨门的变化,陈小林也很快发现,当这些遁光不断没入,他体内仿佛有大道在和鸣,每一滴血液都仿佛在燃烧。

     “这是......锻体?”

     陈小林疑惑,不明白为何会有这样的变化,但是,他却能真切的感受到,每一个遁光融入他的躯体,他的肉身便会增强一丝,而体内以往的暗疾,正被很快的清除。

     这似乎比他所了解的任何祖灵洗礼还要来得彻底,效果也更甚,他惊喜,更加用心咏诵经文。

     “轰!”

     终于,当青铜巨门上所有洪荒异种的图案都化作遁光烙印到了陈小林的体内,青铜巨门再一次传来震颤。

     陈小林睁开眼眸,停止了诵经,他目瞪口呆的看到,前方的青铜巨门,在此刻,正一丝一丝的,以一个极为缓慢的速度......开启!

     与此同时,他的意识,也快速的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推着,退出了识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