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侥幸而已
    “哈哈,难道知道自己无法撼动战鼓,要放弃了吗?”

     “早知如此,何必上来丢脸?”

     “废物就是废物,一直装模作样,就算要放弃也要装神弄鬼,还以为你有多大能耐,不过如此。”

     见到陈小林一拳平淡挥出,根本没有半点元力波动,看台上诸人再也忍不住,爆发哄堂大笑。

     他们笑陈小林自不量力,不懂隐忍,装腔作势,没有实力,只能徒增笑料罢了。

     “咚!”

     然而,陈小林的拳头,轰到鼓面,战鼓泛起一丝涟漪,一道沉闷的鼓鸣,响彻天地,仿佛晴天一个霹雳,震动全场。

     “什么?响了?”

     众人目光呆滞,笑容瞬间僵硬在那里,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与耳朵,陈小林,擂响战鼓了。

     “运气,一定是运气。”众人无不大喊,这样认为。

     咚咚咚咚......

     然而,回应他们的,却是连绵不断的鼓声,震天动地。

     陈小林面对战鼓,不退不闪,轮动双臂,如同鼓锤,一下又一下地轰击在战鼓上。

     每一声鼓响,都好似叩击在诸人心头,让他们的心脏都跟着颤动,灵魂都开始战栗。

     “已经九响了。”有人惊呼,陈小林未退后一步,连连轮动双臂,鼓声响个不停,只是片刻,战鼓就响起九声。

     然而,鼓声不绝,陈小林身上依旧没有半点元力波动,他脸色平静,好似在享受鼓声的洗礼。

     “咚!”

     第十声鼓鸣传来,众人心头再次一颤,伴随着第十一声鼓声响起,众人再不能淡定,那些说陈小林运气好的人,瞳孔瞪圆,一副见鬼的模样。

     如果这是运气,那他的运气也太逆天了吧。

     “咚!”

     第十二声鼓鸣传来,众人惊骇,很多人都站了起来。

     “怎么可能,他连脉门都凝聚不了,怎么可能擂响十二声战鼓?”陈悦珊心里震惊,连连摇头。

     不只是他,杜芊儿,杜霸天,杜青,以及四大学院来人,此刻,他们的表情,都很精彩。

     甚至,有人看向了兵机学院的龙泉长老。

     有强者传音:“龙长老,没有凝聚脉门,也能扣响黄天战鼓吗?”

     龙泉长老一脸凝重,摇头:“不可能,灵海境以下,从未有人擂响过黄天战鼓。”

     “古怪,他从未凝聚过脉门,且他身上虽无元力波动,但他的修为,的确是在武者九重之境,但他叩响了十二声战鼓,这又是为何?”杜霸天一脸疑惑,眸子阴沉如水,他的内心,隐隐的,有些不安。

     然而,冰灵长老,韩青长老,以及不怎么说话的穆山,他们此时,眼里若有若无的,都冒出一缕精芒。

     几天前,他们夜里赶路,前往天殇城,距离几百里,发现天殇城内灵气波动剧烈,那绝对是天才凝聚脉门时出现的异动,当时,他们想要一看究竟,但被一位神秘强者的一道神念音波喝退。

     一直以来,他们都在暗中观察,如果当时真是天殇城某位天才凝聚脉门出现异动,那么,此刻应该就在这里。

     然而,经过一番观察,这里的天才,所凝聚脉门的时间,至少都是半年以前,最近,除了杜芊儿,并无他人凝聚脉门。

     “会不会是他?”想到这里,几人都内心暗忖,有些期待,但又不敢肯定。

     “咚!”

     又一声鼓鸣,彻底将众人的思绪拉了回来,这一次,鸦雀无声,没有惊叫,没有嘲讽,没有议论。

     他们,目光僵直,面色僵硬,内心某根弦都差点崩断。

     十四响,战鼓十四响,陈小林未退一步,以武者九重天的修为,在没有祭出脉门之时,就追平了秦勇等人的记录,且还是那么平静。

     然而,到了这时,他依旧没有停下,还在蓄势,轮动臂膀,要叩响第十五次。

     所有人记得,兵机学院龙长老之前所说,兵机学院前有天骄以武者九重修为,叩响战鼓十四次。

     这,应该是兵机学院弟子进院考核以来,最好的一次记录。

     霎时间,没有人去怒骂,没有人去在意他是否凝聚脉门,他们,隐约还有些期待,陈小林,能否叩响第十五声,在同境界,打破兵机学院的考核记录?

     “咚!”

     拳头,依旧是那么缓慢的落下,依旧没有裹挟一丝元力波动,然而,给人的视觉冲击,却是达到了巅峰,拳头落下,鼓声...响起。

     与此同时,众人感觉快要无法呼吸,心跳停止,他们耳边,传来金戈铁马,以及厮杀怒吼之音,他们眼前,似乎也出现了一副千军万马厮杀、征战的画面,场面血腥,震颤,铁血无比。

     “异象横生,武者境记录......被打破了。”

     龙泉长老的身体颤抖,老脸纵横密布的皱纹根根扭曲,他激动的站直身体,眯缝着眼眸,看着擂台上那道傲然而立的身影。

     “就算不能凝聚脉门,他,也有资格加入兵机学院。”龙泉长老激动过后,低语出声。

     其他诸人,神色各异,不过,他们也赞同龙泉长老的话。

     “停下了。”

     终于,陈小林不再出手。

     他缓缓转身,傲然而立,目光依旧那么平淡,不过,却多了一丝锋芒,他看向了杜芊儿,看向了杜霸天......看向了之前对他风言风语之人。

     他嘴角微微上扬,一字一顿地开口:“你们所谓的天才,在我眼里,真的...不算什么!”

     众人突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很疼,很烫。

     陈小林嚣张吗?

     不,他一直很低调;

     狂放吗?

     不,就在前不久,他们对陈小林还恶语相向,讥讽连天,侮辱不休。

     但是,陈小林都没有回应,都没有反驳。

     只是此刻,他却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来反击,他在这里告诉众人,天才在他眼里,一文不值。

     这是赤裸裸的打脸,效果更佳明显,让诸人,无言以对。

     “几天前突然发难,令修为高过他三个小境界的莫无赐差点殒命,这一次,武者九重天,叩响十五次战鼓,这些,真的是一个不能凝聚脉门的废物,能够做到的吗?”

     联想前几天的风云台之战,看台上唯一一位还能保持平静的古贺云,内心也不禁开始生出这样一个怪异的想法。

     他有些恍然,甚至有种猜测,看向陈小林的目光,也变得意味深长。

     “擂动战鼓,如此轻松,他的极限,是否不止于十五响?”

     “哼,不过侥幸而已,也许,战鼓的攻击,只针对凝聚出脉门的武脉修士,也说不定,就算你打破记录,那又怎样?不能凝聚脉门,你依旧还是个废物。”

     然而,往往有的人死鸭子嘴硬,不愿意接受事实,就好比杜青,他突然冷哼,如此说道。

     顿时,诸人心里一阵舒畅,是啊,万一是战鼓出现意外,不会针对普通武者也说不定。

     他再厉害,那又如何?连脉门都凝聚不了,何谈武道?何谈天才?到头来,他与别人,依旧有如鸿沟般的差距。

     “对,一定是这样。”杜霸天原本阴沉的脸突然一动,赞同杜青的说法,要他不相信陈小林已经凝聚脉门,绝不可能。

     杜芊儿也是神色复杂,看向陈小林,张了张口,缺没有说话。

     “侥幸?”陈小林冷笑,看白痴似的看了杜青一眼,然后站到一边,不再言语,等待四大学院接下来的考核。